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凰的毒宠》毒宠小说下拉免费阅读全文 小白文 凰的毒宠弱受

更新时间:2020-07-27 16:05:32

《凰的毒宠》毒宠小说下拉免费阅读全文 小白文 凰的毒宠弱受 连载中

《凰的毒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冬之柒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容呈,母上

独家完整版小说《凰的毒宠》是冬之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容呈,母上,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际仍有一丝薄黑,未然便睁开了双眸,眸光清澈无丝毫困倦之意,静静坐起了身子,伸手进虚鼎中抽出了一物,摸索了片刻便将其放至橱中 “...展开

《凰的毒宠》免费试读

天际仍有一丝薄黑,未然便睁开了双眸,眸光清澈无丝毫困倦之意,静静坐起了身子,伸手进虚鼎中抽出了一物,摸索了片刻便将其放至橱中

“父上既然来了,何不进屋?”

屋内烛火摇曳,随着打开的门扉晃了晃,发出了淡绿色的烛光来

沈父一身紫金黑甲着身,脚踏破云靴,俨然是一副要当值的装备,只见他略见疲惫的脸上,愧疚的道,“未然,是为父之错”

未然未置一词,盯着摇曳的烛火,“父上可知为何未然屋内从不点缀那东海的夜明珠”

未然赤足踩上黑狸石,伸指撩了撩烛火,深吸了口气,“因这业火,烧的是我的罪孽”

“未然......”沈父脸上的神情带着痛苦,他无力护她一世平安,他护住了一方的平和,护住了万人的安康,却护不住他最疼爱的小女。他最爱之人恨他入骨,他最恨之人爱他入髓,一步错,步步错。

那日初见,他尚未知晓情为何物,凡人初升散仙的礼教之师便是他与未然的母上落樱,月余的朝夕相处让他心生情愫,然而上府求亲之后,她便时而冷漠时而热情,他权当她是小儿心思。

那日百里红妆,火凤齐飞,红烛高点,床幔曳地,记忆中恍然只剩那一片片的红,以及他心头的那人,盈盈带笑的倩影未料此后便成了他心头的朱砂痣

次年诞下一女,名月华,便是未然阿姊

然而一切的平静与幸福在见到真正的落樱时便开始分崩离析,原来落樱有双胞之姊,她二人轮流当值礼教之师,然他诚然心悦的是落樱,求亲之时却是她的阿姊,落樱身体孱弱,一直瞒着家中人求其姊带其出外,其二人遂想至此法,二人对外共用一重身份

不料沈王的提亲,其父便默认为大姊

有时命定也就罢了,偏这沈王在一次酒醉过后,又强迫了落樱,真真一副真心付诸流水

从此三人便各般求不得,求而不得,爱而不得,离而不得。

落樱在诞下未然后,便自毁元神于屋中,那场大火好像有什么东西也随之被吞噬了

未然的姨母对外仍是母上,明明皆是至亲之人,姨母对她冷淡之极,父上每每对她也由爱生愧疚

她生来不曾感受母上对她的爱,沈父的爱是对天下苍生的大爱,若无她,相信母上亦未必会仙逝

当年落樱深感其姊情牵沈王,甘愿隐瞒身份替身于其姊,因果轮回,现未然却一手促成阿姊月华的逃婚,究其根本是为了阿姊的幸福,亦或是对姨母最大的报复

未然戚戚然的笑了笑,许是读懂了沈父所想般,“父上,待此事了后,过往往事便随风去罢,既是一切有命定之意,自是有其深意”

越过沈父,低声又道了句,“女儿不在之时,望父上母上多加保重”迈开的步伐也随着话语一顿,“好好对母上罢”似风掠过般,剩丝丝呢喃,似是忠告亦似一丝交代,更像仅仅是风声掠过,仅此而已。

路过沈母房前,房内出乎意料般照着柔和的光,可见内里之人仍未眠。

未然抬眸静立了片刻,并未敲响门扉,带着一丝释然,嘴角含笑,笑中泛着淡淡的泪光“母上今后多保重”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赤足踏上碎石之地,尖锐之处刺进肉中,似无所觉,带着朵朵血花一路走过前厅,踏出沈府,每一步走的极缓,似在用心的记着,归家的路。

路过落日台,停下脚步,静静凝视了半分那张孤寂的案桌,目光似手掌拂过那张案桌般,最后终化一道叹息便收回目光,继续迈步走向堕仙台

远远便看到了那袭清冷的背影,三分冷漠,七分的疏离,负手之间似俯瞰了整个人间之态,见其回眸而来,心不由的漏了一拍,脚步不由加快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一时脱口而出,仿佛这寂静的夜没有官阶,只有你我。

容呈凤目微阖,语气淡淡而又坚定,“我不该来?”眸光缓缓移至未然的脚上,一道道细小的割痕在脚掌边缘,有些已经止住了血。容呈叹了口气,便蹲下了身子。

“这般不爱惜身子,可有人爱惜你?”说完伸出手掌,一缕轻烟便飘散开来,飞至未然脚上环绕几分,便消散开去,容呈细细凝视着伤口愈合方才站直身子

未然盯着容呈的肩胛之处,今日方留意容呈实在高大,“无妨,反正也即将重生了”重生二字咬得有点缓慢

容呈见状眼神变得有些莫测高深起来,一把抓过未然的手腕,看着她一脸茫然的表情,便微微一笑的撸起了她衣袖,只见一截白皙的手臂上,有一朵殷红的小莲花。

“记得这朵莲花怎生来的?”

未然有些不解的摇首,“这不是天生随的?”这印记很小的时候便有了,怎么来的,倒是记不太清了。

容呈笑容僵了僵,“天生?那可当真是天生丽质呐”

未然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当然”,只容呈如何得知她手臂有这朵莲花

似看透她所想般,容呈放开她的手腕,随即撸起自己的袖子来,相同的位置亦有一朵小小的莲花

未然惊奇的挑了挑眉,“这莫不是什么咒术罢”

刹时连容呈的吐纳也滞了滞,失笑道,“对,确是咒术,而且施咒者正是本皇”

这回轮到未然说不出话语来了,不自觉抓紧了袖子

“待你归来之时,自当告知,此去,好好活着”一世轮回于他们而言,不过尔尔,凡人的一辈子,太过于短暂,悲欢离合显得尤为深刻

未然有些沉重的看着容呈,身子不自觉往回挪了挪,看那容呈的目光,真真害怕他一把就将她从坠仙台推下轮回之道

容呈以为她心生怯意,宽慰道,“人间种种不过白云过隙,只当修行之途即可”

在堕仙台等候多时的岁君上前,“四皇,沈上仙,时辰不早了,应上路了”

未然点了点头,本想一步三回头彰显她对天宫的不舍之情,然实在过于造作,便挺胸跟在岁君身后往台下走去,终是忍不住回眸看了容呈一眼,容呈眉目清冷,面色如常,带着淡淡的清冷之感,扯出一笑,再会。

便回眸从台边跳落而去,耳边似响起了一道道佛道之声,所往何生,一声声木鱼的敲击声,似重重敲击在心上,所往何生,心往何生

不念来时之路,去往应去之路,不生妄念,以除业障

在急速的下降途中,四肢似有一道道撕扯之痛,头痛欲裂起来

不念来时之路,去往应去之路,脱去仙身,以历凡结

风似一把利刃,割得衣裳尽碎,眼眸亦留下了血泪,痛入骨髓,嘴角留下的血迹点点漂浮于空中

不念来时路,不念来时人。

容呈幽幽的看着未然跳下坠仙台,最终一滴血珠于台中之道漂浮上来,弹了弹手指,血珠便如破竹之势向下而去,空中都霎时亮了一闪,投生已结,而容呈仍久久负手而立于堕仙台,不知所想。

司命满脸憋成猪肝色,不得已方开口道,“不瞒四皇,未然上仙的命数小君一早便书写好了,不知是否是仙胎仙身之由,命书上的字数在投身之刻起,便.....”

随着司命君边说边打开的命书一看,密密麻麻的字体便从命书中飘散开来,“想来,小君的命书只能书写凡人之运,仙胎纵使入轮回,然仙骨仍在,这命定写不得,想来未然上仙之名亦是上仙意识泯灭之初残留所驱使”

容呈静静听着司命所言,不由叹道,“凡人之身,仙骨犹在,对她未必是好事,若无命书保命,这一世不见得太平”

若是平常生老病死,这一世便了结,得以归位。

若得一世长安,护你一世又如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