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姐要做豪门》姐 要成为豪门 大叔受 姐要做豪门NP文

更新时间:2019-12-03 08:07:55

《姐要做豪门》姐 要成为豪门 大叔受 姐要做豪门NP文 连载中

《姐要做豪门》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砂糖桔红了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韦甜甜,陆主任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砂糖桔红了原创小说《姐要做豪门》,主角是韦甜甜,陆主任,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芫花!亮亮!”杨外婆乐开了嘴,与对莫半夏的冷淡不同,她对这一对姐弟是眉开眼笑的嗔道“怎么就回来了?不逛久点?” “妈!” “冬...展开

《姐要做豪门》免费试读

“芫花!亮亮!”杨外婆乐开了嘴,与对莫半夏的冷淡不同,她对这一对姐弟是眉开眼笑的嗔道“怎么就回来了?不逛久点?”

“妈!”

“冬芳!”

莫半夏如遭雷击,她没想到她之前羡慕的母爱,会是她的生身之母散发的。莫半夏盯着她,看着她的脸,她的眼从平淡到惊喜,是的,惊喜,喜悦是确确实实从眼睛里散发出来的。

“半夏!长么大了呀。”莫半夏被她抱在怀里,满心满眼都是母爱的味道,差点让她沉沦。“妈”字轻而易举的就吐出了口,不像叫外婆时的艰难。

“哎,我的半夏的都长成大姑娘了。妈,谢谢你啊!”杨冬芳真情实意的道谢,在莫家近三年,婆媳间一次没红过脸,情同母女。

“妈妈!”

“妈妈!”

杨冬芳的腿被一大一小抱住,俩小人儿仿佛要抢回妈妈似的。

“这是我的妈妈!”女孩仰起脸,一大一小相似的两张脸,没人能说不是。

“这是我的妈妈!你走开,不准跟我抢妈妈!”四五岁小男孩重点放在了莫半夏身上,用力想要把莫半夏从妈***怀里扯开,有一个跟妈妈相似的姐姐已经很悲催了,再来一个,还活不活了?

“哎哟,芫花,亮亮,这是你们的大姐姐!快,叫姐姐!”杨冬芳放开莫半夏,蹲下身子,温柔的安抚自己的两个小宝贝。

“不叫,会抢妈***。”曹芫花哼了一声,转过脸,还挑畔的看了莫半夏一眼,妈妈天天拿着相片让她们叫姐姐,相片而已,叫就叫了,可这活生生的人,万一叫了,妈妈就要分她一半怎么办?有个弟弟来抢妈妈就让她伤心好久了。

“我也不叫,再也不要多一个姐姐了,是来抢妈***!”曹亮亮也小嘴一哼,牛逼哄哄的宣言。

杨冬芳怎么都哄不了两个小不点叫姐姐,歉意的看着半夏,听着这些童言童语,莫半夏热辣辣的心一点点的冷了下去。她的妈妈,不仅仅是她的妈妈。面对从小跟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妹妹’‘弟弟’,自己更像个抢夺他们母爱的强盗。

莫半夏眼睛有点酸,有点湿润,但没有泪,自从09年元旦后无论碰到多不公平多委屈的事情,莫半夏都没有再流泪,那眼流仿佛在那三天流尽了。莫半夏晕晕沉沉的跟莫奶奶回家,机械的带上妈妈买的新棉衣,新裤子,新靴子。

回到家,莫爷爷问起,莫奶奶一言概括,说在集上碰到杨家人给买的。在莫爷爷又想扔出去时,莫奶奶一句话让他住了手,‘你要是有钱给半夏买一套新的衣服,你就扔,没有,凭什么扔?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还穿着短手短脚的衣服像话吗?’

莫半夏不出一言,默默的扒饭,脑子里都是曹芫花的得意炫耀。妈妈对她多好,给她买的衣服裤子多漂亮,还有她爸爸有大车,出去一趟就能挣很多钱。小姑娘好像已经意识道,妈妈可能也是这个姐姐的妈妈,因为这个姐姐长了跟妈妈一样的鼻子嘴巴,就是眼睛不像。但是她的爸爸却绝对不是姐姐的爸爸。

小男孩直接一点,直接就赖在妈***怀里半步不离,宣告主权的意味明显。

有妈妈和没有妈妈有差别吗?莫半夏躺在床上思索,脑子里都是妈***一频一笑,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妈妈说会送她读书,她能考上哪里就送到哪里。

甚至从下学期开始,妈妈答应一个星期给她五十元伙食费。莫半夏心里踏实起来,至少,我读书不愁了不是?至于妈***疼爱就不跟俩小屁孩抢了,当然抢也抢不过。

莫半夏在看见曙光时,韦甜甜正挣扎着给自己与妈妈擦药换药,为了妈妈获得不关押的自由顶撞奶奶。结果,就是母女俩遭受了一顿鞭打。

韦甜甜在高嚷着他们是在犯罪时,爸爸的动作曾经停顿了一下,接着是更为猛烈的鞭子。奶奶在哭喊着就不该让她下山读书,读野了心。

韦佐强带回来的韦甜甜的好成绩与奖品还有陆主任特别交待的那些话,让整个黄田村都陷入了死般的安寂,显然韦甜甜违反族规透露了黄田村买卖媳妇的秘密。

有人主张将韦甜甜祭了山神庙(就关在一座小庙里自生自灭,绝大部分的人很快都会被饿死病死),当然基本上都是家里有买来的媳妇的人家如此坚持。

见此,韦甜甜不得不抛出陆主任,说如果她不能去领通知书,不再去镇上读书,会有警察叔叔找上门的。

“你们这是犯法!杀人要偿命的,以前没有偿命是山外人不知道。现在,只要我出了事,我写给陆主任的那些东西就是证据,你们谁都别想跑掉!”韦甜甜双眼狠狠的扫视一圈这些所谓的叔伯兄长。

“那也要在我们死之前,先将你做了!”这是一位自字辈的族兄,韦自帅。二十八岁,刚从人贩子手上买回来一个媳妇,村里最怕警察上门的就是他,目前最恨韦甜甜的也是他。

“只要我继续去读书,你们粉饰太平,那就不会有警察上门,陆主任也会以为是我小孩子胡编乱造。”韦甜甜抛出自己的目的,韦家提出了一万元的彩礼,韦奶奶立即答应韦家栋家的提亲,还答应下学期让她留在山上学习活计。于是她不得不行此险计:置之死地而后生。

“对对对,陆主任问我什么我都否认了,而且答应甜甜下学期继续去读书!奶奶,让甜甜继续去读书吧!不然,陆主任与学校领导,还有邕建基金的领导就要上山来了。”韦佐强出声了,他实在怕了陆主任的眼神。

“陆凤玲是白竹中心小学新上任的教务主任,她无所谓,谅她也不敢真的上山。麻烦的是她老公是退役军官,新上任的公安局副局长兼刑侦队队长。”

出声的是村长,他的儿子在白竹中学读初中,闺女早年嫁到了山外的大墟镇,消息比较灵通。

一村人为韦甜甜陪葬是不可能的,而韦甜甜要真的出事了,陆凤玲一定会找原因,她的丈夫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谁叫韦甜甜的成绩这么好?全镇第四名,只学一个学期的英语就赶上别人学了三年的。

唉,外来女人生的孩子就是聪明。

“甜丫头,你说的犯罪,村里犯罪最重的就是你啊爸,难道你要看着自己的啊爸去坐牢?”村长韦贤青怀柔道。

“我也做不到看着我啊妈被当成畜牲对待!”韦甜甜瞄了村长一眼,立即知道自己的策略生效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