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盛世宠妃邪王慢点来 在线阅读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Mary

更新时间:2019-08-21 12:10:35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盛世宠妃邪王慢点来 在线阅读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Mary 连载中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东方挽儿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殇荡,穆长老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为东方挽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是那片之前暴动过的血灵花灵域。” 此刻所有人都被出云阁的突然出现吸引,只有我和殇荡二人站在这片被封闭了的空旷灵域前。 “血灵花...展开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免费试读

“是那片之前暴动过的血灵花灵域。”

此刻所有人都被出云阁的突然出现吸引,只有我和殇荡二人站在这片被封闭了的空旷灵域前。

“血灵花没有了。”

殇荡的目光射向了灵域中央的一片空白。

“会不会是之前被穆长老拿走了?”

“不可能。血灵花是极少数本体与花籽根茎相连的天地灵宝。狂暴的血灵花如果被移走,与根茎断绝了联系,整朵花就会化为粉末,就如同与血灵花籽断绝联系便会消散灵力一样。当时穆长老火急火燎地过去,不过是他那对草木的研究癖又犯了,不想放过这株奇怪又暴躁的血灵花罢了。”

“难道……小偷真正的目的是这株暴动了的血灵花,而不是根本不可能闯进的出云阁?”

“很有可能。进去看看。”

殇荡说着便出了手,催动幽黑色的火炎击向封闭了的灵力罩。

“这是南宫长老布下的灵力罩,你怎么可能……”

然而我的话刚说到一半就顿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灵力罩在殇荡的一击下粉碎。

“怎么可能……”

这妖孽何时强到这种地步了?

殇荡一脚迈进灵域,回头冲我调皮地眨眨眼道:“既然血灵花已经没了,灵力罩也自然早已被偷走血灵花的人破坏掉了。”

我恍然,迫不及待地跟了上去。谁知这妖孽又忽的停住,正走得急的我直接撞上了他。视线堪堪透过他的肩头,我看到了一只瘫软在地上的猫。

“这不是穆长老那只从不离身的猫吗?”

我愕然。

殇荡蹲下来,仔细察看这只毫无生气的猫。

“它死了。”

殇荡伸手,缓缓摸向死猫光滑的咖色毛皮。

那一刻,我却忽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我的目光盯在死猫身上仿似移不开一般,明明应该提防和惧怕,可我心中竟有一种感觉渴望着殇荡的手触碰到死猫。然而就在他的手离猫还有不到一寸时,忽然一束绿色的光束打了过来。

殇荡立刻缩手避开。

“不许碰它!”

这声嘶喊极为悲恐,我们回头,见到了穆长老。他悲吼着扑了过来,瘦小干枯的身躯倒在了死去的爱猫旁边。

“你杀了它!你破了南宫的灵力罩,偷了血灵花,你还杀了我的猫!”

穆长老对着殇荡嘶吼,我忙拉住他劝道:“你冷静些,穆长老!不是殇荡……”

然而穆长老在悲痛下如发疯一般,我的声音无力地淹没在他的哭喊下。幸而穆长老只顾对着爱猫疯狂地痛哭,一时也没来得及再去理会殇荡。

我束手无策,只得又转眼盯着这只猫。

我的目光在死猫身上滑过,落在它临死时睁裂般的瞳孔上。

忽然间天旋地转,之前有过的晕眩感毫无预兆地席卷而来,这一次却是来得极为强烈,几欲将我的理智湮灭。我眼中的猫开始扭曲、旋转,它深黄色的圆眼睛直勾勾盯着我看。它的嘴咧开一条缝,黑色的条纹在咖色的皮毛上扭曲着伸展。

猫嘴越张越大,直到咧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发出了“瞄”的一声猫叫。

然而那一声却不是普通的猫叫,而是夹杂着尖利颤音的刺耳叫声,只觉我的头在这一声叫中撕裂,晕眩的疼痛让我摇摇欲坠。

“怎么了?云挽菡!你怎么了?”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那声音好像是殇荡。他很少叫过我的名字,永远都是懒散的对我勾勾手指或是随意一指。

旋转,天地在旋转。

巨大的猫脸在我眼前旋转。

猫脸越来越大向我压来,大到几乎要把我压得窒息。在那即将压抑到极限的一瞬,巨大的猫脸忽然崩碎,碎片扭曲成了一团黑球,跳跃着向一个方向奔去。

那一瞬我感觉到了邪恶,还有其中散发的令我晕眩的灵力波动。那团模糊的黑球,会不会是杀死猫的元凶,偷盗血灵花的祸首?

“它要跑了!”

我大喊着追了出去。

然而我却不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在周围人看来却像疯子一样。一会儿惊恐一会儿痛苦,忽然间晕眩得摇摇晃晃,又忽然间叫喊着疯跑出去,对着虚无的空气张牙舞爪。此刻的我甚至听不见,殇荡在后面追来时的喊声,还有穆长老恶狠狠的咒骂。

“你别走!你这该千刀万剐下十八层地狱的凶手!”

穆长老悲痛至极竟忘了使用灵力,只是扑上去抱住殇荡死缠烂打。殇荡无奈,将他一把狠狠甩开,他向我追来后那留下的一句话音还未散去:

“穆长老你慢慢儿哭,猫不是我杀的,节哀!”

殇荡追上来,看到的是我对着空气说话的这么一个场面。

“你是谁?或者我是不是该问,是什么东西?”

我对着那团黑黝黝的东西说。

“你能看到我?”

那东西没有面目,没有表情;说出的声音也没有语调,没有情感。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着它一点点向我靠近。此刻,我的世界除了它之外,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甚至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追上来的殇荡。

“你是唯一一个能够看到我的人……”

它缓缓靠近着,我感觉到它毫无波澜的空洞声音在我心中激起了一丝同样的邪恶。

随着它的靠近,我晕眩的痛感越发强烈,头痛欲裂,然而它那黑色的气团反而在我心中勾起了一种想要去触摸它的冲动。

“你别过来……”

这种未知的邪恶引诱,让我心底忽的颤抖起来。

然而我却控制不住的伸出手去,想要触摸那吞噬一切的黑色。我以为那团黑烟会是摸不到的,谁知触手却是一种滑腻腻的感觉。

我心里一阵作呕,晕眩更加剧烈。

我想要将手抽回来,可手上却怎么也动不了,似乎我的心意已与我的肢体分离。我不得不感受着那滑腻感,直到看着那团黑黝黝的东西在我的触摸中消散。然而它的消散并没有给我一丝安慰,当它全部消失的那一刻,我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你想知道我是谁?”

之前那个没有情感的空洞声音,此刻竟不是从我耳畔钻入,而是在我自己的脑海中回响。我的心咯噔一下,升起了一种极度的恐惧感。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那声音没有因我的不答而消失,又一次在我脑海中回荡。

我想勾起嘴角讥讽地笑一笑,然后骂一声“骗子”。

可我知道我没有。

因为这时我看到自己忽然出现在血灵花灵域的外面,感受着自己体内那从未有过的充沛灵力。我抬起一只手,挥了下长长的灰色袖袍,那灵力罩就轻而易举的消失了,仿似听命于我一般。

我抬脚,踏入了那个被封闭的灵域,直奔血灵花。这时我听到了轻微的一声响,我有些不安地回头,生怕被人看到,却见那只是一只猫。

咖色的猫,穆长老从不离身的爱猫。

我裂开嘴笑了笑。可是那笑连我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

然后我看见我抬起手,指尖一道幽黑色的灵力击出。那猫连一声叫都没有,便瘫倒了。

此刻我心内明明充满恐慌,偏偏却仿佛还有一半分裂的人格在漠然地盯着那只死猫浅笑。我想仔细看看自己亲手杀死了的猫,可是我的目光却情不自禁地转向了血灵花。

我能够感受到那株血灵花的狂暴灵力,我也能够感受到此刻自己心中涌起的贪欲。

“看到了吧,你杀死了猫,你偷了血灵花,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那没有一丝生气的声音又一次在我脑海回荡,没有情感的空洞,要将我的一切理智吞噬。

是我,是我……

这两个字在我脑海中回荡、乱撞。

我感到晕眩,无尽的晕眩。灵力波动在我的体内乱撞,一切的一切都是一片絮乱。我几乎不能够再思考,就这样让我沉沉地睡去……

也许一觉醒来,我还是我……

我还是我。

我喃喃地念着这句毫无来由的话。

睡意竟缓缓减轻了。我克制着晕眩感,感受着体内絮乱的灵力波动。那是一种完全陌生的灵力波动,但其中似乎有一点我熟悉的味道,那是风属性的感觉。还有另外一种灵力,在我体内四处乱撞……

血灵花的灵力!

它似乎有点狂暴,然而我却知道,搅乱着我灵魂感知的不是红白光束的血灵花灵力,而是那一种陌生的带有风属性的黑色灵力!

血灵花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那一瞬它忽然开始燃烧。

经脉被灼烧的痛感一下子把我恍惚的意识从晕眩中拉回。我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般忽然清醒,毫不犹豫地运转起灵诀,开始炼化这颗血灵花籽。

我感受到另一种陌生的黑色灵力在血灵花的灼烧中开始絮乱。同时,我脑海中的晕眩竟减轻了。

黑色的烟团又开始重新出现。

然而它似乎很顽固,当这团黑黝黝的东西又一次成形时,它忽的闪电般像正在全力炼化血灵花籽的我扑来!

我心神大乱,却已无余力躲闪,只好伸手去做无用的阻挡。

就在它几乎击中我的那一刻,砰的一声巨响,一切都消失了。

“喂!”

当我再睁开眼,看到了蹲在旁边的殇荡,满手是血地捧着那只死猫。我将目光缓缓移开,看到穆长老红肿着后脖颈晕在地上。然后我便发现自己也正躺在地上,手里还扯着殇荡的一缕头发。

看着殇荡一脸无语的样子,我忙讪讪地放开了手。

“是巫术。”

殇荡将猫放到了趴在地上的穆长老那干瘦的身旁,起身随意说道。

“刚才的就是巫术吗?”我喃喃道,又回想起最后那一声巨响,那团黑影似是受到了什么重击,我晕倒前像是隐约看到个人形显现。

我皱了皱眉头道:“它应该不是个东西,是一个人。”

殇荡怔了一下,然后哈哈笑道:“没错,它不是东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