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夫俊女》农门娇女驭夫术 强强 娇夫俊女女王受

更新时间:2019-12-11 20:07:25

《娇夫俊女》农门娇女驭夫术 强强 娇夫俊女女王受 连载中

《娇夫俊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临渊羡愚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殊清,闫愫

《娇夫俊女》由网络作家临渊羡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殊清,闫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布满无辜的小脸霎时挂满迷恋和神往,兴奋的直直往她边上靠,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鬼医他,他医术出神入化,若能得其指点,定会有一...展开

《娇夫俊女》免费试读

布满无辜的小脸霎时挂满迷恋和神往,兴奋的直直往她边上靠,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鬼医他,他医术出神入化,若能得其指点,定会有一番造诣。”

瞧着小兰眉眼俱是发自肺腑的欢喜,她那点跃然的逗弄之意更重,遂对上那双装满渴望闪亮的眼珠,她遂一句两顿:“自然……”

“少爷恩典,属下谢过……”

待的小兰感激涕零到准备向她行叩谢大礼时,她道出后面四字:“不能当真!”

小兰一听先是一愣,霎时就气的停在原地跺脚撒泼,“……少爷,你又欺负我。”

“不是少爷我欺负你啦,是啦……”少爷我想看看我们家小兰生气时候是个什么模样,“有人要欺负咱们……”

看着素来稳重的小兰跟小竹一般撒泼生气,她心下一乐,正想告诉他实话,身后不远处却突然袭来一股凛冽的风。

话锋突转,极快的递给已然察觉后方有异的小兰一个眼神。

小兰当即会意,伸手猛推她一把。

二人相互受力,双双被震开后退。

而同时,一道刺眼的光亮从方才她脑袋所在位置劈下。

小兰眼疾手快,已抽出腰间软剑,向着那刺眼的光亮挡去。

她稳住身形,在边上抱肩站定,微眯观战。

因为任务隐秘,她特意选了四更出发,揪着还没睡醒的小兰特意从玄庄的暗道出庄,除了她和小兰,就连老庄主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发从哪里出发。

为了避人耳目,她更挑了要比走正门多了好几个时辰的山路。山路崎岖,荒无人烟,时不时还会碰上一两只野兽。

如此,她们一路上步伐也是极轻,并无太多风吹草动。

不想,竟还有人能发现,并且跟来……

当时她心下的震惊,不亚于接到赤玄令要她干涉朝堂之事,助力千辰睿得皇位。

当时,她已然发了狠,必然要让这厮付出跟踪她的代价。

可她没想到,来人竟是殊清。

根据当时的战况,小兰的剑术虽稍逊一筹,但好在速度极快,招招直击殊清要害,并没有让殊清讨到什么便宜。

她本想着让小兰教训教训殊清,却没想到小兰眼瞅着两人对战相持不下,准备出杀手锏制住对方,她这才不得不出声呵住:“小兰住手。殊清你玩够了没有?

小兰懂医,又跟着一个日日研究蛊毒的梅住在一个屋檐下,自然也会用毒。

有她命令,小兰出手一顿。

殊清不收招式,反倒是一声轻嗤,趁机对着小兰就击出了一个掌风,剑哐一声,小兰手中的软剑就落了地。

小兰气的不行,躬身捡剑的空档殊清已经翻身到了她身前,还恬不知耻的委屈道:“小怡你真不够意思,这么快便认出我了,我还没玩够呢!”

“无聊……”

她气的挥手打掉他头上的黑斗笠,看都不想看那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转身就走。

“我怎么无聊了,我不过是帮你试试看你这小保镖管不管用。还有,我可是专程从幻谷赶来帮你的!”

殊清见她生气,赶忙丢掉斗篷碎布,大步凑了过来。

她正欲闪身避开,翻身前来满脸气愤的小兰已经将她与殊清隔开,随即便听小兰警告道:“登徒子休得放肆,不得对我家少爷无礼!”

想来是小兰听到幻谷二字,产生了一些小小共鸣情绪,并没有如往日拿剑直逼对方,只是怒瞪着殊清呵斥。

“你这保镖,有点意思,小爷我喜欢……”

殊清一愣,随即邪睨小兰一眼,嘴角挂起一个捉弄的笑来,抬手趁着小兰不注意猛地在小兰脑门上就赏了一个爆栗。

小兰捂着脑门气的想杀人,殊清又已追了过来:“小怡你等等我,是师兄让我来帮你的……话说这次到底是什么任务,让你这么不待见我……”

就如此,殊清一路嘴巴就没个收停,一直东拉西扯的说了一路,直到她们三人到了上京在鸿富酒楼住下。

虽然殊清与她相熟,但还不至于到她要做什么都告诉他的份。

当晚殊清能踩着点出现在她面前,四年来,一直活在刀尖上的她,可不觉的会是殊清胡乱扯的借口什么缘分,亦或者是什么巧合。

直到第二日在宸王府院墙外,她给千辰睿留书不小心手指染了墨,殊清给了她带了蝶香的手帕,这才无意间发现。

原来殊清的出现,竟然还和玖幽有关。

以当时她的怒意,本是该让殊清好好受受罪的,可当时闫愫入京情况紧急,她这才压下一肚子火来,只是简单的折了殊清几日的功力。

现下倒好,她尚没想得起问这件她都快记不得的事了,这人倒是先不打自招了。

玖幽见她生气,遂忙解释:“我并非有意给他,只是他非要寻到你,说怕你受伤,要来帮你……”

“……殊清来帮我,我确实乐意,可师兄却不该给他那东西。若是那东西一旦被有心人发现或者殊清不小心丢了后被人捡了去,那我的行踪岂不是就大白天下了?师兄这么做,可比将我的生死置于刀尖更危险呢,我倒是无所谓,可我现在……”

见他说的随意而轻松,再念及自己当下的处境以及要做的事,顿时胸肺里升起一股子无名的恼火来,遂对着玖幽口无遮拦一顿训斥。

玖幽一震,满脸的不可思议,饶是没想到她会发如此脾气,欲言又止:“你……”

她脾气向来极好,几乎从未如此声色俱厉的说话,尤其是对玖幽,就同玖幽一直对她温柔以待一般。

可现下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位置,情绪和脑子都完全不受控制,整个人十分的焦躁。

虽然理智知道玖幽是为了自己好,担心她受伤,可眼下脑子一点都不想静下来理性分析这个问题,只是一股脑的怨个没完。

“……我不能连累老庄主,更不想让阿域的付出白费,这么多年来师兄处处都为我考虑周全,为什么这次却要纵着殊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