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梦幻心游》梦幻西游 同人女 梦幻心游H文

更新时间:2020-01-09 12:09:37

《梦幻心游》梦幻西游 同人女 梦幻心游H文 连载中

《梦幻心游》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五一六六分类:都市主角:乌里,塔拉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五一六六原创的都市小说《梦幻心游》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乌里,塔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不顾体面,四处喊着她的名字,心里暗暗祈祷她别做傻事,留不下又如何,她完全可以先随阿尔穆回家,我自会找机会回去和她团聚。 一直找...展开

《梦幻心游》免费试读

我不顾体面,四处喊着她的名字,心里暗暗祈祷她别做傻事,留不下又如何,她完全可以先随阿尔穆回家,我自会找机会回去和她团聚。

一直找到后半夜也没发现她,胯下战马早已疲惫不堪,一个劲儿打晃,我也困得睁不开眼睛,只好回到帐中和衣躺下了。天气很冷,炉中炭火早已熄灭,我蜷着身子不住打着哆嗦,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何时竟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已经清晨,乌里真奇迹般地站在床边,面如桃花,羞答答地看着我。

见她安然无恙,我一下从床上跃起,不管不顾地搂着她娇弱的身子:“你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我,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

我的主动让她颇感意外,不过却没挣脱,柔声道:“你还记得么,要同我一起放牧的。”

“是是,一起放牧,”我心想你没事比什么都好,别说放牧,就是放我也行。

“那什么时候去啊?”她笑着问。

“嗯?吃过饭去吧。”

“不要,现在就去好么?”

“好,什么都听你的。”这是心里话,我现在只想好好宠她,就是要喝我的血也依她。

她笑着把我拉到帐外,我忽然发现她苍白的脸上竟然带着一抹殷红,嘴唇也是红红的,比往日明媚娇艳许多。可她用什么东西化的呢?军中女人很少,有的营寨甚至一个女人都没有。而有“化妆品”的,也只限大汗,王子的女人们,连宝盖都是素面朝天,乌里真是从哪里弄来的?

见我上下打量她,乌里真有些不好意思,娇声道:“看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见。”我一下抓住她的手臂,夸赞道:“你今日真美。”她却一皱眉,显得很痛苦。我一把掀开她衣袖,瘦弱的胳膊上赫然有一道鲜红的伤痕。

“你,你干嘛用血化脸啊?”我一下明白化妆品的来历了,心痛地问。

她淡然回道:“为了给你看啊,我的勇士。”

我摸着她的小脸道:“你真傻,我若心里有你,怎样都是好的;如果不喜欢,便是一朵花也不动心。”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如诉如泣地说:“如果永远这样该多好。”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将她再次搂入怀中,狠命地嗅着她的发香,把周围几个出来散步的族人看得目瞪口呆。

我毕竟未经人事,又是千夫长,一下也害臊了,红着脸把她推开,她也满脸羞红,低头不语。

我带她来到一旁的羊圈,打开木门,把两只小小的羊羔放了出来。

放牧是蒙古人的根本,即便行军打仗时也会有专人赶着牛羊跟随队伍前进,每当补给不足时便会宰杀一些供战士们食用。我们在六盘山下驻扎已久,羊群已成规模,这两只小羊是蛮牛巴根前些日子孝敬的,才一个月大,甚是可爱。

我们二人上了马,赶着羊羔来到了一旁的草场上。此时已是严冬,大地盖着一层薄雪,小羊只能啃些草根。

我俩牵着马随两只小羊慢悠悠地走着,乌里真看着它们柔声说:“它们俩自由自在的多好,没有什么人能把它们分开。”我笑道:“未必,你看那只胖的,再过几个月就能吃了。”说完立刻后悔,改口道:“不过我是不会吃的,一直养到死如何?”这话带了死字,仍不好听。

她眼圈忽然红了,流下两行清泪,见她这个样子我心如刀绞,鼓起勇气再次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肩膀道:“一切都会好的,你我如此良善,天神是不会拆散我们的。”

她擦了擦眼睛,挤出一丝笑容道:“现在终于遂了你的心,能跟你的宝盖在一起了,你们才是天神祝福的一对儿。”

我急忙辩白:“不要提她,和你相比,她什么都不是。”

她不再说话,只默默地前行,不知在想些什么。我从腰间解下伊尔汗赐我的金刀说:“你还是带着这把刀同阿尔穆去我家,我父母和族人见到它就会知道你是我的,我的人了,我守在这里不会很久,只要一有机会就跑回去找你。”

我以为她会拒绝,谁知她莞尔一笑居然接了过去,拿在手中把玩着。我心下欢喜,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两只小羊又吃了一会便趴在草地上不动了,我俩相视一笑,也不顾寒冷并排躺在草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

“你说天外是什么样的?”她痴痴地问。

这个问题刺激到了我的平行记忆,想告诉她大气层外便是太空,可这个记忆却无法正确回答,只凭感觉说是天神的家乡,我们死后都会去那里。

她侧头望着我:“如果我先死了,就在天上望着你。”

“你累了我半夜,别再吓唬我了,我的宝贝。”我主动去拉她的小手,却被她脱开了。我想说点什么逗她开心,可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又躺了一会,凄厉的螺号声响了起来,一长接一短,这是召大家回营集合讯号。我不敢怠慢,起身上马,同乌里真赶着羊羔回到营地。

在我营前居然站立着十几名金刀护卫,难道拖雷王子竟亲自来了?我忙下马步入帐中,却见速不台坐在椅上喝茶,我哥哥和一名金刀护卫侍立一旁。

我给速不台请了安,他笑着将我扶起:“你是塔塔儿勇士塔拉,我记得你。匆匆一别已有年余,你还好?”

我忙道:“托将军的福,还好。”其实在阵前我经常看到他,只是官微职小,他没注意我罢了。

他捻着胡须沉吟道:“我们与金国决战在即,本是用人的时候。你勇猛无比屡立奇功,做个千夫长实是屈才了。我本想在四王面前抬举你,可四王的命令却先行一步,大汗地宫极为紧要,又不能派重兵把守,所以只能从各部族中选出最勇健者护灵,望你理解。”

这事我已知道,只点点头,等他下文。

他又吟了一口茶,“你们族人来的少,所以男人只留你一人,这是四王亲自定下的。”说完对一旁的护卫道:“把女人带过来。”

那护卫一拱手出去了,片刻功夫,艳若桃李的宝盖公主便被带入营中。我一见她不知为何竟眼前一黑,心砰砰地跳着。她面色如常,应是还不知此事,优雅地微一欠身道:“宝盖见过将军。”

速不台嗯了一声站起身来,清了下嗓子,用不可置疑的口气说:“塔拉宝盖二人听好,四王有话:你二人结为夫妻,在此守卫大汗陵宫,世世代代直至永远。”言罢笑呵呵地看着我们二人。

我刚要谢恩,宝盖却崩溃了,对速不台大声喊道:“我不要留在这里,我不想和这个人在一起!我要回到父亲身边,回到额吉身边!”说完捂着脸痛哭起来。

速不台万没想到她会如此放肆,刷一下拔刀在手怒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呵斥!四王还有话,有不遵此令,或半路逃跑者格杀勿论,夷其亲族!”宝盖被他吓坏了,不敢言语,只低声抽泣着。

速不台见宝盖不说话更加愤怒,用低沉的声音吼道:“你父亲伊尔汗本是大汗义弟,在大忽力革台上又将你配给塔拉,于情于理你都该陪伴塔拉守卫大汗陵寝,若再多言,刀剑无情!”说完举起钢刀,恶狠狠地盯着她。

我一直闷在心头的话居然被速不台讲了出来,真是造化弄人。

杀人无数的人自带一股煞气,让人不寒而栗。宝盖再怎么骄傲也只是一介女流,在刀下不得不微微点了下头。

速不台找回了面子,将钢刀放下,又瞪着我厉声道:“草原的男人应该知道如何驯服女人,她若再如此放肆,你该出手教训才是!”说完气冲冲地向外走,在门口又回头威胁道:“你们二人若走了一个,西南塔塔儿部定会寸草不生!”

按礼法我不得不出帐送他,速不台毕竟收过我东西,觉得刚才有点过分,拉着我的手道:“四王令出如山,我也没有办法,还望勿怪。”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他走到马前回头又问:“闻听你身边还有个金国女子,此事万万不可。汗王陵寝岂能容他族玷污?她已知地宫方位,本应立刻处死,念在她服侍你多日份上,我卖你个人情,允她回去替你孝敬父母。”说完翻身上马,同金刀护卫一同离去。

速不台刚走,便有几十个乞颜士兵跑来拆帐篷,我问是怎么回事,一个百夫长告诉我大军今日便走,我和宝盖的住处也已建好,现在就可以过去住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和朝思暮想的宝盖公主同处一室,我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局促不安地向帐门望着。

这时宝盖也被乞颜士兵从帐中带了出来,仍低着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正犹豫要不要上前安慰几句,忽觉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看什么呢?”我回头一看正是乌里真,手提金刀,笑意吟吟地看着我。身后是一匹乌黑油亮的战马,四蹄雪白极是雄健。

“这马可是乌格兄弟的追风?”我指着黑马问。

“对啊,就是你平日最喜欢的那匹马。”乌里真回答。

“可你怎么牵着它?这可是乌格的命根子。”乌格是汪古部百夫长,就驻扎在塔塔尔部旁边,我们几个军官闲时经常赛马,他靠这匹追风每次都是第一,赢了不少东西。

她捋着马鬃回道:“常听你说有了这匹马,十天就能回家,所以昨晚我把它牵了出来。”

《梦幻心游》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