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驾着大鱼撩至尊》梦见抱着大鱼 健全文 驾着大鱼撩至尊网盘

更新时间:2020-01-14 00:14:02

《驾着大鱼撩至尊》梦见抱着大鱼 健全文 驾着大鱼撩至尊网盘 连载中

《驾着大鱼撩至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宝络喂喂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金月宝,容迹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宝络喂喂原创小说《驾着大鱼撩至尊》,主角是金月宝,容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原来,金月宝女扮男装到本地负有盛名的酌羽楼胡吃海喝,结果没带银子,不幸被扣下了。 当着她的面,容迹颇为嫌弃地帮她把钱付了。 赎了...展开

《驾着大鱼撩至尊》免费试读

原来,金月宝女扮男装到本地负有盛名的酌羽楼胡吃海喝,结果没带银子,不幸被扣下了。

当着她的面,容迹颇为嫌弃地帮她把钱付了。

赎了金月宝,出得酒楼来,容迹冷冷地问她:“你怎么不派人回自已家里拿钱,偏偏来烦我?”

金月宝嗫嚅道:“我哪有想那么多。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吗。”

容迹没话了,转身便走。在他转过身来,脸上明显浮上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他那个样子,摆明了心里可欢喜了。

这日,本镇的一群膏粱子弟相约游湖泛舟、饮酒赋诗作乐。

容迹本不想与他们附庸风雅,听说金府隔壁家的王公子邀了金月宝同去,他当即握拳在唇口干咳了一声,就去了。

因是赴公子们的约,金月宝趋势,也扮作个小公子。然而,她往他们中间一站,便娇俏得有些过了头。

公子们初见了她,虽然认作男儿,却也都忍不住想摸她一把。有一、两个都止不住流了口水。

容迹把金月宝往自已身侧一拉,冷冷地说:“上船吧。”

于是,公子们便乘了一叶扁舟,摇向了湖心亭。

亭子里早就命人备下了丰盛可口的酒菜。

席间,大家都忘了作诗,光顾着喝酒。

金月宝真是不省心,哪一位公子来进酒,她都欣欣然举起杯盏来喝。

那个望着金月宝的小脸就口涎三尺的张家二公子,把着一盏酒,老远的绕了桌子向金月宝走过来。

容迹眼皮子抬都没抬,在张二公子即将趋到金月宝的脚下时,他把长臂一伸,从善如流地从张二公子的手中截下了那杯盏。

在张二公子和众公子都还未反应过来时,容迹手腕轻轻一绕,那杯盏便直直地飞回到了张二公子的桌位上。一滴酒水也没有洒出来呀。

众公子先是一愣,接着王公子拍手叫道:“好功夫!”

跟着,众公子都拍起了巴掌,啧啧称赞。

金月宝满脸崇拜地望着他,带着点微醉的迷离眼。

张二公子有些下不来台,掂量着自已的功夫,踌躇着是不是要与容迹打一架。

张二公子尚在三思中,容迹站起身来冷漠地说:“各位公子,在下不胜酒力,先告辞了。”

“诶,这就走了?”

容迹没有理会,居高临下地看向金月宝。

金月宝瞅着他,眨了一下眼睛:“我,我也要走?”

容迹没有给她话,只将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她。那种不可违拗的凌厉的眼神,盯得金月宝缓缓地站起了身。

“唉,别走呀……”

对于金月宝的中途离席,身后是一片的不舍,和失望。

“你真扫兴。”金月宝坐在舟上,抱怨道。

“金月宝,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娘子。”容迹冷着张脸说。

“还没有成亲呢。”金月宝更正道。

容迹撇头看着湖面。

湖水荡漾,棹桨声声,轻舟摇曳。

他转过脸来,说:“我不准你以后再和这些公子来往。”

“凭什么呀?”

“因为你是我容迹的女人。”

“谁是你的女人。”

“要我证明吗?”容迹的神色相当坚定。

金月宝嘴巴嚅动了动,别过脸去。她没有忍住,笑意爬上了脸。

“谁要做你的女人,不知羞耻。”金月宝低声骂道。

容迹见她脸上的红晕越染越欢脱,都一路晕渲到了耳后根。这形容,非常动人。

他轻轻笑了一下,明知故问:“你的脸怎么红了?”

“还不是……”金月宝及时咽住话,转而说:“天气热。”

“是吗?”

“哎呀,被你拉走,我酒都还没有喝好呢。”金月宝转移他的注意力,嚷道:“我不想回府,我不想被关在房间里做什么刺绣。我现在只想喝酒。”

容迹轻叹了一声。他只好把这个人领回家,置到自家的阁楼上,亲自陪她饮酒。

酒过三巡,金月宝忽然站起来,一手握着酒盏,一手提着小酒壶,踉踉跄跄地对着圆圆的大白月亮撒酒疯。

“来,明月,我敬你。干杯。”金月宝对月空饮了一盏。

“咦?怎么没有酒啊……”

金月宝把着空酒盏,将小酒壶翻了个个儿死劲地倒,终于把一壶酒全都倒在了地上。

“月宝,你喝醉了。”坐在桌旁的容迹向她招手,“过来,歇一会儿吧。”

金月宝踉跄着走过去,一个步伐不稳,身子栽了下去。

容迹伸手一拉,金月宝就软绵绵地躺在了他的怀中。

金月宝醉眼迷蒙地看着容迹,摸着他的脸,说:“容迹,你长得真好看。”

她说完,就把眼睛缓缓地合上了。

容迹心头柔柔地荡漾了一下又一下。

怀中的这个软软的美人,醉得太妩媚了。尤其是那两片朱唇,丰盈饱满,娇红欲滴……

她的嘴唇微末地动了动。

容迹的心头砰砰跳着。他没有忍住,缓缓地倾下身,朝她的朱唇上吻去。

……

容迹和金月宝都以为,他们会像这样在这里平安的幸幸福福地过完这一世。

谁料,就在他俩准备完婚的前一个月,出了岔子。

那天,金月宝没事情干,只携了一个小婢上街溜达。一个不小心她这个大小姐就被越国公的傻儿子给相中了,当场就要带回家去当他第十一房的小妾。得亏的金月宝跑得快,将小婢一丢,仓皇逃回了家。

那越国公溺爱他那个傻儿子,派人拘了那小婢到金府说亲。金老爷收下那小婢,战战兢兢地把小女现成的婚事给他们说了一说。

那越国公一家岂是那么好打发的,应着傻儿子满屋子混赖打滚,就以强权手段逼迫金老爷就范。

金老爷一个小商人,没有什么办法,就就范了。到容府说明情况,把婚给退了。

容家气不过,要上府衙打官司,甚至扬言要告御状。然,合家嚷嚷了小半日就又忽然都消停了。

他们容家是书香门第,虽也有几个考取了功名,做着官,却也都是地方的芝麻绿豆小官,哪能跟越国公抗衡。

那越国公府还勒令不让金月宝和容迹见面,还说两个月后的某天是大吉日,将接金月宝过国公府。

容迹和金月宝便遭到了各方势力的严密监视。他俩在刻苦相思了一个月之后,这天晚上,容迹翻进了金府。

他爬上了金月宝住处的院墙头。皓月当空的,只见他高高地骑坐在那儿,望着小院里石桌旁支着颐呆望着黑天的金月宝,说:

“月宝,咱俩私奔吧。”

他俩仅私奔了一天,就被金府、容府和国公府的人给找着了。

就在郊外山头上,金府的壮仆妇拉着金月宝,容府的家丁拉着容迹,恁是叫他俩伸长了手也彼此够不着。

“月宝!月宝……”

“容迹!容迹……”

两人凄声喊破了喉咙,也不见人理上一理。

该劝的依然劝,该拉的还是使劲拉。而他俩的距离就在这样一劝、一拉之中,变远了。

那越国公府的人,一见他俩这么情深意切,不由得就怒了。管家一声招呼,就一窝蜂拥上去一堆人,对着容迹拳打脚踢。

容迹现在虽然没有法力,但作为少商圣主,除了主修仙法,拳脚功夫还是有练过的,便使出大力来与他们搏斗起来。

他们这边打着,被拖着走的金月宝一看,也反抗起来。

她用力挣脱仆妇们的挟持,要跑过去帮容迹。她因心思都在容迹身上,就没注意她身后的那一个仆妇,咬着牙举了一个大棒子朝她的后背盖了下来。

金月宝一个趔趄,往前一趴。

“月宝!”

容迹喊着,目眦尽裂。

就在这时,一柄冷剑从他的背后刺了进去,剑尖穿过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身前滴着鲜血。

原来,国公府的管家瞅准时机,下狠手在背后捅了这致命的一剑。

那管家心狠手辣,一把把剑抽了出来。

容迹的身子抽搐了一下,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接着就往旁边一歪身,倒在了血泊之中。

还趴在地上的金月宝,抬头看见了,撕心裂肺地嚎了起来。

都没见过杀人的阵仗,大家一时都愣住了。只有金月宝哭喊着爬起身,扑到容迹身旁,将他从血泊中抱进自己的怀里。

容迹仅存一丝气息。他用最后这微弱的气力,睁开双目,看了金月宝最后一眼,就把头一歪,死去了。

“容迹!……”

在金月宝的眼泪被凉凉的山风吹冷了一次又一次时,家仆们便有些忍不住,要收拾收拾回家了。

金月宝见他们要动,心下怆然。

她抱着死去的容迹,带着眼泪半干的妆容,沉静地说:“就算在归墟滴中,我也不要妄度这一生。容迹,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她把容迹轻轻放下,站起身来。正当大家以为她想开了,要跟他们回府时,她却一个转身,朝山崖边跑了过去。

大家惊叫:“不好!”

话音还未落,金月宝纵身一跃,跳崖殉情了。

《驾着大鱼撩至尊》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