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舞娘将军》舞娘歌词 BI 舞娘将军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6 16:04:21

《舞娘将军》舞娘歌词 BI 舞娘将军在线阅读 连载中

《舞娘将军》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赵童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昀汐,杨一钊

经典小说《舞娘将军》由赵童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昀汐,杨一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记得当年乐师说,如果想在音乐上有所成就,最快捷也是最持久的秘籍,便是两心相悦,真挚专一。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便想靠真心...展开

《舞娘将军》免费试读

记得当年乐师说,如果想在音乐上有所成就,最快捷也是最持久的秘籍,便是两心相悦,真挚专一。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便想靠真心来作演绎,却在中途又被情感所反噬,终于功亏一篑。也许,爱情不是她的唯一。更也许,她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无论是哪一种原因,这次才艺表演,她都已经失败了。

杨一钊看了她一眼,眼神颇为复杂,但更多流露的依然是关切。小叶子垂下双手,歉意汹涌涌上心头,说不出是为了谁而内疚,也许是杨一钊,也许是李厘,也许是昀汐,也许是自己。杨一钊心中思绪冲撞,自己也不知该喜该悲,忍不住站起身来,上前一步,就想要把小叶子拉到身边。

就在此时,殿外忽然传来掌声。杨一钊身形一顿,立刻收住脚步,只见其他人俱豁然起身,齐声恭迎:“参见帮主!”

帮主?杨一钊只觉得心脏被狠狠揉了一把,咬住下唇迟疑了一下,便也跟着俯身行礼,迎接帮主。

小叶子不知何人来,只听得众人皆呼帮主,她也忙回头欲行大礼。甫一转身,她已看清来人。刹那间,一颗心像是被猛抽了一鞭子,她呆在原地,不知该作何表情。

昀汐!怎么会是昀汐!昀汐他是帮主?

只见昀汐身穿一身简朴的紫色长袍,缓缓步入大厅,身后跟着一队桀骜的黑衣持剑少年。刚才的掌声便是昀汐发出。昀汐走向台子中央,早有近侍上前为他撩起帘子,奉上清茶。昀汐走向紫色宝座,转身甩袍坐下,这才环视四周,一抬手,笑道:“各位辛苦了。”

众人齐声道:“为帮尽忠尽力,是属下的本份。”

小叶子机械的跟着欠身行礼,心中却是七上八下,脸色也不好看。薛悦看到她如此,有些不解,却没说话。

昀汐示意赐座,众人这才坐下。任青眉笑道:“帮主今日似乎心情不错。”

昀汐一笑:“处理完事情,就过来看看选的如何。”他眼皮轻抬,扫了一眼,“四个分舵选送的近侍,为何只有两人?”

高岚嘴唇微动,似乎有话要说。薛炀眼光蓦地一闪,冷电般在高岚脸上一扫。高岚见状,默默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高蕴蓉忙迎上前:“回禀帮主,此次入选者系薛天王之女薛悦,及离人阁弟子常宝叶。但选送名额仅有一位。四位天王刚刚监考了才艺一关。但既然帮主亲自来了,这去谁留谁,还需帮主定夺才好。”

高岚闻言,脸上微微一笑。薛炀面色凝重不语。

昀汐一笑:“既然四位天王刚刚监考结束,我自然要听听你们的建议。”

薛炀起身行了一礼,恳切进言道:“帮主容禀。小女不过区区蒲柳之质,本不堪大用。幸而与老夫在前线锤炼了一年,也算涨了点资历经验。且她从小仰慕帮主,又一心想为帮中效力,赤诚之心,天日可表。还请帮主考虑,留她在侧,除了为帮主分忧,也好让她见见世面,多学点东西。”

昀汐笑了:“薛天王谦虚了。适才我来得巧,正好远远见到薛姑娘露了一手。这份才艺能力,只怕未必在我之下。”他看向杨一钊,“说到才艺,杨天王是咱们帮里拔尖的人才。你可有什么独见,不妨说出来,让大家也涨涨知识。”

杨一钊正心里为难,不舒服的紧,偏又遭此一问,心里更不是滋味,只得苦笑一下:“帮主这可为难我了。我——我没什么可说,全凭帮主定夺吧。”

昀汐又一笑:“真的没什么想说吗?”

杨一钊看了看薛悦,又看了看小叶子,苦笑一声:“我——我——”

其实这两个人,杨一钊都不想放手。一方曾和自己有过婚姻之盟,一方算是自己结交的小朋友。薛悦已经铁了心要前途,他只得放手。他有心想要留下小叶子在身边,但眼见得小叶子此刻神情,那分明是显而易见的倾慕,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不明白小叶子的心意。但他如推举小叶子,又碍着薛悦,这如何教他不为难,如何得取舍。

任青眉忽然起身,走到杨一钊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一笑:“小杨,无论谁被选上,你都要沾光的,又何须这么迟疑。”

高岚也跟着笑道:“不错。选谁都是好的。”

昀汐也不再追问,笑道:“除了薛天王,其余都觉得两个姑娘不分轩轾,是吗?”

除了薛炀外,其余三个均齐声道:“是。”

昀汐走下台来,经过薛悦,径直走到小叶子面前,看她片刻,忽然一笑,落锤定音道:“那就两个都留下吧。”

这一句话一出,除了任青眉不动声色,其余都有些意外。

高蕴蓉脸色又是惊惶,又是不服,强自镇定,低声提醒道:“帮主,这近侍空缺只有一…”

没有听完,昀汐就轻轻摆手,并不在乎高蕴蓉的意见,道:“这容易。既然都来自离人阁,让小叶子顶替杜鹃儿不就行了。”

小叶子?小叶子?帮主怎么会这样称呼她?杜鹃儿咋听到昀汐的话,看了小叶子一眼,不由得心头酸楚。原以为小叶子是难得的朋友,哪知道也是口是心非的路人。

杨一钊左右打量周围,将小叶子、昀汐、杜鹃儿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他深吸了一口长气,眼神微微闪烁,却最终攥了攥拳,垂下眼去。高岚与高蕴蓉对视一眼,面无表情。倒是薛炀一笑,仿佛心知肚明的样子。

小叶子抬头望向杜鹃儿,杜鹃儿转开了头没有再看她。可是杜鹃儿伤心欲绝的表情,却像是一把利刃,深深地扎在小叶子的心里。她知道杜鹃儿一定误会了什么,可是杜鹃儿所误会的事情,又确确实实有她的参与,她也洗不干净自己,很想要解释,却又觉得无从下口,且解释也没有用,除了会让对方更加难受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进退两难,她以前不懂,现在终于深陷其中,原来是这般难熬,仿佛心被用力撕扯,有口难言,欲哭无泪。

可其他人却如常一般,继续交谈,根本不在乎这两个少女的心情。只听任青眉笑道:“今日帮主心情好,一下抬举了两个人,这是她们的福气。不过常宝叶刚入本帮,人事方面未经雕琢。不如让她接手理财,先理顺各项收支,也好协助帮主处理要务。”

此言一出,高岚、薛炀、杨一钊三人脸色均是一动。杨一钊脸上尤其难看。

倒是昀汐一笑:“适才我听常姑娘吹笛,听得出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理财过于繁琐,不见得合适。还是先让她在我身边日常伺候,磨一磨心性,再安排别的事务方才妥帖。薛悦人脉熟络,思维新巧,成熟稳重,不妨与高蕴蓉一起负责总理帮中杂务,也可以稍微减轻蕴蓉的负担。”

任青眉被拒,眼中光芒微微凝滞,转瞬又笑道:“帮主想得周全,那便遵帮主意旨办吧。”

昀汐颔首,道:“这近侍选拔就到这吧。大家也回去休息,明日还有其他要事需要商议。”杜鹃儿追了几步:“帮主……”昀汐却仿佛没有听见杜鹃儿的声音,只是看了小叶子一眼,转身走进内室。

小叶子看到杜鹃儿追上去,却没有得到回应,心中更是难受。她向杜鹃儿走过去,才走了两步,手臂就被任青眉拽住。她回头,看到任青眉的微笑。

“小叶子,还不跟着帮主去?”任青眉笑道,“你已是近侍了,做事要有分寸。若因小失大,顾此失彼,只会得不偿失。”她手臂一带,就将小叶子推进了后堂,之后向周边人闲话了几句,就叫着杨一钊离开了。临走前,杨一钊走向杜鹃儿,低声道:“你先回离人阁,咱们商量商量,再作论处。”杜鹃儿却怔怔的望向高岚,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杨一钊说的话。杨一钊还欲再说,无奈任青眉唤得急,只好先行离去。薛炀叮嘱薛悦几句,也自离去。

高蕴蓉和高岚密谈几句,随即引着薛悦,到上凌烟书房去了。偌大的大堂,适才还热闹的紧,不想顷刻间人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高岚和呆若木鸡的杜鹃儿。这时,高岚吹了一声口哨,悠闲的起身,从杜鹃儿擦身而过,嘲讽之情溢于言表。高岚走过的时候,说了几句话,他的话音很低,杜鹃儿却听得清清楚楚:“被身边人撬墙角,滋味儿怎么样?当年机关算尽背叛咱们,如今就别怪咱们有仇报仇。咱们的缘分,还没断干净呢。”他扔下一脸恐惧的杜鹃儿,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杜鹃儿猛的抽噎一声,双手捂住脸,转身跑出了上凌烟。

昀汐走了许久,小叶子一直跟在昀汐身后,不知该说什么,也什么都不想说。一路上昀汐也并未说话。直到进了昀汐房间,昀汐屏退各类仆婢,才坐下,望着她笑道:“被遗弃的小猫。”

小叶子没反应过来,一愣:“什么?”

昀汐却不以为意,只是温柔微笑:“说你,怎么像被遗弃的小猫一样,一脸委屈。”

小叶子垂下眼帘,低声道:“怪不得你那天丝毫不介意自己犯了帮主忌讳,原来你就是帮主。”

昀汐走到她身前,低下身去从侧面凝视她的脸:“生气了?”

忘不了杜鹃儿的神情,忘不了他是眉姐的丈夫,昀汐的这番互动对于小叶子来说,实在太亲昵,太僭越,太违背她的原则。小叶子迅速后退一步,红着脸道:“不敢。你是帮主,我是你的近侍,怎么敢生气。”

昀汐一笑,直起身来:“刚才你吹笛子,开头我很喜欢,不过,后面就有点变味了。”

小叶子心中一跳,他怎么什么都能听出来,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