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重生为公主非常受宠的小说 XXOO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调教

更新时间:2019-08-02 00:07:22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重生为公主非常受宠的小说 XXOO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调教 连载中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檀蓠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冷淞,紫姝

火爆新书《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是檀蓠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冷淞,紫姝,书中主要讲述了: 里面没动静,少年又敲了敲,“请问,主人家在吗?” 还是没动静,少年看了一眼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男子抬起手,准备推开大门,这时...展开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免费试读

里面没动静,少年又敲了敲,“请问,主人家在吗?”

还是没动静,少年看了一眼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男子抬起手,准备推开大门,这时听到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门没锁,自己进来。”

“有人啊。”少年惊喜的说道。

男子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庄内开得正盛的琼花,在琼花树后面若隐若现的雅致房屋,屋檐下站了一名紫衣女子。

少年好奇的偏着头张望,男子已经抬脚走向屋子。

当走近那女子时,才看清她的长相,柳眉清清,如烟的眸子似梦迷离,亭亭玉立的琼鼻,淡淡的朱唇,男子抬眼看到她,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么强烈。

紫姝看到来人是一对主仆,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抚摸着雪狸说道:“别在雨里站着了,过来吧。”

两人走到屋檐下,男子对紫姝点头,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在下言亦玙,敢问姑娘姑娘芳名?”

“紫姝。”

言亦玙听了释然一笑,睿智的眼眸里有亮光闪耀。

“原来是紫姝姑娘。在下与书童外出办事,路径此地,不料遭逢大雨,感谢姑娘收留。”

“不用客气,从这里过去有几间客房,你们自己去休息吧。”紫姝指着回廊处的方向说道。

“对了,厨房里还有吃的,你们自己弄。”临走时紫姝又加了句。

“多谢姑娘,告辞。”

说完便领着书童朝客房走去。

紫姝等他们走的不见了,才慢慢的回了屋,脚上的伤还没完全好,不易走动,有什么事他们自己做好了。

紫姝爱舞成痴,自然很在意自己的脚伤。

冷淞抱着昏迷的陌允稀进了破庙,四下里看了看,把她放在佛像下的干草上,放下剑,拿出火折子生火。不一会便将破庙里的柴火点着了,升起一堆火。解下陌允稀身上的黑色披风,她身上的白衣除了衣角和袖子处被雨淋到外,其他地方竟然都是干的。

似乎是感觉到身边的暖意,陌允稀幽幽转醒,睁开眼睛便看到头顶慈祥的菩萨,转过头,看了看四周,是一处破败的庙,庙外一片黑暗,听得出来雨势还很大。

“天怎么都黑了?”陌允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哑了,嗓子还特别痛。

冷淞听见她说话,将烘烤的披风搭在支起的架子上,走过来。

“觉得怎么样?”

“没事。”陌允稀笑着说道。

听着她沙哑的声音,冷淞微微皱了皱眉头。

陌允稀看他那样,朝火堆边挪了挪。

“呆在这别动。”冷淞说完,径自走出了破庙。

“你去哪?”陌允稀沙哑的声音被淹没在风雨里。

再要喊他时,人已经看不见了。

陌允稀搓着手,提起袖子在火堆边上烘烤,脑袋昏昏沉沉的。

终于等到庙外的雨势渐渐小了,冷淞迎着风雨踏进破庙,手里还提了只山鸡,已经处理过了,白白净净的。

冷淞走过来用一根树枝叉了直接丢到火堆上的架子上。

“阿嚏”,陌允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鼻子塞塞的,陌允稀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无精打采的望着火堆。

冷淞走过来,在她额头上探了探。

“你觉得怎么样?”声音仍是冷冷的。

“没事,就是下雨了,有点冷。”刚说完又打了个喷嚏......

说到下雨,陌允稀才发想自己身上都是干的,晃过神来,抬眼看向冷淞,此刻他的一身黑衣全都湿透了,头发也被打湿,贴在背后和脸上。

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架子上的披风,仔细看了好久,原来如此。

披风里有一层加工过的精致牛皮,怪不得不漏雨。这披风原本是冷淞的,而他却给了自己......

再看向旁边的冷淞,他正在目不斜视地翻烤着山鸡,陌允稀垂下头,眸光瞥到他手臂上有一道暗红的颜色。

“你的手受伤了。”陌允稀问道。

当时在林子里,自己意识越来越糊,没看到当时的情景,但不难想道,搏斗一定很激烈。

听到他的话,冷淞面无异色,仍然做着自己的事情。

陌允稀伸手拉开他被划破的衣服,只见手臂上有三个伤口,像是抓钩之类的利器所伤,想起来那个粗行大汉用的便是鹰抓钩。

冷淞不着痕迹的把手让开。“没事,一点小伤。”

陌允稀看了看他坚毅的下巴,收回了手,或许是今天喝过药汤的原因,胸口的伤势好了些,体内也没感觉到有真气乱窜。只是脑袋沉沉的。

“给你。”冷淞把烤好的山鸡递给她。陌允稀接过来,撕下一条腿,又递给他。

“你也吃,不然浪费了。明天没力气带我回家的话,有你好看的。”陌允稀边说边吃。

大冰块,什么话也不说,无聊死了......

闻言,冷淞抬眸看着陌允稀,生涩的说了句;“对不起。”

陌允稀微怔,吃东西的动作也顿住,在她的印象中,冷淞从来是我行我素,浑身散发的气息就如冬月寒冰,生人勿近的标志,此刻听到他不自然的一句对不起,真诚而又珍贵,胸口暖暖的,她知道他的意思,冷淞自责被人追杀连累了自己,只是他怎么不想想,若不是他救了自己,恐怕自己早就到阎王那报道了吧......

眸子一动,捉弄心又开始作祟。

陌允稀眉眼一弯,略带无赖的口吻笑着说道:“真要觉得对不起,那不如以身相许好了。”

闻言,冷淞刚下的山鸡肉差点没惊得吐出来。

顿时一张脸黑了下来,虽然带着面具,但他紧抿的唇和额上隐隐的青筋已经说明他的情绪了。

半晌,才沉着声音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我不是断袖!”

陌允稀忙借着吃鸡腿的样子忍下笑意,否则,她相信要是笑出来,冷淞一定会杀了她的。虽然他说自己是少主......

这句话,陌允稀是从陌逍遥那里学来的,当初和陌逍遥到处玩的时候,陌逍遥曾经对一个逃婚要自尽的姑娘说的。

当时是这么个情况,陌逍遥举着酒壶从酒楼出来,正好看见有人要跳楼,于是就顺手把人家接住了,这时姑娘的家人赶来了,千恩万谢要报答他,于是他豪情万丈地说了句:“若真要报答,便让这位姑娘以身相许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