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豪门密爱之贵妻难逑 cp 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耽美狼

更新时间:2019-11-26 20:18:16

《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豪门密爱之贵妻难逑 cp 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耽美狼 已完结

《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

来源:作者:小猫猫分类:豪门主角:林殊然,周安洛

火爆新书《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是小猫猫所创作的一本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殊然,周安洛,书中主要讲述了: 周安洛一大早便接到了胖子的电话,有林殊然的消息了。 “周公子要找的人能耐可真的不小。这个女孩现在已经逃离了楚宅。而帮助她的人,则...展开

《豪门密爱:腹黑冷少天价妻》免费试读

周安洛一大早便接到了胖子的电话,有林殊然的消息了。

“周公子要找的人能耐可真的不小。这个女孩现在已经逃离了楚宅。而帮助她的人,则是楚明轩的贴身保镖,陈哲。”

胖子嘿嘿的笑道,“至于现在林小姐到底逃到了哪里,我们的人也不知道。”

“不知道?”

周安洛稍微迟疑了一下,“好,麻烦您了,有什么消息请第一时间告诉我。”

“嘿,周公子大可放心,我们的价格虽然高,但是服务绝对到家。”

挂了电话,周安洛静静的躺在床上。

看着那天花板上的白色吊灯,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周安洛喜欢睡懒觉,但今天这胖子的电话实在是过来的太早了。

不过,能有她的消息,这点头痛又算什么?

安然的闭上眼睛,周安洛打算再睡一会儿。

可惜,没等他再度进入睡眠,另一道更加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你最好给我一个不骂你的理由!”

周安洛狠狠的接起来电话。

“安洛,有小然的消息了。她在××汽车站,刚刚从楚家逃离出来,让我去接她!”

电话那头,耿佩莜因为过于着急的声音显得特别尖细刺耳。

但周安洛并没有在意,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三个字,去接她!

“好,我马上开车过去。你在哪里?”

周安洛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弹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将衣服套在了身上。

“我在家里。你快来吧,刚好能够顺路接着我。”耿佩莜答道。

他们两人寻找小然已经很长时间了。

为了找小然,周安洛甚至不惜进入那最讨厌的周氏公司。

耿佩莜和周安洛都明白,如果进入公司,周安洛便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轻松自然了。

周安洛顺路开到耿佩莜家楼下,将同样火急火燎的耿佩莜接到了车上。

最新款的兰博基尼跑车疯狂的奔驰在公路上,仿若刚刚出笼的猛兽。

可周安洛还是觉得速度慢,一路将油门踩到了最底部。

终于,他们赶到了汽车站,周安洛和耿佩莜立刻跳下车子,四处张望着寻找林殊然的身影。

“小然她人呢?你确定她在这里?”

遍寻无果自后,周安洛着急的抓住耿佩莜大声吼道。

“她给我打了电话的,你看,就是这个号码,告诉我她在这个汽车站!”

耿佩莜心里也很是急火,小然这一个大活人到底能够跑到哪里去?

周安洛目光闪烁,抓过电话就回拨了过去。

当他听到电话里那个憨厚的男声时,整个脸都黑了下来。

还好,司机师傅向周安洛解释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小然她在哪里?”

将手机还给耿佩莜,她不由得着急问道。

“不知道,我只确定一件事,她,出事了。”

周安洛面无表情的看着汽车站周围的环境,心里其实早已如烈火焚烧。

按照这个师傅的说法,她是留在汽车站的。

可现在汽车站空无一人,她身无分文能够到哪里去?

难道,又是被抓回楚宅了么?

周安洛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唔……”

林殊然轻轻动了动,视线一片模糊。

她努力地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的手脚好像被什么给束缚住了。

连嘴巴里也塞上了一块厚厚的毛巾。

身体不停的传来颠簸感,这让她很不舒服。

四周很是黑暗,她甚至看不清周围到底是什么环境。

但凭着那颠簸的感觉和马达的轰鸣声,林殊然很快明白这是在一辆货车的内部。

谁将自己给塞到货车里面了?

林殊然慢慢的闭上眼睛,昏迷前的事情一幕幕的在记忆中浮现……

挂了电话之后,告别了好心的司机师傅,林殊然便抱着胳膊独自一个人在汽车站等候耿佩莜到来。

因为清晨的缘故,这里又是A市的郊区的一个偏站,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人。

林殊然觉得有点冷,加上一夜没有睡觉,身体很是疲劳。

于是她抱着胳膊走到了汽车站门口的花坛旁边,坐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嗨。”

并且还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殊然惊讶的回头,这里怎么会有认识她的人?

可还不待看清对方的容貌,一块白毛巾便在她回头的瞬间塞住了她的鼻子和嘴巴。

毛巾里有一种特殊的刺鼻气味,林殊然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那是,乙醚?

记忆到这里终止,林殊然不由得扯着嘴角苦笑。

哪怕她再笨,都明白自己是被人绑架了。

但他们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

听声音,这车子外面很是安静,只有货车颠簸的声音不时作响。

林殊然动了动手脚,都被绑缚的死死的。

没办法,她只好蠕动着身体到了靠近门口的地方。

将耳朵附在货车箱门的地方听了听,林殊然立刻就死了这条心。

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声音。

哪怕是自己发出再大的动静,也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就在林殊然思索着要怎么救自己的时候,货车的车速竟然逐渐减慢了下来。

难道是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么?

林殊然思索着。

“砰。”

货车的车厢门打开了,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

一时间适应不了,林殊然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嘿,老大,这小妞竟然醒了。这下可有乐子了。”

男人Yin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显然看到清醒的林殊然很是惊讶。

接着便搓着手向她走来。

“疯子,别玩过了。先将她带到仓库里面再说。”

另外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林殊然睁开眼睛看去,发现那是一个光头的健壮男人。

被称作疯子的男人嘿嘿一笑,瘦弱的他看着并没有多少的力气。

但他却直接将林殊然给整个儿扛到了肩膀上,轻松的带到了那前方的仓库内。

“砰。”

疯子直接将肩膀上的林殊然仿佛卸货一样给扔到了那仓库里的一堆稻草上。

林殊然立刻缩起来自己的身体,尽量蜷曲着看着他们。

她知道,现在她就是那可怜的羔羊。

而这里显然并不止疯子和光头两个男人。

林殊然在进到仓库里面之后,大眼一扫便确定了,这里的人不少于十个。

她的心,在知道了这点后,幽然沉到了谷底。

看来,这次完了。

“老大,这小妞长得够劲,看着挺清纯的。和当年那个女人有的一拼了。”

疯子说着,双手使劲揉搓着,眼中Yin光大放。

“要不,咱们兄弟尝尝味道?”

其他男人一听,立刻点头凑了上来。

林殊然被堵着嘴巴根本不能说话,她紧紧闭着的眼睛里却流下了两行清泪。

“不行,这女人对我们还有用。那个男人的难缠程度你们不是不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将这个累赘给带回来了。”

光头盯着林殊然玲珑有致的身材,虽然咽了咽口水,但却还是反对到。

“嘿,老大,咱们又没有杀了她,只是和她乐呵乐呵而已。那个人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

“再说了,咱们这么拼死拼活的为那个人做事,现在却只能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给兄弟们开开荤,这日子还有过头么?”

疯子这话说出口,仓库内的其他兄弟大力的点头,显然很是同意疯子的意见。

林殊然听到这里,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那光头使劲的摇头。

眼里的泪花儿将整个脸庞都给打湿了,看着更加楚楚动人。

可是显然,她的哀求并没有能够换来什么好的结果——光头决定动手了。

“疯子,你去找点药,给这小娘们注射上。不然,我怕她挺不住。”

光头看着林殊然的身材和容貌咽了口吐沫,吩咐道。

“等药劲上来了再玩,更带劲儿。”

“好咧。”

疯子闻言,便去找了药物,要给林殊然注射上。

看着那明晃晃的针头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林殊然拼命的蠕动身体向后退。

但是疯子轻而易举的便将她给抓住了。

在林殊然瞪大的无力的眼眸中,刺痛感从胳膊上传来。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注射了药物,无力的闭上眼睛,忍受那注射的剧痛。

两滴眼泪在林殊然药Xing发作前缓缓滴下,逐渐蒸发。

楚宅。

“总裁,有小姐的消息了。不过她现在情况很不好!”

陈哲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夏穆寒的面前,过于着急的奔跑让他整个面孔都涨红了。

“有什么话,慢慢说。”

夏穆寒最是讨厌这样慌张的样子,忍下心中的烦躁吩咐道。

“我们监控那群人的探子发现,他们将一个女人给带上了货车向着那个仓库开去。根据判断,那就是林小姐!”

陈哲终于将要说的话全部说完,很是着急的看着夏穆寒。

“又是这群杂碎!”

夏穆寒狠狠一拳锤到了桌面上,“带上五十个人,跟我走,最快速度到那个仓库!”

望着那一拳被夏穆寒砸碎了的水晶桌子,陈哲咽了口唾沫。

看来这些人,是戳到了夏穆寒的痛楚了。

车子上,夏穆寒眼中闪着怒火,强忍着心里的杀意。

八年前的场景仿佛再次轮转回到了自己眼前。

那个下雨的夜晚,被绑架的许婷儿,衣衫破碎的尸体……

这些场景不断地在夏穆寒的眼前闪动,他紧紧咬着牙关,心里喷发着怒火!

八年前他对许婷儿的死无能为力,但八年后,他一定要救出这个让他吸毒般迷恋上的女人。

哪怕是为了那和许婷儿神似的容貌,还有她们那相似的命运,他夏穆寒都要将她给救出来。

快,再快点儿,时间你慢点,让我能够赶上她!

汽车站,周安洛和耿佩莜心里极度失落。

本来以为找到了小然,但却还是扑了一个空。

没有办法,两人便开车向着A市的方向赶去。

“安洛,不要着急,小然应该不会有事的。”

车子上,耿佩莜看着那紧紧咬着下嘴唇的周安洛安慰道。

“叮铃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