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毒医狂妃鬼王快来睡 娘受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激H

更新时间:2020-07-13 12:11:13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毒医狂妃鬼王快来睡 娘受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激H 已完结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寒子夜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曲千蝶,虞英杰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为寒子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翌日一早,曲千蝶毫无疑问又被熊孩子从床上挖了起来。 “蛐蛐儿你也太能睡了。”熊孩子还抱怨。 曲千蝶当没听见,她昨夜回房间后基本没...展开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免费试读

翌日一早,曲千蝶毫无疑问又被熊孩子从床上挖了起来。

“蛐蛐儿你也太能睡了。”熊孩子还抱怨。

曲千蝶当没听见,她昨夜回房间后基本没睡着,虞家主屋那边折腾了大半夜,隔老远她都能听见祁灵秀歇斯底里的咆哮,还叫嚣着要找出凶手,将其扒皮抽筋。

如果祁灵秀知道真凶是她宝贝女儿,不知会是何种表情呢?

“蛐蛐儿你别发呆,快点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回家!”唐小少爷催促。

曲千蝶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插了两块鸡肉吃,她对唐小少爷眉心三个小金点有些好奇,说那是痣吧,她以前从没见过金色的痣。胎记?同样没见过金色。可又不像是颜料画上去的,若非两人目前还不算太熟,他又有四个侍卫在侧,她都想上手去擦擦看。

解决早饭,唐小少爷拉着曲千蝶就往外奔,一副归心似箭的架势。

曲千蝶可不能就这么跟他走,把他拉住解释道:“不行,我的身份牌还在姨母那里。”身份牌,这个国家的通行证,除非是有名望高位者,不然出入个什么地方都少不了。

唐小少爷不耐烦,转头吩咐:“唐三,你去蛐蛐儿姨母那里,把蛐蛐儿的身份牌拿来。”

名唤唐三的侍卫也不迟疑,应下后就往主屋方向去。

曲千蝶又去收拾自己的包裹,然而她的衣柜里只有两套虞家侍女服,祁灵秀说给她做的衣服还没来,她一点也不想穿着侍女服去唐家,换个地方做伺候人的活!

先前祁灵秀喊她过去时给了她一个盒子,盒子看着还挺大,但打开来看,里面只有四样东西:一只式样简单只在内壁刻了“慧”字的黑色金属戒指;一对银质耳环,其中一只下面缀着的紫色米粒大小的水晶已经不见踪影;还有一只毛笔,毛几乎已秃,笔杆上方刻有一个“旋”子,材质很沉,整体灰色,仿佛是某种石头。这三样东西都很破旧,看起来有些年代感。

至于第四样,一袋装有二十个银币的钱袋,如果曲千蝶猜得不错,戒指、耳环和笔应该是她父母的遗物,只有二十枚银币才是“姨母给你准备的”。

呵呵,可真是大方的姨母。

侍女服不要,二十个银币也够她买几套衣服。

于是唐小少爷等了小半天,无聊蹲在地上数蚂蚁时等来的只有两手空空的曲千蝶,他疑惑的问:“蛐蛐儿,你收拾好了?”

曲千蝶淡定的拍拍她肩膀,肩上背着一个小布包,如果不是担心到时候拿出戒指耳环时太惹人注意,她早将小布包系统背包里去了。

系统背包成就已Get√

昨天两个任务完成,背包里面已经有[低级回源药剂]两瓶,新手任务(三)目前还未发布。

虞家门口,唐小少爷的侍卫已将车准备妥当,拉车的是两匹马,但与曲千蝶曾经见过的马并不一样,这两匹马差不多有近三米高,头上有一排形似王冠的尖刺,唐小少爷介绍说那是刺角马最具标志性的角,带毒。

拉车的刺角马高,马车自然也不矮,上马车时还有梯子。

“曲千蝶!”曲千蝶跟在唐小少爷后头准备上去,刚踏上一阶,她就听到后方一个气急败坏的男音传来。

转头看去,来人可不就是她那位“好”表哥虞英杰?

唐三去给她拿回身份牌,居然把虞英杰给带了回来,他还一脸狰狞寻仇模样,这又是想闹哪一出?

“银虹蛇是不是你做的?丝雨中毒是不是你?”虞英杰大跨步逼近曲千蝶,眼睛通红,咬牙切齿。

唐大步子一挪,挡在虞英杰身前,保护姿态十足。他冷冷的俯视虞英杰:“虞少爷,凡事要有证据,空口无凭实属污蔑。”

曲千蝶从唐大身后探出一个脑袋,眨着眼无辜问道:“什么银虹蛇?我从来没听过。表姐中什么毒?要紧吗?”

被唐大挡住去路,虞英杰也不莽撞硬碰,他死死的瞪着曲千蝶,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字来:“昨夜,你去丝雨房间做了什么?”

唐大眉梢微动,他并未发现虞丝雨房间有何留影器物,虞英杰如何知晓曲千蝶去过虞丝雨房间?

莫不是……诈她?

“表哥在说什么?”曲千蝶歪着头目露疑惑,“我昨天一直在房间睡觉,怎么会去表姐房间?”

“不是你?!”虞英杰陡然拔尖声音,质问:“不是你还有谁?还有谁想置丝雨于死地,是你对不对?”

话音落下,曲千蝶的表情顿时变得认真,她从唐大身后走出,严肃道:“表哥,你不能因为讨厌我就污蔑我,你口口声声说我想置表姐于死地,证据呢?没错,这些年我是吃你们虞家、喝你们虞家、穿你们虞家长大,我该感谢夫人和你们虞家当年的收留,该对你们心怀感激,可是,这些年我也不是没干活。每天四点多起床,晚上十点多睡觉,我一直在干活,我被你和表姐欺负,我有抱怨过一句吗?”

“两年前你和表姐血脉觉醒,为了拿到去学宫学习夫人煞费苦心,她为了你们把我卖给唐家,我也只敢逃跑,但结果呢,不还是被你们抓住关起来,不给吃不给喝?”

“我知道你们一家都不喜欢,恨不得我死,既然如此,当年夫人为什么要收养我?她可是我亲姨母,我母亲的亲妹妹,人家还常说血浓于水,可是,我的姨母,她只让我喊她‘夫人’,我的表哥表姐,你们有将我当成表妹吗?你们真的是我的亲人吗?”

说到这里,曲千蝶脸上带上了讽刺,讽刺之余是受尽委屈的忧伤,眼泪啪嗒啪嗒掉落,她抬手随意抹了一把,抢在虞英杰开口前又道:“现在我答应去唐家,你们是看不得我要过好日子,又想折磨我吗?”

“我死了,你们就开心了是吗?”最后一句,曲千蝶几乎是吼出来。

虞家大门口,两匹高大的刺角马和一辆房间大小的马车本就引得很多镇民围观,曲千蝶的声音又脆又亮,喊出来能传出去老远,因此,当她最后一句喊出来,围观群众足增加了几十人。

十年前祁灵秀将惨死妹妹和妹夫的独女曲千蝶带回虞家收养还为她这镇长夫人带来了不错的名声,但是大门一关,谁也不知道镇长夫人这外甥女在虞家是过的什么生活。

“虞家人太不是东西了!”有人指着虞英杰骂。

“虞夫人可是她亲姨母,居然让一个小女孩从早上四点干活到晚上十点,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你们听到她说没?她一直喊她姨母‘夫人’,在虞家一直被表哥表姐欺负啊,虞夫人竟然都不管?!”

“……”

虞英杰脸上青白交加,即使性格再沉稳,他也是个才十三岁的少年,突然面对千夫所指,他只能慌张辩解:“没有、我母亲不是那种人、我们没做……”

曲千蝶不给他辩驳的机会,再次抬高音量道:“夫人不让我上学,她说我上学浪费钱,我没抱怨;我长到今天,夫人只在今天我跟唐小少爷去唐家给了我一套表姐的旧衣服,我知道我没资格要求,可是我也是个人,我也会因为被污蔑而委屈……”

“表哥,如果我早知道被夫人带回虞家过的是这样的生活,临走前还要被你污蔑背上毒害表姐的罪名,我宁愿当初跟我父母一起死在凶兽爪下!”

一句话,掷地有声。

“我若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白眼狼,当年也不会救你!”另一个冰冷的女音接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