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轮回守望者》麦田里的守望者 耽美 轮回守望者耽美狼

更新时间:2020-01-07 12:12:22

《轮回守望者》麦田里的守望者 耽美 轮回守望者耽美狼 已完结

《轮回守望者》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云月小常分类:灵异主角:流圆,启灵者

完结小说《轮回守望者》是云月小常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流圆,启灵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看姑娘这身打扮不似我绯日人吧?”男子从树后转出,手中的刀鞘轻轻敲打着地面。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牙雀,转也不转。“姑娘身上这衣料,我...展开

《轮回守望者》免费试读

“看姑娘这身打扮不似我绯日人吧?”男子从树后转出,手中的刀鞘轻轻敲打着地面。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牙雀,转也不转。“姑娘身上这衣料,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粗青麻织成的吧?这东西只有白字山门外的月灵一族有。”

“眼倒是挺贼的?你看我这把刀是来自哪里?”牙雀的身子缓缓侧转,似要回身的一刻。飞身扑了过来。疾若流光,手中的流圆刃直取男子胸口。

这一扑完全出乎了男子的意料。他手中的刀,都来不及出鞘。反手挡在了胸前。刀鞘碰到流圆的刃口,瞬息断成了两截。一半还挂在刀身上,另一半已经掉下地面。男子连续几个躲闪,借着周围密集的树干,终于抽出了刀。只看刀刃流动着的光华,就能看出这是一把好刀。

刀刚刚抽出,男子便转守为攻。他挥刀的速度一点也不比牙雀现在的攻击频次低。每每牙雀的流圆刃刚刚袭向他的身旁。他的刀差不多已经拦住了牙雀的攻击路线。这也使得两人的攻击看似飞快,却没有几下是碰撞这一起的。

“姑娘,你看我们这样打下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不如我们握手言和怎样?”牙雀没有回话,一阵猛攻,分心说话的男子立刻便只有了还手之力。“你们出来吧!”男子见状大喊了一声。树丛中立刻就冒出来了两个手持长弓的人。牙雀虚晃一招,反身急退两步。让自己站在几棵树的中间。小心地注意起了周围的情况。这让她有些不习惯。

平常战斗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安多操心的。她只需要在安多选定的地方,执行出大伙商量好的攻击方案。在小心谨慎方面,她甚至还不如牙米米。“姑娘,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男子的刀收在身侧,平静地看着前方。牙雀一点没有因为男子的做法而放松警惕。毕竟在安多身边战斗了那么多次,什么样的攻击手法她都差不多见识过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并不想伤害你。你们把弓收起来。”男子挥手,让旁边的两人收弓退后。“怎么样?我是很有诚意的!其实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出几分来的。”

“如果我猜中了,姑娘就点点头,怎么样?我刚才说姑娘身上穿得衣服是粗青麻织成的,这布料是月灵族所独有。我就猜姑娘是月灵族的人。姑娘告诉我,我可有猜中?”“无聊!”“这确实有些无聊。那我说件不无聊的事情。姑娘既是月灵族人,又穿着这么稀有的衣料。那姑娘你应该是月灵族哪个王城的族人吧?我这个猜测可还有趣?”

“胡言乱语!”听到这样的话,牙雀立刻警惕起来。今日这事情,恐怕是不好善了了。“姑娘,说谎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噢。我可不是信口胡说的,几日前姑娘可是和一位绯日小姐同车来的这里?你该不会还说我胡言乱语吧?”

“是又怎样?”“姑娘承认是,那我就接着往下说。这一路上姑娘可有做过特别的事情?”“你想说什么话就直说!我可没有功夫在这里与你闲聊!”“人命关天,怎么能是闲聊呢?”“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姑娘路上可有杀过人?这句话姑娘听懂了吗?”“杀过又如何!”“姑娘能承认,就不枉费我下的这番功夫。那我们就来算算这笔帐吧?”

“有什么好算的!他们要杀人,我便杀了他们!你要报仇尽管来便是!”“错错!我怎会寻姑娘报仇呢?人死不能复生,我便是杀了姑娘他们也不能活过来了,是不是?”“你能不能有话直说!”“能!姑娘拿走他们的东西可不可以还我?”“几把刀弓早已卖掉!你就是想要钱也要缓几日。”“哈哈,姑娘真会说笑!你真不知我要的是什么?”“不知。”“哼!姑娘既然不愿合作,我就只有得罪了。今日你不把那本兽皮书交出,就别想走出这片林子了。”

“是吗?你觉着自己有几分把握留下我呢?”“你……,你早已踏入铸灵之路,何苦还要留下那份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它对你们月灵族的铸灵之路,是没有帮助的嘛!”男子眼中的神色不停变幻。他开始犹豫起来。启灵者和踏入铸灵之路的修者,是已经可以视为两种完全不同类的生物了。

他们不像是刚刚启灵的人,和普通人比起来只是感官敏锐一些,力气大点,速度快些。而踏上铸灵之路的人,他们已经完全不需要和普通人比较了。他们虽然只是专修一支,可这些给予他们的力量,已经可以把启灵者拿来随意蹂躏了。只是想到兽皮书对于自己的重要性,男子的手犹豫了一阵还是狠狠挥了下去。

树丛后果然不止是藏着两个弓手。牙雀藏身之处的几颗树,虽然把大部分射来的箭挡住了。可是射向她身边的箭,还是有很多。这把牙雀可以活动的范围压缩到了极小。牙雀无比的专注,这还是她踏上铸灵之路后所面对的第一次战斗。她专修的方向早就已经决定好了。打小她就偏爱速度,喜欢一切可以让自己快速动起来的东西。

从刚学会走路,父亲做给她的第一辆三个轮子的小木车。到六岁第一次去希博瓦圣山骑上的地行兽。那么小一点,她就不像那些同龄的孩子。坐在地行兽背上胆颤心惊地紧紧攥着手中的缰绳。她忽闪着小眼睛观察了一会儿,身旁父亲骑行的样子。便开始抖动缰绳想让地行兽跑起来。虽然因为父亲早早地发觉,她第一次试图让地行兽奔跑的企图很快失败了。可是在那次的路上,她还是成功趁着父亲不在身边的时候,骑在地行兽的背上跑了一圈。这让看顾她的一个大叔,紧紧在后面追了半天。

这一发便不可收拾。十一岁她独自一人在切乌鸟河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激流漂。十二岁她就敢在身后挂着一个像鸟翅的东西,纵身跳下乌鸟河谷。这种作为要是让安多知道,怕是要送给她一顶女疯子的大帽。还好十二岁过后,她便不再这么疯狂了。这一年她正式进入希博瓦圣山开始了圣潜修行。她的体质变得越来越强,她发现身体越强她就越无法抵制对速度的酷爱。在所有的师长一片反对声中,她还是选择了专修速度的铸灵之路。

她没有感官专修者,对所有危险事物的灵觉,她不能提早发现危险。所有距她三尺外的事物,她和普通人一样没有特别的感觉。她身体的力量虽然比普通人要好的多,但是选了专修速度的路。以她铸灵之路的成绩,也只是堪堪能达到启灵者力量的程度。

也就是说这个选择,让她的力量在启灵之后再无寸进。而她感官的敏锐甚至比启灵时还弱了不少。特别是对远处事物的观察。她强大的只有身体三尺范围内的反应。箭射来的速度挺快,不过牙雀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这种程度的攻击,她早不知在安多的箭下练过了多少次。那些尾随她的身影而动的箭,射向的永远都只是她的影子。这帮家伙在自己动了之后,怕还没能看到自己的身体所处的真实位置来吧。

“听我口令!”早已经把刀上的半截刀鞘扔掉的男子,面色阴沉。这三支他选来的箭队,已经算是他能够调动的精锐了。可是面对高阶的修灵者,这么多人还是几无还手之力。“执行非精准覆盖攻击,三队依次波式攻击!”对面弓手突然改变的方案,让牙雀的境遇变得非常糟糕。她立刻就意识到对面那男子,不是个给自己人添乱的头领。虽然这样的攻击方式安多早就给她说过。也是提醒她重点防范的一种战术。

可是囿于‘三米小队’最多时只有三人的现实。这种范围攻击的演练,还只是停留在安多的口头之上。在安多埋头捡便宜永远是最好的战术的指导下,她们‘三米小队’也从没有遇到过以弱胜强的情况。她们从来都是以弱胜更弱!这么想那个小子不好吧?这个时候牙雀居然还有心思乱想!她努力收敛起已经发散的无法专心的思绪,去仔细回想安多说过的那些,对付这种攻击的口头演练方案。

“噢,密度!先观测攻击密度!”终于想起了一条,虽然不知道密度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不过在安多连比带划的讲解下,牙雀还是大致明了这个词的意思。晃过了射向身边的几只箭。牙雀很快看明白了,那些射来的箭只密度。幸亏那个男子下达了覆盖攻击的命令。不然还真不好判断!不过牙雀也不想想,没有那个男子的覆盖攻击命令,她压根不需要去想这个问题。

“这么低的密度?”得到这个数据的瞬间,牙雀有些不敢相信。一平方的范围居然只有五箭?这就把自己逼得手忙脚乱了?牙雀有些被惊住了。她的身手在十二岁以后,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个强度的攻击?可是眼前的现实,又实实在在地告诉她,她就是被这种程度的攻击困住了。一定有猫腻!牙雀轻轻咬着牙,她现在非常想抓住安多那小子,让他说个清楚!

这种强度的攻击已经拌住了她的脚步。她心神的大部分都用在了躲避身边箭只之上。移动的速度一下低了好多。“速度?”想到速度这个词,牙雀立刻想起了安多特别嘱咐的一句话。在覆盖攻击下,一定不可以降低速度。那怕是拼着受点不要命的伤,速度也一定要快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要相信,那小子只是随口说的一句嘱咐。这可是牙雀还从没有演练过的战术方法。她甚至从没在别处看到过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