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不问》仙不问txt百度云盘 by致君尧舜上 仙不问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0-08-08 12:03:29

《仙不问》仙不问txt百度云盘 by致君尧舜上 仙不问字母文 连载中

《仙不问》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致君尧舜上分类:仙侠奇缘主角:苏尧卿,金丹

经典小说《仙不问》由致君尧舜上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尧卿,金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苏祖父却和苏尧卿进了青山院的书房中。 他落座在书桌后,眼神凌厉,与刚才的和蔼判若两人。 现在的他是博陵苏氏的族长,是一家之主,而...展开

《仙不问》免费试读

苏祖父却和苏尧卿进了青山院的书房中。

他落座在书桌后,眼神凌厉,与刚才的和蔼判若两人。

现在的他是博陵苏氏的族长,是一家之主,而不仅仅是苏尧卿的祖父。

“小三儿,说说看吧。”他语气淡淡,“那方世界的事情。”

“是,族长。”苏尧卿回道,“那是三万年前失踪的沧云界…”

“你说什么?”苏族长却面色骤变,声音沉重:“沧云界?”

苏尧卿一愣,脸色微沉:“不错,正是沧云界!”

苏族长犀利的目光钉在苏尧卿的脸上,未曾错过他的脸色变化。最终,他还是叹气道:“仔细说一说吧,沧云界的话…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了……”

“是这样的…”思考了一下,苏尧卿还是开了口,从三年前遇袭后魂落异界说起,将记忆中的一切全盘托出,包括自己托身女胎,包括痴情情殇,也包括最后的自爆金丹……

他平平淡淡地说着,尽量站在最客观的角度,用最冷静的话语,不参杂私人情感地陈述事实。

如果忽略他时不时的停顿,不停变换的眸色的话,他的确成功放下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苏尧卿淡淡总结。

一时间,屋里陷入一片寂静。

苏尧卿低着头,心里面或多或少还有着迷茫,也不曾注意自家祖父的表情。

良久,端坐在书桌后的苏族长叹了一口气。

他心里清楚,苏尧卿愿意将一切道出,是因为他已有抉择,这些经历已经不能够成为他的阻碍,他成功堪破了男欢女爱,走出了自身道途;他选择将一切道出,也是出于对家族的信任,对刚才郑重态度的一个表态:在家族利益面前,他选择剖开自己,坦诚相待。

苏祖父不知何时绕过书桌,走到了苏尧卿面前,大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将出神的苏尧卿拍醒。

他心里一叹,面前这个十二岁的孩童,肩膀还是瘦小的。

他的孙儿,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受了不少的委屈…

他微微低眼,刚才乍听被悔婚的惊怒和自爆金丹的震撼与心疼还未消退,就对上了苏尧卿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有一丝迷茫。

“三儿,你没有错!”苏祖父轻声说道,声音里有心疼与怜惜,也有赞赏和肯定。

苏尧卿眼睛一酸,眼里的迷茫散去,险些掉下泪来。

他曾经无数次询问自己:是自己做错了吗?是自己不该强求吗?

却一次次没有结果。

他坚信自己没有错,就好像一个孤独的朝圣者奔向信仰一般。他从不曾后悔,只是偶尔也会疲惫,也会迷茫。

从来没有人这样肯定地告诉他他没错,结契大典上没有,蓬莱盛会上也没有…

可是现在,他的祖父却对他说了。

苏尧卿这才发现:原来,他早就盼望着有人能对他说出这句话…

“孩子,你已经回家了……”苏祖父说道,大手夹着苏尧卿的一缕散落的头发压在他耳后,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发,最终落到了他的头上,用力地揉了揉。

苏尧卿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祖父是真的为他的经历疼惜,也为他而骄傲。

他忍不住笑开了。

是啊,他回家了!这是他的家,他的家人,多好啊!

“三年前,你才九岁,”苏祖父接着说,“祖父还记得你的头发那时才到腰。”

他又揉了揉苏尧卿的头发:“你和苏三出门前一晚,还偷偷来跟我说,等你从迷踪海回来一定可以找到传说中的晦妍草,到时候就把祖父这白头发给染黑…”

他语气中满是回忆,苏尧卿也记得。

苏祖父如今不过一千八百来岁,他身为苏氏家主,是大乘期的修为,寿命还长得很,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头发丝中总有一抹霜色。

“你三四岁的时候可调皮了,没少揪我的头发,大一点也改不了这习惯,还美其名曰羡慕祖父的头发长…”他眼前似乎闪现了幼童笑嘻嘻抓着他的头发不放手的场景:“现在,你的头发也那么长了呢!”

是的,苏尧卿自己没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还十分不适应自己现在的五短身材。

可是事实上,与三年前相比,他现在已经有不少改变了。是的,他躺在床上的这三年,身体从未停止过生长。

三年前,他才九岁,身高不过四尺左右,现在都已经有五尺有余了;三年前,他的头发不过及腰,现在倒是长到膝盖处去了。

这些变化对于他的亲人们来说,是很明显的。他们看着他躺了三年,看着他的成长。

苏尧卿才醒来,与众人的对话也不多。但是,他们都发现了他的变化…

没有问出来,不过是因为尊重罢了。

苏尧卿抓了抓头发,哼唧了两声,乖乖任祖父摸着头发,刚刚提起往事的低落一扫而空。

他的确是放下了,不在意了。

于他而言,那些事还比不上现在被摸着的头发重要…

话说他筑基成功太高兴了,随手拉了条发带把头发绑着就出门见人了……

现在突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怎么办……

“哈哈哈。”苏祖父似乎也看出了他的不好意思,笑了,“好了三儿,没事的,我们又不嫌弃你哈哈哈。”

“不过,”苏祖父话音一转,有意提点,“你对沧云界了解多少?”

“了解多少?”苏尧卿有点抓瞎了,“好像基本上也就那些?”在祖父的目光下他越说越小声,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祖父却点点头,赞赏道:“知道这些已经很不错了,我苏家麒麟儿没有给我们苏氏丢脸!”苏尧卿满打满算在沧云界也不过呆了四十九年而已,难不成还能知道什么地心隐秘?

“更何况你也知道得不少了,不是还把人家界门给带回来了?他语气调侃。

事实上也是。

苏尧卿在沧云界的那一生不过四十余载,自六岁开始晓事,基本上的经历就是:修炼,晋级,再修炼。偶尔去个秘境,偶尔参加个法会,偶尔接几个任务…

再有点时间,不是研究术法去了,就是围着师兄打转去了……

总的来说,也就是一个天资不错的小修士,大秘密没有资格知道,大事件也没有资格参与…

他细细想来,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点失败:那么多年,连二三知己好友都没有…

他神魂流落沧云界,托身幼童被师尊捡回去养大,师尊虽然是青云宗的客卿长老,却是脾气独僻没见他有什么好友?

自从他会修仙了,他就沉迷长生大道不可自拔。

偏偏天资高还努力,境界涨得飞快,跟他同辈的年龄相近的弟子早早就被他落在了身后。他与大多数人都没什么交集,身为青云宗宗门弟子却更多的就像是个挂名儿的一样…

在宗门内也没有什么熟识的人,多数也勉强算得上点头之交?

自从师尊在他结丹前不幸陨落于秘境中后,他与宗门的关系就越发淡了。唯一能令他挂念的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

也怪不得结契大典上他被抛弃,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顾师兄算不算他的嫡亲师兄?

毕竟就师尊所说,好像也就是教顾景秀练练丹?

反正不管怎么说,在师尊去世后,师兄就是他最在意的人了!

不过师兄在结契大典上弃他而去,此后他还多番帮助他们夫妻,最后还自爆金丹就救他脱困。想来再深的纠葛也断得干干净净!

简直不能更棒!

苏尧卿想了想,决定强行挽尊:毕竟他还是天才榜魁首,勉强也算是有不少追随者?

他漫无边际想着,苏祖父却啪地一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想什么呢?笑得那么奇怪?”

苏尧卿:…

“好了,你无需想太多。”苏祖父对着苏尧卿无语的视线转移话题,“一个月后会给你举行授礼仪式。”

他顿了顿,“我苏氏麒麟子,来的人必不会少。”他似笑非笑,“好好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苏尧卿秒懂。

他上次遇袭还得感谢感谢某些人呢,更别说,他的回归,不高调宣扬宣扬,好好儿给苏氏刷刷名气和声望,对得起他九死一生的异界之旅?

却说授礼仪式,正是沧澜界修者几乎都必须经历的仪式。

往往是在筑基之时,由亲近长辈主持,祭告天地,亲赐表字,是为正式踏上修行之路。

稍微讲究一点的修者都会有这样一个仪式。

不要求规模,便是只邀请两三好友或三五同辈参与,更甚至独自祭告,亦无不可。

而苏尧卿,作为谪仙榜上人,苏氏嫡公子,苏家这一代的天才人物,他的授礼仪式注定不会简简单单。

如他这样规模的,恐怕五大世家同辈中也不会有几个。

这与苏氏在沧澜界的地位是分不开的。

沧澜界是以家族划分势力的,没有宗门。五大家族掌界面权柄,此外还有一个道灵学院,六者正是这沧澜界的巨头。

五大家族即是兰陵邝氏,博陵苏氏,清河崔氏,琅琊王氏,花间云氏。无不是在沧澜界历史悠久,传承数十万年的顶级豪门,彼此之间历来互通有无,同气连枝。虽然并不是一派和谐,但是大体上总是保持着平衡的。

或是结盟,或是联姻,或是利益牵绊,反正五大家族纠葛不清。就好比说,苏尧卿的母亲就是花间云氏当代族长之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