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慕伊之容》慕察容音 SM 慕伊之容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9-12-11 20:10:46

《慕伊之容》慕察容音 SM 慕伊之容小说大结局 已完结

《慕伊之容》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铭铭如月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鹿灵,鹿夫人

《慕伊之容》是铭铭如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慕伊之容》精彩章节节选: 齐伯见状,一边命侍女打点细软,收拾些夫人小姐的随身衣物。一边令府丁分发钱财,让府中其他人等赶快散去各谋生路。自己则准备带着夫人小...展开

《慕伊之容》免费试读

齐伯见状,一边命侍女打点细软,收拾些夫人小姐的随身衣物。一边令府丁分发钱财,让府中其他人等赶快散去各谋生路。自己则准备带着夫人小姐连夜离开。

此时已是深夜,出逃正是时候。

鹿灵抱着最心爱的小鹿。

鹿夫人坐在桌旁一动不动,没想到她这些日子的预感全都实现了。自从鹿骨夙封了将军,鹿鸣嫁了慕容锡,她的心一刻都没有停止过担心。最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鹿夫人手里握着一把佩剑,是从那个兵士身上解下来的。那是鹿家流传下来的宝剑,上面还有鹿的图腾,是鹿将军的心爱之物,如今只能称为遗物了。

“见剑如见人!你真的已经走了吗?”鹿夫人简直不敢相信。

鹿灵默默走到母亲的身边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角。

“慕容锡薄情寡义,翻脸无情,可惜你父亲还以为择了明主,原来都是装出来。”说完搂着鹿灵又是一阵痛哭。

年幼的鹿灵并不知道慕容锡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那个满身是血的士兵说父亲死了,母亲如此伤心,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所以也跟着哭了起来。

“灵儿,娘好恨!好恨!但这是国事,不关你的事,你以后要好好学医,救济穷人,平凡的活下去好不好?娘不希望你活在仇恨里。”

“夫人快走吧!”齐伯进来催促。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齐伯又补了一句。

鹿夫人悲怆的看着鹿灵,“再烧又能怎么样呢?保住这条命又如何?”

“夫人您不为了自己,您也要为了小姐......嗐......”说着一张老脸纵横着泪水。“将军在天之灵也希望您和小姐好好活着,还有那么多死去的弟兄,都是我们高车族的将士......所以活下来的要好好活下去,快走吧!”

鹿夫人看着鹿灵,握紧了手中的剑。

“慕容氏既要灭我一族,如何逃得掉呢。齐伯我把灵儿交给你,你带着她走,我求你了!”

“娘,不要,一起走!”

齐伯来不及多想,向侍女使了眼神,一起将夫人驾到了马车上。

月黑风高,马车一路狂奔。

鹿灵紧紧抱着鹿夫人,一双大眼不敢合上半点。

鹿夫人知道她是害怕,“灵儿别怕!灵儿别怕!”其实说这些话时她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马车在黑暗的夜色中疾驰的跑着,穿过街区,出了城门,驶过宽敞的的大道,越过崎岖的山路。风呼啸的刮着,所有车上的人的心突突跳着,这一夜,所有人都没有合眼。

天,渐渐的亮了,东方开始泛起了鱼肚白,这一夜奔跑实在过于劳累,连马都迈不开脚步了。

齐伯只得停马在一处小河边,让马儿吃些水草休息。

鹿灵也下了马车让她的小鹿喝些水。

“我们这是往哪里去呢?”鹿夫人问道。

齐伯抬头向前方望了望,“再往前走百十里就到龙城了,到了那里我们可以歇息几天。”

“龙城?那里不是慕容家的旧都?”

“确是旧都,而且繁华,来往商贩比较多,所以我们混进去不容易被发现。”

“好,还是你想的比较周到。”鹿夫人定了定心,下马车放松一下腿脚。

脚下踩着厚厚的树叶,埋到泥土中的那些已经枯烂。整片树林都光秃秃的,一派萧条的景象,就像此时已经凋败的鹿氏家族,完全没有了生气、。

鹿夫人在山林之中踱步几回,侍女拿了些干粮过来。

“我吃不下,你们拿去吃吧!”

侍女无奈,拿与鹿灵、齐伯一人分了一些。

鹿夫人看着鹿灵拿着干粮啃着,一股心酸涌上心头,这样的日子怕是以后每天都是。

正在惆怅以后安身何处时,鹿灵已经举着干粮跑到了鹿夫人面前,“娘,你吃一些吧!”

鹿夫人勉强挤出来微笑,准备接过干粮时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愈来愈近。

“不好!追兵来了!快上马车。”齐伯最先反应过来催促道。

大家慌张上了马车,一声打马鞭起,马车又开始呼啸在山林之中。

可是这次就没有夜里的平静了。

不一会儿,后面就追来了一大队人马。来人皆是黑衣蒙面,持刀挎弩。

“逆犯鹿骨夙家属,你们已经无路可走,还不快下马就擒!”

追者用尽胸腔之力的嘶喊传到前方的马车上已经变得微乎其微。尽管如此,对于马车上的夫人、幼女、侍女来说仍是致命的喊话。因为她们真的被吓到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齐伯喊着回话。

突然一名黑衣人越到车顶之上,举刀刺来。齐伯见状亦跃上车顶拔剑来挡。

马车依旧不停的奔驰,两人在车顶上打的激烈。车内的人只听得霹雳咣当的刀剑碰撞的声音和更加响亮的呼啸声。

鹿灵被母亲抱的紧紧的蜷缩在马车一角,抬头只看到两双腿脚和不断移动的影子。

突然听得一声巨响,这影子不见了。糟糕!两个人掉下了马车,鹿灵立刻往车后看去,是齐伯倒在了地上,身上还插着一柄钢刀!

四人当中只有齐伯会武功,侍女已经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一连叠声“怎么办啊?他们要追上来了。”

鹿夫人拿着宝剑往鹿灵手中一放,“灵儿,这是你父亲的,娘现在把它交给你,如果你能活下去,以后要学好武功,保护自己。”

鹿夫人说完纵身跳下马车,马车行驶之快,鹿夫人几乎是摔滚下去的。

黑衣人见有人跳下马车,勒了马缰,等马停下已经逼近鹿夫人身前。

鹿灵在马车上拼命的喊着:“娘,娘......”

“我已下马来降,要杀要剐随你们。”

黑衣人眼角上扬,仍不忘远处的马车,手一挥,手下人已经会意,纷纷举起弓箭。

瞬时密密麻麻的飞箭如雨,射向那辆疾驶的马车。

鹿夫人暴怒异常,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疯了一样冲向领头的黑衣人,“我已经下马,难道你们连一匹受惊的马都不放过吗?”

黑衣人见状,往后一退,毫不费力拿刀挡开,顺势回刀便落在了鹿夫人喉部。一股温热的鲜血喷出,落了一地,死不瞑目的夫人随之倒在了血泊之中。

侍女不停的将鹿灵的身子往下压,可哪了压得住,她一次又一次的挣扎开,趴在车窗往后看着,尽管不停有箭飞来。她想知道母亲怎么样了,车越走越远,越来越模糊,后来只看到母亲好像躺在了地上。

那些黑衣人的马又追了上来,这次他们一边追一边放箭,攻势更紧张了。不断有箭射入马车,侍女在马车里抽泣的哭着,听天由命一般。鹿灵抱着小鹿瑟缩的发抖。那只鹿颇具灵性,知道是在逃亡所以一路特别乖,只瞪着眼睛静静窝在小主人怀中。

漫天的箭雨中,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嘶鸣,腹部中箭的马儿仰天一蹬,真真的是马仰车翻,鹿灵和侍女从马车中滚了出来。

黑衣人纷纷下马,手持尖刀,一步步逼近走来。领头的那人眼角挂笑径直坐在马背颇有兴致的观赏着即将发生的一幕。

清晨的阳光打在明晃晃的刀片之上,让人觉得寒光闪闪,一群手持钢刀的男人对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简直如宰鱼肉。

黑衣人一步步向前逼近,鹿灵和侍女一点点向后挪动着身体......

“你们是什么人?”鹿灵鼓足了勇气,瞪着眼睛问道。

“哈哈哈,小姑娘勇气可嘉啊!”黑衣人扯下面巾,抹了抹嘴角的胡须,露出笑到快要扭曲的一张脸,意味幽深嘲笑道:“小姑娘,你可看清楚了,我是什么人?”

小小年纪的鹿灵哪里认得此人是谁,就觉得他们杀了齐伯,杀了母亲,真的是坏透了。

“动手!”

一声令下,两柄尖刀已经袭来。

鹿灵睁大的眼睛一动不动的,一动不动的,看着那把刀刺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