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桃夭一相顾》桃夭画一副画 男妃文 桃夭一相顾GAY吧

更新时间:2020-04-04 04:05:33

《桃夭一相顾》桃夭画一副画 男妃文 桃夭一相顾GAY吧 连载中

《桃夭一相顾》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挽川涉荼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桃灼,顾怀

完结小说《桃夭一相顾》是挽川涉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桃灼,顾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孙萧悦一直都钻心于吏部的事宜,他一直在吏部担任员外郎,在沈佑钦下面做事。以前他过得闲散,沈佑钦和他在某些方面也...展开

《桃夭一相顾》免费试读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孙萧悦一直都钻心于吏部的事宜,他一直在吏部担任员外郎,在沈佑钦下面做事。以前他过得闲散,沈佑钦和他在某些方面也算是志同道合,便也没有多说他什么,只让他好好处理完自己分内的事便可。如今他抢着活儿干,倒是让沈佑钦很是意外,总想着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或是哪根线搭错了。问他是怎么了,他也只笑嘻嘻说自己就是突然顿悟了,想好好为自己的前程打算。

什么前不前程的呢?不过是想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挣得自己的一世清白,还有她的无后顾之忧。他从不是看重相貌之人,那日他并没见到唐蕖的面容,可只凭着一幅画,孙萧悦便知道那就是他想要找的人。

不过,自己声名狼藉在外,他不管不顾这些已经多年,突然想要转变也非一朝一夕之事,自己在下功夫的同时,还得让母亲多多帮衬自己一番,与唐府夫人多多熟络才好。而且如今唐蕖正是议亲的年纪,她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自己心里更是焦灼,生怕一不留神便被别人抢了先,那自己这一辈子怕是留下不小的遗憾。

孙萧悦想让钱氏借着探访的由头去拜访唐府,便想着让挽月阁制一套衣衫,可如今却落了空。不过,细想一番,自己就这样贸然让钱氏送衣裳给唐蕖,这意思也太过明显,自己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唐家的人又不是傻子,自然会明白自己想干什么,肯定不会再想与他们来往,这样往后便更是难上加难了。

“不能做了也好。”孙萧悦收起了方才愠怒的表情,一时间竟沉着稳重起来,钱氏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儿子这样的表情,虽少见但看着倒颇有几分韵味,挺像那么回事的。这些日子他确实是下了不少功夫。

“你有别的打算?”

“我会另想办法,到时候还是麻烦母亲多操心了。”看他心中有数,钱氏也稍稍安心了,孙萧悦以前虽没什么作为,但对自己家中父母妹妹都很是上心,自己对这点也很欣慰,如今他愈发成熟稳重,自己也为他高兴,这还真是多亏了那位唐家小姐,竟让自己的儿子突然脱胎换骨了。

这次挽月阁的事情,江萦承认自己还是意气用事了,还把桃灼也卷了进去,本来自己就想着要气一气那孙菱悦,杀杀她的威风,可却一时得意忘形,忘记了孙菱悦会因此记恨上桃灼这一点。自己看得出来顾怀对自己做的这事有些生气,再三保证今后她一定罩着桃灼,看见孙菱悦一定为她挡刀,顾怀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但还是没有松口说此事就作罢。

看着江萦拉着自己的手满脸都是愧疚,一口一个对不起,都恨不得给自己跪下了,桃灼无奈只好厚着脸皮帮他在顾怀面前说情:“长淮,算了吧。这事也不全怪阿萦,确实孙小姐当时有意要与阿萦抢单,阿萦才生气顶撞惹怒她的。再说,如今也没事了。”

“你总帮着她说话,她这丫头古灵精怪不知道以后还会闯下多少祸事。”面对桃灼拉下脸面求自己的时候,顾怀总是很难再摆着脸色,如今江萦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好靠山。

“她再三保证过了,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会看着她不让她闯祸的。”

天色渐晚,顾怀和桃灼先送了江萦回英国公府,江萦临走进门时说:“过几日我让人送帖子去顾府邀你过府来玩儿,我娘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英国公夫人见到自己为什么要高兴?

“这件事等过段日子再说。你还是先回去好好思过些时日再出来溜达吧。”顾怀就知道这丫头回去之后一定会在姨母面前说些什么,到时候姨母肯定急着要见桃灼。如今不仅桃灼为自己的事情烦恼不已,就连自己也是诸事缠身。先让桃灼安心在挽月阁过完这段日子,等再久一点,或许......两人都有时间精力好好思虑一下这些事情。在此之前,还是不要让别人打扰她的生活比较好,如今她这样的状态很舒心,自己看着也放心。

夜色已经落了下来,两个人走在街道上,白日里的喧嚣繁华今日已经落幕,只剩下两边的客栈还点着灯笼等待路过要住宿的行路人。

一时间缄默非常,顾怀似乎有心事,桃灼也不好开口过问,她知道他如今深陷其中很是艰难,自己在这方面也帮不上他什么,只不给他添麻烦就好了。

“阿灼。”顾怀终是先开了口。桃灼闻声侧头看向他,撞上他深意的眼眸,他眼中有什么情绪在逐层泛起。

“阿萦她跟你说了什么吗?”

桃灼被这突然的一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江萦说了什么?她今天说的话挺多的,顾怀问的是什么?桃灼想了想,啊?他指的会不会是说孙菱悦的事?

“你指什么?孙菱悦吗?”桃灼心里不确定,只能试探性询问。

顾怀也不回答,只是兀自说:“孙菱悦做了些什么你都不要在意。”

自己没有在意啊......江萦不也说了他根本不爱搭理孙菱悦吗?他特意再三跟自己强调这些,莫不是怕自己想歪了?

桃灼面上讪讪的,她明白他的意思,可只能说:“嗯......我知道你的品位一定没有这么差。”

顾怀觉得自己面部表情此刻肯定有些抽搐,桃灼有时候说的一些话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懂了自己的话没有。不过......算了,日子还长以后再说也不迟。

其实,江萦白天里对自己说的关于孙菱悦的事情,她还是记在了心里,照江萦所说,顾怀对孙菱悦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可因着孙启的缘由,他也没有太明确表过自己的态度,怕太挫孙菱悦的面子。可正是因为这样,孙菱悦才会肆无忌惮,女孩子家就是这样,你不给她明确的拒绝她就总是心怀希望,觉着你既然没有拒绝我那我便还有机会。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由我来说,可我既知道了有这件事觉得还是告诉你我的想法比较好,这样也才算坦诚相待。”桃灼左思右想还是想把话说明白。

“你说。”顾怀见她认真,便也愿意洗耳恭听。

“孙小姐对你有意,其实这本是你和她之间的事,我一个外人也不该插话。可是想想来今日的事会弄成这个样子。她对我会这般介怀也是因着你从未和她明说过自己的意思吧?”桃灼用眼神询问着他,顾怀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桃灼想了想,继续道:“我也是女儿家,将心比心自然最懂女孩子的心思。其实按照你们男子的想法,觉得我们应该会明白,如果你们没有接受那便是拒绝了,可我们不这样想。女孩子总是容易给自己希望,若是没有得到明确的拒绝,她总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尽力一试。可能你们会觉得直接拒绝会不会太残忍太让人伤心了,可毕竟快刀斩乱麻,也是为了绝后患嘛。”

“既然没有要继续下去的意思,那便把最后的希望掐灭才算干净。”桃灼仰起头正视顾怀,绽出笑容。

她今日说了很多,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桃灼总想着自己是为了顾怀好,不想让他因为一时的忍让而有后患。可最后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桃灼觉得自己是有私心的......这样口是心非的自己让她觉得烦闷。

顾怀眼瞳深邃难测,桃灼说出这些话之后心里还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多管闲事了,万一他嫌弃自己啰嗦麻烦那可怎么办?

不料,他竟说道:“你说得有道理,倒是我疏忽了。今日你遭此番麻烦我确实有很大的责任。”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神态很是诚恳。桃灼被他这样的一番话弄得找不着北,这......这不是她想的方向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说这些不是要追究你的责任。我只是......”桃灼急忙辩解。

“你可是又较真了?”顾怀实在憋不住笑了,温言说着:“我说着玩儿的,可别又当真了。”又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你担心我的心意我都记着,不会忘记。你说得有理,我会解决好这件事。”

他可以理解成她是很在意孙菱悦喜欢自己这件事吗?

桃灼觉得自己还真是挺心机的,这样做说来确实对顾怀而言是最好的办法,可自己存了心思却又觉得自己不地道了。不过,这孙菱悦言语确实忒狠了些,江萦怎么说也是郡主,她却总是口不择言,可她总是偷偷摸摸地做着这种事情,偏偏让人逮不到她羞辱人的证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