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在烽火进行时》爱在烽火进行时小说 kuso 爱在烽火进行时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01-14 20:05:33

《爱在烽火进行时》爱在烽火进行时小说 kuso 爱在烽火进行时忠犬攻 连载中

《爱在烽火进行时》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孤月残风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宋静,少祖

孤月残风新书《爱在烽火进行时》由孤月残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宋静,少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等了我很久吗?”宋静语虽然有些意外,可想到她大约是为上次的事而来,便脱下棉袄走过去问。 “也没有很久,林叶一直在这儿陪着我呢。...展开

《爱在烽火进行时》免费试读

“等了我很久吗?”宋静语虽然有些意外,可想到她大约是为上次的事而来,便脱下棉袄走过去问。

“也没有很久,林叶一直在这儿陪着我呢。”

宋静语便让林叶先回去,再将她面前的热茶加满才问,“你这么晚来可是有事找我?”

“静语,其实我……,”沈洁月犹豫半晌,终是开口,“那晚的事我对不起你,我明明知道杜康来那个混蛋对你下了药,却实在没有勇气上去救你,真的对不起。”

“傻瓜,你通知步帅已经是救了我,别这么傻,我从没怪你,真的。”

“你真的不怪我吗?”见她如此说,沈洁月激动不已。

宋静语含笑点头,一边拍拍她的手背问,“这些年,他便一直这样待你吗?”

闻言,沈洁月神色一黯,“当年,我顺着父亲的意思满心欢喜嫁来杜家,却不曾想不到半年,他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我又能如何,和离的话岂非让父亲伤透了心,唯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下去了。”

宋静语有些替她难过,可终究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她也不好干涉太多,只能说,“你若实在心里苦闷可以过来找我聊聊,毕竟我们是从小便认识的世交,再说没有沈伯父,我父亲也很难再重振家业,只要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开口。”

“好。”沈洁月的目光有些潮湿,反手握住她的手说。

“天色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打电话叫司机过来接就行,”沈洁月起身走到柜台前打了电话后,坐回来问她,“你和步帅,是不是真的?”

她的话令宋静语暗生警惕之心,她拿不准是不是杜康来让沈洁月来套自己的话,便笑道,“交往这种事,还能有假不成,子玉他对我,的确是好的。”

沈洁月点点头,“是啊,我也听说过很多传言,他们都说步帅从不沾女色,有个叫露丝的金发女郎一直追着他他也不为所动,唯有对你,他是用了真心的,还当着督军的面承诺此生非你不娶,杜家为此才不敢再打你的主意。”

“是吗?”宋静语有些诧异,这些步楚华从不曾对她说过,也唯有今晚,他含蓄对她表达了一丝心意,可目下,她实在没有心情考虑儿女私情,便也只能装傻充愣了。

“为这事城里闹得风风雨雨呢,大家都在议论步帅和你的事,可我听说他在老家是有一房妻室的,他有没有跟你提过?”

“他有妻室?”宋静语一怔,这事她到真没听说过。

“他没告诉你?”沈洁月微讶,“我以为你知道呢,大家都说他在山东是有妻室,还是他母亲亲自挑选的,这些年一直帮他照顾老人家,很是温柔贤惠。”

宋静语的心,无端有些不舒服,可她很快摒弃了这丝想法,步楚华有没有妻室于她似乎并无太大关系,于是笑道,“他母亲一个人在山东,身边没个贴心人照顾自然是不行的,这些他似乎跟我提过,只是我没在意罢了。”

“静语,我们一场姐妹才提醒你,若想真正抓住男人的心,尤其是步帅这样非凡的男人,可得看紧了才行,他们那种包办婚姻,多半是没有感情基础的,你若想登堂入室,还真得下下功夫才行,最起码让他定居常阳,这样便不用和那女人日日争宠斗艳了。”

“说到哪里去了,我可没想那么远,”宋静语只是笑笑,很不以为意。

沈洁月还想再劝她几句,门外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定是杜家的专车已经到了,只好又寒喧几句,才依依不舍的踏出了药行。

等她离开,宋静语在铺子里又收拾了一会儿,才进了内院的房间休息。

严冬终于踏进了常阳的天空,第一场大雪落下时,安心药行已收集到第一批慈善捐款,望着桌上的西方医疗器械说明画册,宋静语颇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自上次一别后,她再也没见过兰少祖,如果没有他相助,安心药行中西合璧的计划便得彻底宣告终结,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现象。

于是,她站起身,披上厚重的毛昵大衣踏出了药行。

凭着记忆中的位置,她终于找到了兰少祖的家,望着紧闭的木门,她犹豫半晌终是叩响。

半晌,门终被拉开,她看见兰少祖时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居然如此憔悴,那瘦得形如木偶的身形直在风中摇晃,似随时都会倒下来般。

“少祖,”宋静语微微蹙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兰少祖显然喝过酒,血红的眸子瞟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昏暗的屋内,宋静语只好跟在他身后,将风雪阻隔在门外。

屋内,少祖躺在角落处的平板床上继续喝酒,床角堆满了空空的酒瓶,想来他竟是一直这样颓废在醉生梦死的世界里,宋静语不由泪凝于睫。

慢慢走到床畔,她抄手抢过他的酒瓶问,“少祖,你真打算这样一直下去吗?”

“那你想我怎样下去?”他冷冷的瞟她一眼,不太客气的问。

宋静语一时语塞,却还是蹲下身子,看着他说,“你知道的,安心药行需要你,我也需要你,如果你选择了东亚医院,我不会阻拦你,毕竟那里可以让你海阔天空自由飞翔,可你这样泡在酒的世界里算什么?”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坐起来,粗鲁的去抢她手里的酒瓶,宋静语拼命护住酒瓶,却不防被他推倒在地,他压在她的身上,酒瓶虽被她高举在头顶,却终是被他强行夺去,他爬起来的时候似是一怔,回头看了一眼仍躺在地上一脸痛心疾首的宋静语,默默坐到床边。

“少祖,你如果真要放弃自己我无话可说,就当我没有来过!”宋静语慢慢起身,她整了整零乱的衣衫,转身欲走时,兰少祖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她,她再次被他圈得那般紧,却听见他嘶哑哽咽的声音传来,“静语,你知不知道,大姐死了,她从楼上跳下来摔死了!”

“什么?”宋静语吃了一惊,因是没想到他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她用力转过身子,扶住他摇晃的身躯问,“为什么会这样?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伯母知不知道?”

“那个臭男人,他拿走了大姐辛苦攒下的钱,还拼命的毒打她,大姐受不了虐打就逃到阳台上,他却还不肯放过她,大姐只好从阳台上跳了下去,那里可是三楼啊,我看见她的时候,她一个人静静躺在那里,地上全是血,腥红刺鼻,那个男人却逃之夭夭了,他怎么敢,怎么能这样对大姐?你说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为什么大姐吃了一辈子的苦还要爱到这样的惩罚,为什么?我学医又是为了什么,我连自己最亲的姐姐都保护不了,我为什么要去学九年的医?”

见他情绪激动,身子无法控制的剧烈颤抖,宋静语不得不将他拖到床边坐下,她轻轻握住他的手说,“少祖,你听我说,大姐的事不关你的事,这是她的命,那个男人叫什么,我们一起想办法找到他让他给大姐赎罪好不好?”

“没有用的,即使杀了他大姐也不会回来了,”兰少祖扑在她身上,似个孩子般哭泣起来,宋静语知道他心里难受,当年若非为了送他去国外学医,大姐根本就不会嫁给那样一个男人做妻子。

所以,她只是静静的任他抱着,任他发泄,也许哭出来他会心里舒服一些,早知道兰家发生这样的事,她应该早就过来看一看少祖,她有些后悔,有些自责,对身边的人她实在是关心的不够,她心想。

许久,少祖终于哭够了,哭累了才沉沉睡去,宋静语叹了一声,替他脱去鞋袜让他睡下后,又上街去买了些煲汤的材料回来,坐在灶火前炖汤时,她不由想起那次和步楚华逃亡的情景,仔细回想,这几个月来她和步楚华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致于她常常忽略了他的感受,难道真如沈洁月所说,他真的非自己不娶?

灶内的木柴发出噼啪啪的响声,惊醒了她的思绪,脸上不由一红,她究竟在想什么,不是决定暂时不考虑儿女私情吗?她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理了理思绪,她强迫自己不再想下去,可愈是强制那些记忆便越是潮水般涌来,她心烦气燥的丢开火钳站起身,却听见厨房外传来少祖的声音,“静语,你还在吗?”

她抹了把脸上的灰,走出去道,“我在。”

一见到她,睡意惺松的兰少祖居然开怀的笑了起来,宋静语正不明所以,他已走过来替她擦去脸上的黑渍说,“你在弄什么?怎么脸上全是黑灰?”

“是吗?”宋静语这才知道他在笑什么,想来自己方才不注意将手中的黑灰都擦到脸上了,急忙走到角落的脸盆架旁,借着清水照了一照,她的脸果然像只花猫,自己也忍俊不禁的笑了。

“静语,谢谢你。”少祖走到她身后,目光如灯闪着一抹光辉的说,“若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心痛到什么时候,你来看我,我很高兴。”

“只要你能振作起来,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宋静语见他恢复了生气很是欣慰的说。

他抿了抿唇,移开目光问,“那是在炖什么?”

“鸡汤,我只会煲这个汤,你尝尝看味道好不好,”闻言,宋静语急忙走到灶边替他盛上一碗,兰少祖捧着碗喝汤的时候,她眼前似乎出现步楚华在车上把鸡汤当酒灌下去的场景,她心里一跳,赶紧甩甩头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真好喝,你的手艺还不错。”将空碗放下,兰少祖伸了伸手臂道,“好了,那些恶梦已经远去,明天我就去药行上班,老板你不会扣我的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