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陛下今日不上朝》今日不上朝 网盘 陛下今日不上朝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1-23 08:04:40

《陛下今日不上朝》今日不上朝 网盘 陛下今日不上朝清水文 已完结

《陛下今日不上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七子晏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瑾瑜,晏君复

独家完整版小说《陛下今日不上朝》是七子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瑾瑜,晏君复,书中主要讲述了: 香竹雪海内,瑾瑜独自坐在秋千上,看着天空上的点点明星发呆。她看着夜空,便想到晏君复给自己放的烟火,她那时是多么的开心,现在的心里...展开

《陛下今日不上朝》免费试读

香竹雪海内,瑾瑜独自坐在秋千上,看着天空上的点点明星发呆。她看着夜空,便想到晏君复给自己放的烟火,她那时是多么的开心,现在的心里却多了一份沉重。自己真的注定要离开吗?

为什么每一世的生命都这么短暂?以前她不怕死,可是现在面对着珍惜之人,却无论如何都舍不得离开了。或许,真的应该下定决心和他保持距离了。趁这次机会让晏君复彻底恼了她也好,自己走的时候便不会瞻前顾后了。

可是虽说她下定决心了,但心里还是有一块地方,明明应当很坚定却摇摇欲坠,一直在舍不得,一直在不忍心。

她想着,想着,微风徐来,便感受到了丝丝的凉意。

虽是盛夏,但瑾瑜由于是早产的,身子比一般孩童体虚得多。是故即便盛夏,她对于穿衣也从不马虎。但之前又吐血了,外袍不小心沾到了血迹,玉蘅拿去烧还没有回来,新的外袍也还没有送来。

发愣之际,身后的一暖让她回过神来。

“日落都这样久了,怎的不加件衣服?跟朕置气,饿着自己就算了,也要冻着自己吗?”

一句简简单单关心的话,却如同一股热流浇进冰川,令瑾瑜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瞬间崩塌。她眼角的泪珠也不由自主地坠落了下来。

晏君复走到她面前,看到她滴落的泪珠,有些慌乱。他不明白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虽然在闹脾气,但瑾瑜一向性格果毅坚韧,很少有这样脆弱的时候。

他拿出锦帕,轻轻的拂去她眼角的泪水,而后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在瑾瑜身上。

“孙公公,将膳食摆到赏雪亭,再叫人去取件长公主的衣服来。”

说罢,晏君复长臂一捞,将瑾瑜稳稳地抱在怀里,朝碧湖走去。

这赏雪亭便是碧湖边的亭子。碧湖冬日时的雪景自不必说,夏日时,碧湖西侧的一片槐树林中,槐花盛开,犹如被大雪覆盖。这亭子无论冬夏,均可赏“雪”,故得此名。香竹雪海的“雪海”二字,指的就是这槐树林开花时的盛景。

行至碧湖边,瑾瑜示意让他放下自己。

碧湖边,一男一女,相互对望。男子卓然而立,女子只有男子及腰高,眼波却温柔似水。瑾瑜披着晏君复长长的黑色外衫,外衫下摆拖到了地上。

“瑜儿,朕已颁了圣旨,将未央宫赐予你独居,你便不要再生朕的气了,好吗?”

“未央宫?”

“嗯,甘泉宫正后方的凤栖宫,从此更名未央,等扩建好了,你就搬去,这样可好?”

瑾瑜听完便震惊了:“凤栖宫?那不是皇后住的吗?你改成未央宫了,以后皇后住哪?”瑾瑜说到皇后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酸味,声音越来越小。

晏君复笑着刮了一下瑾瑜的鼻子:“朕暂时还没有打算娶皇后,整日应付你就够麻烦了,再来个女人朕怕吃不消。”

瑾瑜听到晏君复将自己比作麻烦,小嘴一撅,撒娇道:“那皇兄你别应付了,回去吧。也不必麻烦改建什么宫殿了。我住竹海里就好。反正这里清净。”

晏君复听罢笑的更欢了:“住这里?那朕每日上朝岂不是要走上半个时辰。”

“我住这里和你上朝有什么关系?哼!”瑾瑜小脸一歪,不去看他。

“你住这里朕自然是要每日来这里的。”说着,晏君复大手抚上了瑾瑜的脖子,将她的头扭正,强迫她看着自己,认真的说:“天天闹别扭,你不累吗?朕竟不知你年纪越大脾气也越大了。朕今日说话是有些急了,可朕是皇帝,又在气头上,口不择言了,你也不能体谅吗?即使不体谅朕,你也不要惩罚自己,不吃东西,还自己在这里挨冻。你并非不知你体虚,如此很容易生病。以后不许这样了。吵了架,不要一走便不回来。等气消了给朕一个解释的机会,好吗?”

“哼,那你干嘛不拦着我不让走呢?”

“你在气头上,朕即便拦着,或者追过去你会给朕说话的机会吗?好啦,该用膳了。朕也一直没吃,陪着你,好吗?”他说着,便要拉着瑾瑜走入亭子。

瑾瑜不依,而是继续追问道:“君复哥哥,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难过吗?”

晏君复内心一动:“你最近是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没有什么心事,就是长大了,想的就多了。”

“你若无缘无故的离开,朕自然难过。但你若长大了要嫁人,朕祝福你。”晏君复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轻轻的,但又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他显然误会了,以为六岁的瑾瑜情窦初开,喜欢上了晏君清。最近晏君清时常入宫,陪伴瑾瑜。瑾瑜的转变也是几乎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瑾瑜摇摇头:“君复哥哥,瑜儿不会嫁人的,即使长大了,也不会。”

“现在你还小,不懂这些。等你长大后再说吧。”他随口敷衍,并没有仔细听瑾瑜这句话里的意思,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伤感里。

随后,他拉着瑾瑜的小手,走进了赏雪亭。亭内孙公公,已将膳食布好,立在矮桌旁等候。玉蘅手捧着披风,也立在一旁。她低着头,并没有看走入亭中的瑾瑜。

瑾瑜将身上披着的晏君复的衣服还给他,走到玉蘅面前,从她手里拿着自己的披风。往常玉蘅都会帮瑾瑜穿衣,今日不知怎的了,瑾瑜都将衣服接手了,玉蘅还是没有反应。所幸瑾瑜没有想多,拿了衣服便自顾自地穿上了。

然后和晏君复两人双双入了座,孙公公和玉蘅也行礼退下了。

晚膳过后,晏君复提议教瑾瑜弹琴。瑾瑜讨价还价了良久,还是被迫学习了。

“陛下哥哥,”瑾瑜跪坐在他身旁,两只小手拉着他的袖子,不停地晃。“我不喜欢这些文邹邹的东西,你教我武功好不好?”

晏君复将她的小手指一根根的掰开,扯回自己的衣角:“学武很苦的。而且朕会将你保护的滴水不漏,你不会有需要用武的时候。”

“万一呢?”

“哪有万一,宫内宫外,朕都不会让你身处险境,即便有万一的情况,朕一定先将你送走,安顿好。”

瑾瑜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扶着晏君复的肩膀,稍稍俯视着他的眼睛,坚定的说道:“君复哥哥,我不想做你羽翼下的人,我想立在你身侧。”

晏君复摇了摇头,叹息道:“不是朕不想教,而是教不了。学武要吃苦的,朕狠不下心。你若今晚跟朕学习弹琴,从明日开始,朕让玉蘅教你一些自保的招式。”

“玉蘅竟是会武的?”瑾瑜诧异到。

“嗯,苟婆婆也是会武的。她自小跟随苟婆婆学习医理和武功。”

瑾瑜拍着小手:“哇!她们这么厉害啊,我都不知道的。”

晏君复摇了摇头,宠溺的看着她小小软软的身躯又坐回自己的身边,许久,一个音符才从手下缓缓流出。

一夜无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