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侯门娇》侯门娇 一品毒妻文 墨雪千城 罗御 侯门娇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08-25 00:11:56

《侯门娇》侯门娇 一品毒妻文 墨雪千城 罗御 侯门娇全文章节 已完结

《侯门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一个女人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沈妙歌,沈府

完结小说《侯门娇》是一个女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妙歌,沈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红袖和沈妙歌又想了好久还是没有头绪,他们便决定用最笨的法子:把近三天沈妙歌做得每一件事情都回想并说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中毒的原...展开

《侯门娇》免费试读

红袖和沈妙歌又想了好久还是没有头绪,他们便决定用最笨的法子:把近三天沈妙歌做得每一件事情都回想并说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中毒的原因;两个人决定先自今天早上开始说起。

沈妙歌仔细的回想事情并说出来;红袖静静听着,直到他全说完了之后,她才问道:“你是不是每日早上都有吃点心再用饭的习惯?”

沈妙歌的脸上一红:他这个习惯听起来太像小孩子了,眼下他却是极不愿意被人看作小孩子,尤其是红袖;他有些后悔,不应该提这件事就好了。

红袖没有听到沈妙歌的回话,忍不住看向他又追问了一句,然后发现他的脸越来越红;她不明所以轻轻一推沈妙歌:“你想什么呢?快说啊。”

“我、我是每天早上都吃点心,然后再用饭。”沈妙歌答话时没有看红袖,他已经下定决心日后一定不会再在饭前用点心了。

“你所用的点心,都是府中做的,还是——?”红袖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心思全在寻找中毒的原因上,所以一句紧似一句的追问,把沈妙歌问得不止是脸红了,鼻尖上都有了细细的汗珠儿。

沈妙歌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可是被追问不休也只能答道:“原来都是府中大厨房做出的点心,我来你这里用饭之后,便是让人去外面买点心了;”顿了顿又道:“去买点心的人是府中的老人儿,我能信得过。”

红袖轻轻摇了摇头,嗔怪了他几句:喜欢吃点心,为什么不一并让奶娘做呢?买来的点心也很容易被人动手脚的。

沈妙歌愣了一下辩白了两句:“我想,一直以来应该是饭菜中有毒才对;那点心不只是我一个人用,还会用来待客的,之所以不用大厨房的点心也不过是防个万一罢了。”

沈妙歌能待的客,都是沈府的主子们:如果沈家有好几个人都和沈妙歌一样生了相同的病,那自然是会让沈侯爷等人注意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红袖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赵氏到沈妙歌的院子里取些他的衣物过来:顺便悄悄的拿些安神香与点心过来——虽然沈妙歌的院子里的人都打发了,但是那院子眼前不可能没有人看着的。

沈妙歌直到听红袖吩咐赵氏做事,他才明白红袖追问他用点心是什么用意,脸上的红晕虽然没有退下去,神情却放松了不少,把安神香二物的大约所放的地方告诉了赵氏。

不过红袖嗔他了两次,让他心里既然有些甜甜的,可是又有些不舒服:他可是男人啊,是红袖的丈夫,不能什么事儿都让妻子为自己做吧?

半晌后赵氏便取了沈妙歌的衣服回来,只是她却只取了衣服:“五爷,姑娘,安神香和点心都不见了。”

红袖和沈妙歌都听得一愣,然后红袖便明白自己慢了那下毒之人一步:对沈府,她还是了解的太少了。

沈妙歌有些不敢相信,他问道:“我房里的东西都不见了?”

赵氏摇头:“其它的东西是不是不见了,奴婢不知道;不过安神香和点心存放的地方,奴婢找了,就是五爷的整个屋子奴婢都寻了,依然没有找到。”

沈妙歌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儿道:“我想过去看看,是有人把我屋子里的东西取走了大半儿,还只是丢了安神香和点心。”

红袖想了不想直接拒绝道:“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能出去?”看到沈妙歌的神色后她又补充了一句道:“你眼下任性去了,就是什么事儿也没有,明儿我一样会被责骂的。”

沈妙歌闻言想了想道:“只是,怎么样我也要去一趟才成,此事可关系着我的性命,如果晚上一两日也许什么也发现不了。”

红袖和赵氏都不同意,沈妙歌却就是坚持不肯放弃。

晚上,红袖坐着檐子带着两个丫头到了沈妙歌的院子;守门的婆子当然不敢过多问,听说是白日里拿的衣服不对,便急忙把门打开了。

红袖咳了两声,一个丫头道:“姑娘也是的,都着了风寒还非要亲自走一趟,怕我们拿错了;您应该在屋里好好歇着才对。”然后那丫头吩咐檐子直到抬到屋里:“晚上风凉,莫要再吹到姑娘。”不一会儿便拿着沈妙歌的衣服走了:几乎是把所有的衣服都拿走了。

婆子们关了门也没有疑心什么:沈妙歌大少爷的确是有些奇怪的脾气——比如衣服不合心意是坚决不穿之类的。

红袖又一次被檐子抬进了自己的屋里,不过她不是自己走下来的,而是被赵氏和两个丫头把她抬下来的——这人当然不是真得红袖,而是扮了女装的沈妙歌。

因为红袖嫁到沈府日子不久,所以沈府很多低等的奴仆们都不认识红袖。

沈妙歌被安放到床上后,眉头一直紧锁着;而扮成丫头的红袖轻轻一叹:“虽然东西丢了,可是也就证明了那两样东西有问题。”

沈妙歌点了点头,他心情郁闷只是因为沈大姑***两个女儿:平日里她们看上去可是极好的女孩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红袖听到他的话,笑道安抚他:“东西虽然是她们送过来的,但是八九成她们并不知道安神香问题;你想一想,当日她们的神色举止可有什么异常没有?我想应该是没有的吧。”

沈妙歌细细一想点头,然后又摇头:“如此下去我真要草木皆兵了,这府里哪个是坏人、哪个好人,如何能区分的清楚。”

红袖笑着:“你的心气浮燥了,所以才认为被人取走了东西便找不到那下毒的人了;你再想一想,就算东西不见了,也不是什么都查不到的;除非取走东西的人,他会隐身法。”

沈妙歌虽然年纪不大,但长年生活在沈府再加上自小聪慧,所以被红袖一点便透:“那人必不敢只为取东西而去走一趟,能混在人群中取走东西的机会,便只有……”

只有打发沈妙歌院子里丫头的时候:场面一定有些混乱的,所以正好可以被人利用;不过,是哪些人去了沈妙歌的院子,还是能查到的。

今天却是不行了,因为已经很晚了;而且沈妙歌这么一折腾,他的精神也倦怠很多,红袖和赵氏便点上安神香,有一句无一句同他说话,不一会儿他便睡着了。

红袖这才安排韵香在这屋里守夜,而她带着赵氏回到西屋;她也累了,不止是身体精神也有些累:这侯门大院的日子,哪里是人过的?不过她却不能说出来,而且她也只能过下去——想日后过得舒服,也只能靠她自己。

赵氏和茶香为红袖收拾好了床铺后,赵氏便打发茶香出去了,她却自一旁的脚踏上坐了下来:“姑娘,我有些话想同您说一说。”

红袖倚在床上看着赵氏笑了:“奶娘有话就说吧,我知道您说得话都是为了我好。”

赵氏闻言心下一软,姑娘是真得懂事了!她便把红袖到了侯门这些日子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道:“姑娘,您自小就聪明,可是我们将军府人少事少,同侯爷府可是绝对不同的;好多事情您都要同五爷商量过再做会好一些,五爷怎么也是侯爷府长大的不是。”

红袖一听便明白赵氏是在担心她,便也同赵氏好好的说了一番放话,至少有一半儿是她心中所想:她眼下最信得过也只有赵氏一人。

主仆二人说了很多,赵氏通过这一次深谈,倒是对红袖另眼相看起来:姑娘的兵法看来是真没有白学。

次日,并没有按红袖和沈妙歌所想去找沈夫人,问一问昨日是哪些人领差去了沈妙歌的院子,因为沈老祖带着姜太医过来看过沈妙歌,姜太医说沈妙妙歌已经没有大碍,只是需要好好调理一段日子。

沈老祖回房之后居然要去庙里给沈妙歌求平安,沈太夫人等人哪一个也劝不住她,就是沈侯爷父子出马也是一样;所以沈家的大部分女眷们只能陪伺着沈老祖上山去了,留下来的是沈家的姑娘们。

唤管家来问此事并不妥:现在还不能确定管家是不是能信得过的人。

红袖倒没有过于沮丧,虽然不能立时去查下毒之人,倒可以借着这机会为沈妙歌解毒。沈妙歌和红袖猜想安神香和点心都有问题,只是单独用一样的时候应该无事,两样遇到一起才会中毒。

红袖安排赵氏利用出去采买的机会,去寻那位给沈妙歌诊过脉的白发老先生:先打听一下老先生的为人,如果是位正真的、有济世之心的先生,便让她把沈妙歌藏起的那粒药丸给老先生看一看。

沈家的姑娘们每日都来探沈妙歌,就连沈大姑***两个女儿也天天来;每次她们来了之后,总是要坐很久很离去——存了要帮红袖照料沈妙歌的心思,免得她一个人太累了;也怕沈家大部分主子不在,有些奴婢们再欺红袖是新人。

如此一来,红袖和沈家的姑娘们关系倒是一下子近了好多,相互之间越来越有话说了。

并且就像沈妙歌所担心的一样,他屋里的安神香和点心,在两日后又出现在原来的地方:不过红袖和沈妙歌没有再去取,因为再次出现的东西,根本就不会有一点问题了。

还有一点,这两日沈妙歌的院子并无其它人去过,那安神香和点心就平空出现;鬼神之说他们二人自然不信。

****

今天为PK1461分加更;现在是1486分,到1661分时再次加更,只要十几张粉红票就可以了,亲们加油!求粉红票,推荐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