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第一狂妃 Twink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清水文

更新时间:2019-11-22 20:13:09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第一狂妃 Twink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清水文 连载中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

来源:作者:黎碣分类:架空主角:秦明月,白玉京

完结小说《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是黎碣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明月,白玉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鲜血涌现的那一刻,白鹤山眼里清明渐盛。 秦明月见状,果断放弃继续催眠白鹤山。 “到此,你还要狡辩自己不是魔族?”白鹤山眼里染上些...展开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免费试读

鲜血涌现的那一刻,白鹤山眼里清明渐盛。

秦明月见状,果断放弃继续催眠白鹤山。

“到此,你还要狡辩自己不是魔族?”白鹤山眼里染上些血色。身上的斗气瞬间聚拢,在其身后形成了一个小型风暴。

威压一波高过一波,这实力竟是一个斗宗。

无人不知北海国皇帝前段时间才突破了斗皇,怎么突然就成了斗宗了??

君无镜刚抬手,就被秦明月制止了。

只见白鹤山双手成爪,向秦明月抓来,秦明月运起了内力,身形鬼魅的一闪避开了白鹤山的攻击。

白玉京见状,欲上前协助白鹤山,刚有动作,便见君无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白玉京:“…………”

这个小皇叔一个病秧子怎么就那么强!

见无法上前协助,白玉京心急如焚,白鹤山的状态明显不对。

“怎么,陛下。”秦明月轻松的躲避着白鹤山的攻击,不断的拉着嘲讽,“臣女不过是不愿照这天机镜罢了,陛下怎的要如此大动肝火,至臣女于死地?”

白鹤山眼睛死死的盯着,只觉心中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手中斗气凝聚,对着秦明月就砸了下去,显然是被气急了,攻击都显得毫无章法。

秦明月脚步一转,人突然出现在白鹤山身后,又像是被攻击的冲劲扫到,整个人酿跄了一下,白鹤山眯眼,趁机一把捏住了秦明月的脖颈,“区区一个小小的魔族。”

说着白鹤山嘴角竟然浮现了一丝怪异的笑。

看着白鹤山开始发红的双眼,秦明月有些意外的挑了个眉,或许这会是个不小的收获加意外?

秦明月毫无自己性命被人捏在手里的自觉,“陛下,臣女觉得您还是冷静一点比较好。”

白鹤山听着秦明月毫无起伏的语调,裂开了嘴角,“区区一个小小的魔族,竟然敢如此大放厥词?”说着手里的力度又加大了些,“想要你的命,简直易如反掌!”

秦明月被捏的有些不舒服,“陛下,我和你到底谁是魔族呢?”

秦明月才话落,白鹤山手里的斗气陡然增加,竟是想让秦明月魂飞魄散。

秦明月却一脸的自在,好似即将要死的不是她一样。果然,下一秒,秦明月就脱离了白鹤山的手掌。

君无镜将秦明月从臂弯里放下,皱着眉,有些不赞同的看着秦明月:“这种冒险的做法,不可取。”

秦明月生的极白,脖颈上的红痕就显得格外的闭眼。秦明月却并不在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像是在感叹它还在似的,“陛下的这个样子实在是令人担忧。”

君无镜垂眸,听着秦明月的风凉话,内心有些百感交集,倘若刚刚自己不出手,她还不知道能不能站在这里说着这些风凉话。而她本人竟然毫无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毫无危机感。这样的病友让君无镜觉得有些头疼。

白鹤山双眼已经全然被血色覆盖,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疯癫,在秦明月被君无镜救走之后竟然就像是呆滞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白玉京焦急的想上前。

“太子殿下,民女奉劝一句,你现在上去,可不是什么好时机。”

白玉京顿下脚步,看着在君无镜身边一脸平静的秦明月,恨恨的握着拳头,“你何必如此惺惺作态!父皇如此不全是拜你所赐?”

说着不管不顾的向白鹤山走去。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白玉京一直觉得秦明月并不好对付,不曾想事情会闹到这一步。

秦明月无奈的摇头,“太子殿下,等会儿若是发生了什么,你可别怪罪臣女未曾提醒你。”

“惺惺作态的到底是谁呢?”

秦明月的话语一落,白玉京就顿了脚步,他的确和白鹤山的关系并不如表面上那么亲近。但是,白玉京想着殿外的诸位大臣,他们肯定都看着不是吗?无论白鹤山是个什么状态,他都必须要上前去一探究竟。

接着便不再犹豫,着急的向白鹤山跑去:“父皇。”

白玉京刚到白鹤山面前,就见白鹤山抬眸,两只猩红如血的看着白玉京,白玉京一愣,便被一只冰冷如铁的手,钳住了脖颈。

白玉京一惊,条件反射的运起了全身的斗气,逃脱了白鹤山的控制。

看着白玉京在一旁微喘,秦明月的语气简直称得上嘲讽:“太子殿下,你如此关心陛下,怎的还要这样呢?”

白玉京并未理会秦明月,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白鹤山的状态,显然是一名魔族!

殿外的大臣们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皇贵妃更是不堪打击的直接晕了过去。

秦明月勾唇一笑,“这到底,谁是魔族?”

白鹤山有些痛苦的皱着眉,像是在和什么做着斗争,神志不清的向着四周发动攻击。

秦明月见状,摸了摸珠翠,“此时不攻击,更待何时?”说着身形便要往白鹤山身边冲。

秦明月还未开始动作,便被君无镜揽进了怀里,不紧不慢的躲避着那些攻击。

尚书房终是扛不住这样残暴的对待,房梁上开始簌簌的落下一些灰尘,显示着它此刻的不堪重负,终是在一声轻颤中,塌陷了。

秦明月看着眼前塌陷的尚书房,一时间有些呆愣,接着不满的看向君无镜,“北海国皇帝是魔族?”

君无镜不搭话。

“刚刚他神志不清不是发动攻击的最好时间?”

君无镜不搭话。

“这位王爷,虽说我们是病友,但我并没有觉得你可以插手我的决定!”

秦明月话落,君无镜这才把目光淡淡的放在秦明月脸上,“你此刻是什么状态,你应该比我清楚。”

秦明月一愣,她想不到君无镜竟然可以看出她神魂不稳。秦明月的感觉确实不太好,但是在刚刚给白鹤山致命一击也不是不行,就是付出的代价比较大。

刚想回话,只见周围的花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凋零,白鹤山从废墟里缓步踏出。

先前脸上的痛苦纠结全然消失了,剩的只有那双猩红的漠然,和嘴角诡异的笑容。

秦明月感觉更差了,白鹤山显然是又高了几个档次,这下可更不好对付了。

白鹤山此时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族,四散的大臣们顿时惊的软了膝盖,扑通扑通的跪了一地。

白玉京在房屋塌陷那一刻就闪身逃了出来,看着宛如修罗一般的白鹤山,心中情绪复杂,白鹤山到底是什么时候成为魔族的?为何隐藏的如此成功?

接着看向站在一旁的君无镜和秦明月,白玉京皱着眉,君无镜和秦明月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结盟的?还是说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他们两个设好的局?想起秦明月对自己的态度,白玉京有些自嘲,说不定早就布好了局,而自己却像个傻子一样的往里钻……

秦明月,你可真是好计谋。

不知道白玉京此刻丰富内心活动,秦明月暗暗运起内力,随时都准备战斗。

说实话,她并未曾想到白鹤山是一个魔族,秦明月对白鹤山的催眠也只是希望能够扰乱一下白鹤山的神智,倘若白鹤山并不是魔族,秦明月刚刚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白鹤山洗个脑,但凡事总是有个意外之喜。

看着蠢蠢欲动的秦明月,君无镜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可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他还以为他在现代的那次死亡,至少可以改变一下她的这个性格。

想着,君无镜将手放在了秦明月的头顶,下意识揉了揉,“你可以试着相信一下你的病友。”说着君无镜缓缓抬起了手,“我很强,至少对他,不是问题。”

秦明月懵了,她下意识的看向君无镜,又像是在极力掩饰什么的快速低下头去,已经,很久,很久……久的时间都宛如停滞了一般,久到她都快记不清那个人的模样,久的她以为自己都已经释怀了……

那么久了,没有人再会揉她的头顶了……

君无镜这一刻给秦明月的熟悉感,让秦明月有些害怕……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你,更或者一个身份尊贵的亲王。

秦明月极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地动山摇,她知道君无镜很强,至少她就算拼尽全力,也只能重伤他,仅此而已。

L也很强,她从未赢过L。

可那毕竟,是她的教官。

“你想要得到什么?”秦明月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努力的是自己语气尽可能显得平静而又理智。

“我想要……”君无镜微微顿了一下,才缓缓的开口,“活下去。”

秦明月沉默了,她刚来这个世界,她也不是没接触过什么小说,女主穿越刚开始都是各种酷帅狂拽吊炸天。她不同,她才开局,竟然就遭受了这种事。

她以为她至少怎么,也不会一开局就这么菜鸡,至少怎么也应该和她在现代那样,令人闻风丧胆。但眼下的事实是,她的确不能冒着生命危险去重创白鹤山。

因为君无镜的命,和她是连在一起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