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脸谱下的大明》脸谱简笔画 straight(直人文) 脸谱下的大明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0-07-28 20:05:45

《脸谱下的大明》脸谱简笔画 straight(直人文) 脸谱下的大明年下攻 连载中

《脸谱下的大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狂风徐徐分类:历史主角:钱渊,张居正

《脸谱下的大明》为狂风徐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大的书房里,似乎永远面色阴沉的王忬耷拉着眼角,他对面的张居正看上去有点紧张。 这很正常,虽然说进了翰林院被视为储相,但前期晋升...展开

《脸谱下的大明》免费试读

不大的书房里,似乎永远面色阴沉的王忬耷拉着眼角,他对面的张居正看上去有点紧张。

这很正常,虽然说进了翰林院被视为储相,但前期晋升非常缓慢,远不如那些二甲甚至三甲进士。

王忬是嘉靖二十年二甲进士,只比张居正早了六年,但如今已经是封疆大吏,地位举足轻重,而张居正呢……这种普普通通的编修在翰林院里多的是,吃不起肉的都大有人在,两者地位天差地别。

“这么说来,已经决定回京,可安排好了?”

“下个月启程回京。”张居正恭恭敬敬的说:“如无意外还是回翰林院。”

王忬点点头,端起茶杯抿了几口,开始和张居正聊起浙江如今的局势,一旁的幕僚幸时不时插嘴补充几句。

既然聊起浙江局势,就不可能不聊起最火热的话题,倭乱,就在六天前,又有一伙倭寇在海盐县抢了一把,杀死官兵百姓八十余人,甚至死了两个生员。

于是,默默坐在书房角落处的钱渊脸色慢慢阴沉下来,眼神中满是愤怒。

在被请到巡抚衙门后,钱渊反复盘算,他觉得之前拟定的计划可以做些小小修改,但如果要修改,就必须和面前这位浙江巡抚扯上点关系。

换句话说,钱渊需要扯张虎皮做大旗,这也是他之前在衙门口玩那一出的原因。

早在前世钱渊被领导从刑警队发配到宣传处打杂的时候,他就明白一个道理,每一个人都是棋子,就算是下棋的人在另一副棋盘中也难免沦为棋子。

既然是棋子,那就要做最重要的那颗棋子,不能体现价值就可能不是棋子而是弃子。

所以,让自己变得更有用更重要,是钱渊努力的方向。

所以,在和王世贞聊天的时候,钱渊会大肆吹捧盛唐诗歌,汉魏古诗。

因为这是“后七子”的核心观念。

所以,在和张居正聊天的时候,钱渊摇身一变对诗词闭口不言,与其仔细讨论朝廷的财政税收。

因为钱渊知道,张居正后半辈子都干了些什么。

而今天,想在这间书房里刷存在感,钱渊就必须清楚王忬想干什么,想要什么。

幸运的是,钱渊是个穿越者。

书房里的其他三位很快都注意到了钱渊,通红的脸庞,愤怒的眼神,微微颤抖的身躯……

“钱公子?”幸时疑惑的小声问。

钱渊猛然惊醒,努力“镇定”下来,苦笑道:“要不是家里还有母亲幼妹,我真想应招入伍……”

如今的明朝,文武泾渭分明,文人地位高高在上,武官嘛……看看卢镗、俞大猷、汤克宽这几年的经历就知道了,都被降职下狱过。

“案首入伍……”幸时哭笑不得道:“我听大公子说起过,你父兄均丧于倭寇之手,但还是以举业为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张居正叹道:“倭寇之乱实在触目惊心,不过中丞大人到任后,形势已有好转,想必平定倭乱指日可待。”

指日可待?

钱渊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真正大规模的倭乱就是从这位中丞大人手中开启的!

虽然很不以为然,但钱渊还是要继续演下去,只看他脸红脖子粗的低声吼道:“但舟山沥港……”

“咳咳!”幸时用力咳嗽打断了钱渊的话,转头瞄了眼王忬。

王忬似笑非笑的挑挑眉毛,“听元美说,你父兄也去舟山沥港交易?”

钱渊一愣,半响后拱手道:“的确如此,浙江沿海乃至苏松一带,商家很少不和海商扯上关联。”

王忬点点头转而说起一个让钱渊意外的话题,“你叔父钱铮是嘉靖十四年进士,他和孙季泉有旧交?”

钱渊双目茫然,孙季泉,这是谁?

特么老子的表演还没正式拉开序幕就告终结了?!

幸时低声提醒道:“孙升,字志高,号季泉,嘉靖十四年榜眼,官至吏部右侍郎,一个多月前母丧归乡守孝。”

特么为毛古人要弄这么多名称……钱渊心里一动,但脸上还是一副茫然神色,“叔父并没提起。”

幸时转头看了眼王忬后继续说:“一个多月前你们在苏州码头见过……”

“噢噢噢……”钱渊做恍然大悟状,“是那艘官船!”

“想起来了吧。”幸时笑道:“你当时提醒踏板断裂,救下的是其长兄,可惜后来还是染病过世了。”

一旁的张居正忍不住问道:“是当年的三孝子?”

“是啊,当年宁王之乱,孙燧死于刀下,孙家三子叩地号天,五内俱裂,誓不与贼俱生,天下敬为三孝子。”王忬叹道:“嘉靖十七年,我赴京赶考名落孙山,志高兄对我多有照拂,如今他数月之内丧母丧兄,我却分身乏术……”

钱渊虽然听得懵懵懂懂,但却敏锐的察觉到,面前这位巡抚大人并没有自己话中那么悲痛。

“东翁虽分身乏术,但可让二公子代为拜祭。”幸时目光落到钱渊身上,“钱公子和孙家有旧交,长辈又是同年,可否陪二公子一同前往?”

“这……合适吗?”钱渊嘴角抽搐不已,就因为长辈是孙升同年,自己又救过孙家人,就让自己陪着去?

鬼才信呢!

钱渊立即做出判断,这里面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特么这是要拿老子的人情作伐子啊!

但钱渊也很清楚,自己不答应那是绝对不行的,换个角度来看,这是自己这颗小小棋子的价值所在。

“没问题。”钱渊一口应下,但随即犹豫道:“不过要多派些人一同前往,绍兴也常有小股倭乱,晚辈是担心二公子安全。”

“那就多谢钱公子了。”幸时松了口气,“随从和一应祭品都准备好了,三日后启程,水路直通绍兴余姚。”

事实上,钱渊的猜测没有错,孙家一行人在回到绍兴安葬亡母之后,在清明节出城祭扫时遇上了小股倭寇,孙升的长兄孙堪年迈多病,受了惊吓又受了风寒,就此一病不起,撑了一个多月最终过世。

三孝子名闻天下,孙升丁忧前是吏部右侍郎,位高权重,而孙堪本人也是武状元出身,官至都督佥事,关键是其和锦衣卫指挥使陆柄是至交好友。

王忬身为浙江巡抚,这样的人物因为小股倭寇作乱而死,这让他如何不担心如何不忧虑自己日后的仕途,别说什么吏部右侍郎了,就是锦衣卫指挥使他也远远吃不住啊。

万般无奈之下,王忬偶尔从孙家打听到钱渊曾经义助孙燧这个消息,又听幕僚提起钱渊和儿子王世贞有交情,这才想让钱渊在中间试着化解孙家可能的怨气。

事情谈妥之后,四人出了书房,幸时笑着说:“东翁,别让人说太仓王家舍不得一顿晚饭,还是让钱公子和张翰林吃了再走吧。”

幸时笑着说起之前衙门口发生的一幕,钱渊苦笑着连连拱手,王忬也不禁笑着挥手示意摆饭。

钱渊心里苦笑,还真混了顿晚饭啊,只可惜金宏送去的那桌素斋了,不过让他等等也是好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