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权相红妆》权相红妆五年前发生了啥 罗御 权相红妆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0-06-27 08:02:53

《权相红妆》权相红妆五年前发生了啥 罗御 权相红妆穿越文 连载中

《权相红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时九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连枢,南宫振

《权相红妆》是时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权相红妆》精彩章节节选: 连枢的话语一出,南宫振天的脸色瞬间一变,半眯起眼睛看着连枢,辨不出喜怒地开口,“朕竟不知你与他也是好友?!” “初到天穹,曾蒙相...展开

《权相红妆》免费试读

连枢的话语一出,南宫振天的脸色瞬间一变,半眯起眼睛看着连枢,辨不出喜怒地开口,“朕竟不知你与他也是好友?!”

“初到天穹,曾蒙相助!”连枢淡淡地开口,话语里面,依旧带着从未化去的凉薄妖魅。

“连枢,你可是云夙止的身份?”定定地望着站在大殿之中的红衣少年,南宫振天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只是空中的气氛沉闷了不少。

“知。”连枢的声音,清魅间带着不经意的妖娆。

“那你还要保他离开天穹?”南宫振天的脸色又是一沉,声音已经冷了几分,还有帝王威严与气势。夙止是他当年亲自派人送进天穹的,这辈子,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让他出来。

“是。”

“云家当年参与谋反,是为九族诛灭之罪,若不是你父王和月拂之父亲自求情,当年便是云夙止朕都不会留着他。”南宫振天神情严肃冷漠,厉声道。

“夙止不会以云家后人的身份出现在上京。”连枢抬头看着南宫振天,与他对视,目光和语气都没有丝毫退让。

南宫振天的眸子又沉了一下,眯起眼睛威仪而又危险地看着连枢,沉声问,“你当真执意如此!?”

“是。”连枢毫不犹豫地回答。

一直盯着连枢,南宫振天的眼眸越来越深,也越来越沉。

最后,南宫振天大概是对将连枢流放到天穹五年感到些许愧疚,看着站在殿中红衣少年的身影许久,终于轻叹了一口气,面上却还是故作严厉地开口,“能在天穹平安长大,那个云夙止的心思肯定不少,朕不限制你与他来往,但是,还是希望你多留一个心眼,毕竟,这上京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连王府!”

“是。”连枢应道。

南宫振天摆了摆手,“那你先下去吧!”在连枢尚未转身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又补充了一句,“连枢,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任性了,连王府还得靠你撑起来!”

“连枢知道。”说完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妖红色的衣袂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极为惊艳的弧度,凛冽异常。

看着那道魅红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大殿中,南宫振天的目光稍微深沉了几分,也带了几许无奈之色。

连枢离开清心殿不久,刚走到御花园的时候,就有一位颇为秀丽的小宫女走上前来。

“参见连世子。”那位宫女俯身行礼。

“何事?”连枢妖魅的眼眸一抬,漠不关心地瞧了对方一眼,声音亦是淡淡的。

“连世子,您多年未曾归京,太后一直记挂着,今日知晓世子进了宫,特意让奴婢来请世子去一趟慈宁宫。”这位宫女的声音恭敬有礼,表意清晰。

“走吧!”说完,艳治的红衣拂过一旁雍容富丽的牡丹花,再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而那丛牡丹花,花瓣纷飞之际,也在稍稍摇曳,掀起一地落白。

约莫一刻钟之后,连枢便到了慈宁宫。

随着一道尖细的“连世子到”,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传来了慈祥而又感慨的声音,“这么多年,终于回来了!”

太后穿着一身灰墨色镶金边的太后宫装,年逾六十却因为保养地极好脸上连皱纹褶子都没有分毫,甚至还可以隐约窥见当年的风华,手中握着一串佛珠,沧桑而又慈祥的目光一直落在宫殿门口,似乎是在期待什么,看上去,便给人一种祥和易亲近的感觉,慈眉善目。

太后身边侍候了多年的钱嬷嬷见状,笑了笑,附和道:“是啊,终于回来了,这上京没了连世子,可不冷清许多!”

在这些说话声中,连枢缓步走了进来。

一袭红衣,妖红如血,面容精致,白皙无暇,眉梢眼角自带着一股魅然之意,似魅惑世间的妖,似初临人世的魅,却偏生在魅惑到极致之间还有着一分清冷薄凉,妖魅与凉薄两种气息杂糅在一起,妖异孤绝,於我沉沦。

“参见太后!”连枢并未行跪拜礼,只是微微俯身算是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太后愣了半晌,含笑地点头,“好好好,我们连枢终于长大了!”

“快上前让哀家看看!”太后对着连枢招手。

连枢依言上前,在距离太后七步距离的时候站定。

太后将连枢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声音有些低沉哽咽地开口,“你瘦了!这五年,你是不是过得不好?”随即喃喃地道:“都怨哀家,若不是陛下为了讨哀家欢心就不会有那场宴会,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当年事情是连枢一时冲动,怎能牵扯到太后身上。”连枢的声音,自带妖娆妖魅。

钱嬷嬷看了一眼连枢,缓缓开口,“连世子,这五年,太后一直觉得对你有愧,又担心你在天穹过得不好,连睡觉休息都不曾安宁。”

闻言,那张魅惑众生的容颜浮现了一抹笑意,“这些年我在天穹很好,太后无需记挂此事。”

话音初落,便从衣袖中取出了一个红木盒子,“这是连枢不久前所得的东海鲛珠,不仅可以驻颜留芳,还有安神宁心的作用。”

太后嗔怪地看了连枢一眼,神色却依旧慈祥,“都已经是一只脚迈进了棺材的人了,还讲究什么的驻颜留芳!”

“在连枢心中,太后可不老。”连枢笑着打趣,魅然的声音增添了一抹妖娆之意。

“就你嘴甜会哄人,哪像月拂那个小子,哀家早晚有一天要被他气死!”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太后的眼中却没有半分责怪之意,反而从眉梢至眼角都盈满了笑意。

连枢淡笑没有说话,只是眉梢微不可见地上挑了一分。月拂,月王爷,上京霸王,月王府小祖宗!

“对了,你母妃现在可还好?”太后问。

连枢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尚可。”

“哀家上次听陛下说,已经寻到了落迦的徒弟,相信很快就会有神医落迦的下落,让你的母妃别太忧心,顾念身体,再说了,连兮这孩子,是个聪慧的,上天定然不会薄待她的!”太后安慰地开口。

“但愿吧!”连枢亦是有些感慨,一身妖红色锦衣之上的妖魅,都散去了那么一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