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故国梦》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什么意思 Twink 故国梦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8-04 16:04:15

《故国梦》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什么意思 Twink 故国梦精彩内容 连载中

《故国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蓼沨君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于丘,单于

完结小说《故国梦》是蓼沨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于丘,单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鲜于裒举起案几前的瓷杯,对梅慎行道:“梅侍郎从大周远道而来,我乌弋比不得大周菜肴精致,酒果美味,还请梅侍郎千万不要嫌弃才好。”...展开

《故国梦》免费试读

鲜于裒举起案几前的瓷杯,对梅慎行道:“梅侍郎从大周远道而来,我乌弋比不得大周菜肴精致,酒果美味,还请梅侍郎千万不要嫌弃才好。”

梅慎行忙不迭地道谢,举杯一饮而尽,同行几人也一同饮了下去。

梅慎行一杯茶下肚,脸上便浮现了笑意:“难为单于这般上心,这茶是我大周南境白茶中的极品白毫银针,连我也极少能喝到呢,这番可托了单于的福了。”

鲜于裒脸上不漏声色,心中却止不住得意:“也是托了两国榷场的福,上个月我命人用三十匹好马换得了些贵国上好的茶叶,预备着哪日贵国使者来访好有招待之物,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扶罗没有心情看两人在那里推杯换盏地客气,反而仔细盯着跟着梅慎行一道来王帐的十几个人,几乎人人都看着鲜于裒和梅慎行一来一往,只有角落里的一个人低着头,右手抚触肚子,神色极其难看。

扶罗心头一震,双目紧紧盯着那人,仔细打量着,想从身形辨别出是否昨晚跟自己交手的人,可惜那人坐在毡毯上,一时无法确认。

郅都跟扶罗说了几句话,见她只是不理,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登时发觉那人不对,立时站起身来,问那人道,“这位客人可是身体不适吗?”

他这一开口,帐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被那人吸引过去了,见他脸色蜡黄,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涔涔而下,嘴唇发白,都不禁吓了一跳。

梅慎行见状,忙过去扶着他,一叠声地问道,“马将军,你没事吧,怎的疼成这个样子啊?”

马将军,难道说这人姓马?扶罗心内暗暗忖度,大周使者团的名单早已交给了父王,自己无法看到,也不知他到底姓甚名谁,跟自己有何渊源,以致他昨晚竟然跟踪自己。

那人已然疼的说不出话来,紧紧抓住梅慎行的手摇头,梅慎行大惊失色,转头对鲜于裒道,“单于,我想把他带回帐子,让随行的医官给诊治一下。”

鲜于裒听他这么说,走见那人疼的实在厉害,忙道,“我看马将军疼得难受,就不必撑着回帐子了,就在我这王帐歇着,请医官过来诊治即可。”

梅慎行本就不想拖着他回帐子,以免病上加病,如今听鲜于裒这么说,正中下怀,口中感激不尽,“如此,在下便替他多谢单于了。”

梅慎行命人速去帐子请医官,鲜于裒皱眉一想,对梅慎行道:“这位马将军头次来我乌弋,只怕是不惯我乌弋水土所致,若是梅侍郎不介意,我也请我们乌弋大巫祝的手下来给他瞧瞧,看看是否有法子能给治治。”

梅慎行确实担心随行的医官不熟悉乌弋当地的气候风土,会找不准病因,听鲜于裒这么一说,立即点头附和:“单于言之有理,如此便有劳贵国医者了。”

鲜于裒心中惴惴不安,自己方与大周结盟,使者团中便有人得了急病,如果是巧合倒也罢了,可怕就怕是有人暗中作梗,那就令人惕然心惊了。

扶罗闻言,转头瞄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乌塔,乌塔会意,顿时趁着混乱走出了帐子。

不过一盏茶时分,大周的医官与护于丘前后抵达王帐,两人忙乱着给鲜于裒与梅的慎行屈膝行礼,乌塔也趁乱走进帐子,站在扶罗身后,轻轻道:“成了,公主。”

大周医官盘腿坐在马将军身畔,右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双眉紧皱,诊了半日,又换了另一只手。

梅慎行见医官诊起来迟迟不见结果,不由着急起来,连连问道:“怎么样,诊出来了么,马将军到底得了什么病?”

那医官早已大汗淋漓,狼狈的模样跟躺在毡毯上的马将军不相上下,如今又被上官催问,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梅慎行实在忍不住,大声断喝:“他到底是什么病啊?”

在场众人无不吓了一跳,那医官更是胆战心惊,居然一骨碌跪倒在地,“梅,梅大人,请恕在下无能,马,马将军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任何异状啊!”

众人面面相觑,梅慎行更是恼怒异常:“你胡说什么,这人好好的,能疼成这个样子吗?明明是你无能,诊断不出病因,待返回大周后,我必向陛下禀报,免了你这太医院医官的头衔。”

那医官不敢回嘴,只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砰砰有声。

不知为什么,扶罗只觉得说不出的怪异,可到底哪里不对,她却又想不明白。

护于丘上前对梅慎行道:“梅大人若是愿意,奴婢愿给马将军瞧瞧。”

梅慎行看了一眼护于丘,一个身材娇小瘦弱的女子,容貌平平,面黄肌瘦,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倒是一头如瀑的黑发,瞧她的相貌应该已经有十六七岁,可身形却像个十三四岁的幼女。

梅慎行根本不信连大周太医院的医官也诊不出的病症,这个面有菜色的小姑娘会有什么好办法,甚至私心里还恼恨鲜于裒过于敷衍,居然派了这么个人来替他的人瞧病,可眼下聊胜于无,只得点头让她试试。

护于丘跪坐在马将军身畔,俯头在他脸上细细瞧了一遍,又伸手在他肚腹处轻轻按了几下,伸出右手在他脸上轻轻挥动,跟着又在他肩上缓缓拍了几下。

乌弋人看惯了护于丘跟人治病,倒也不觉为奇,只是大周使者团的人从没见过医者给人瞧病不用切脉,好奇之下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梅慎行深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谁知过了一盏茶光景,马将军头上的冷汗居然不再顺着脸颊往下流淌,原本蜡黄的脸色慢慢恢复了正常,原本抚在肚腹上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使者团的人大惊失色,没人会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姑娘,就这么胡乱在马将军身上折腾了一通,居然当真把他给治好了,梅慎行心悦诚服地道:“姑娘好本事,不知在下可否问一句,马将军到底是何病?”

护于丘依旧低着头,淡淡地说:“多谢梅大人夸奖,其实这位马将军没什么病,只是他身上干净,眼睛更净,遇见了不该看见的,奴婢方才只是替他驱除邪祟罢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