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斩灭永恒》斩灭永恒之 娘受 斩灭永恒Twink

更新时间:2019-08-03 15:40:42

《斩灭永恒》斩灭永恒之 娘受 斩灭永恒Twink 连载中

《斩灭永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岁之寒分类:玄幻主角:侯府,龙腾境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斩灭永恒》的小说,是作者岁之寒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祖祠破旧,年久未经修缮,且少有香火,人气凋零,近乎荒废了,若非有个几十年如一日守在祠堂外的哑老人,半年前又发生了雪念初与江陵出走...展开

《斩灭永恒》免费试读

祖祠破旧,年久未经修缮,且少有香火,人气凋零,近乎荒废了,若非有个几十年如一日守在祠堂外的哑老人,半年前又发生了雪念初与江陵出走南诏侯府,进入祖祠之事,恐怕这座颇有历史的御龙祖祠,早就彻底被世人遗忘在角落里。

祖祠旁,有一个简陋的小院,茅草屋,篱笆墙,石椅绕石桌,几株杨柳小树,点缀了绿意,院落小而简洁,算是“陋室”,却很朴素,给人一种醉人的暖意。

这就是江陵与雪念初的家。

事实上,半年前他们还住在南诏侯府,雪念初是南诏侯的嫡女,只是很不得宠,再加上眼盲,是个瞎子,很多人都欺凌打压,想尽办法刁难她,日子过得很苦。

尤其是后来,她去苍冥海岸祭拜完母亲,又带回了“傻子”江陵,那些人更是变本加厉。

江陵昏睡七日,苏醒后,近月来,却一直呆滞痴愣,不言不语,很多人都暗讽他是“傻子”。

那时候,只有雪念初会维护他,将他挡在她那柔嫩瘦弱的娇躯之后。

这一切,江陵都默默看在眼里,却一直未曾开口。

人善被人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人愈加跋扈苛责起来。

月余光阴,两人生活更是艰难。

那一日,江陵突然起身,他轻轻牵起雪念初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南诏侯府。

在侯府前,他止步、转身,望着侯府诸人只说了一句话,那也是他苏醒后第一次开口。

“今日我带你离开,他日我让他们所有人都跪在地上,求你回来。”

一句话,冷漠铿锵。

当时,站在侯府前的,正是雪念初的父亲,南诏侯。

那一日,满城风雪,也是满城风雨,传得沸沸扬扬。

最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江陵牵着雪念初冰凉的手,静静走远,可南诏府虽大,哪里又是两人的容身之地?

举目苍茫,何处可为家?

最后,他们来到南诏府最西边,江陵亲手搭建了一个草屋小院,与祖祠毗邻而居。

……

两人回到屋里,江陵先是将手炉递给雪念初,而后点燃了房中“赤炉”,很快,房中温度就升高了许多,雪念初苍白的脸颊上也多了一抹血色。

这个女子天生寒体,即便是炎炎赤日,也不能长久远离赤炉,否则“寒症”就会发作,好似如蚁蚀骨,疼痛难忍。

江陵甚至怀疑,她的眼睛之所以失明,就是因为寒毒太浓太烈,攻心所致。

眼为心之“窗”,心无垢,才能无瑕,心若蒙尘,眼睛自然也就瞎了。

江陵安顿好雪念初,正欲出门,雪念初突然开口,嗓音轻柔,“小陵,你想记起曾经的自己么?”

江陵身形一滞,而后摇头道:“不想。”

“既然会忘记,就说明那些并不重要,不重要又何必记起?”江陵顿了顿,又道:“往事已矣,我只是江陵。”

他嗓音清淡温和,似乎真的不介意,不执着于曾经。

“那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叫江陵么?”雪念初虽眼盲,不能视物,但好似能感应到江陵的所在,一直“凝视”着他,目不转睛。

“不想。”

江陵果断摇头,然后让雪念初休息,自己则离开了房间。

“骗子。”

雪念初听到关门声,玉手捋了捋耳畔秀发,莞尔一笑,呢喃道:“还是个执着的骗子。”

她虽目盲,无法视物,这一刻却明媚不可方物。

江陵出了小院,便来到祖祠前,见哑老人依旧在刻木雕,他只是扫了一眼,并未多言。

这个哑老人眼里只有木雕,除非雪念初出现,他不会抬头多看一眼,包括江陵在内,皆视之如无物。

江陵也不自讨没趣,他看向祖祠内。

祖祠里供奉着两尊雕像,准确地说,是一尊,那是一个无比神武的中年男子,他手握神戟,通体盘着一条真龙!

一人盘龙,盖世真武!

“御龙老祖,白龙王……”

江陵打量这尊雕像,目光闪烁,自语道:“南瞻大地,一隅之地,御龙王朝,九歌之一……”

他所在之地名“南诏府”,是御龙王朝十八府郡之一。

江陵沉思片刻,而后就欲踏入祖祠,突然,一道冷喝声从远处传来:“江陵,把逆鳞交出来!”

脚步声很急,由远及近,且噪杂混乱,显然有不少人同行,他们急切赶来祖祠,找江陵的麻烦,索要逆鳞,

江陵转过身,看向来人,为首者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紫衣,器宇轩昂,身旁则是被江陵一拳一脚撂倒的慕池与宣无忧,后方还有不少人跟随,但多为青少年辈。

“交出逆鳞!”

慕池大喝,他紧盯着江陵,眼睛好似要喷出火来,愤怒之极,要知道,在南诏府,他以十八岁之龄跨入龙腾境小圆满,也勉强算是俊杰了,可却被众口相传的“傻子”江陵抬手击溃,这太丢份儿了,让他怎么忍受得了这份屈辱?

旁边,宣无忧亦很悲愤,恨不得冲上去,把江陵抽皮剥筋,方能消心头之恨。

江陵很平静,只是望着众人,冷淡不语。

“江陵!”

慕池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心底既郁闷又愤怒,他转向紫衣少年,道:“灏哥,逆鳞就在这傻子身上!”

被江陵击溃后,他气不过,匆忙返回族内,搬出族兄慕灏,拿逆鳞相引,希冀其出手为其复仇。

这位族兄已超越龙腾境,跨入六合境的“人合境”,修为远胜于他,在他想来,必能完败虐打江陵!

“你能击败慕池和宣无忧,应该是有几分本事。”慕灏望着江陵,很直接地说道:“可你没资格拥有逆鳞,交出来吧。”

他语气很平淡,没有颐指气使,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淡定从容。

他貌似吃定了江陵。

江陵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便向祖祠里走去。

“放肆!”

慕灏神情骤冷,江陵这是彻底无视他,令其大怒,悍然出手了,抡动硕大的拳头,轰击江陵后心!

他拳稍上,隐约间竟覆盖着一层“塔形”光芒,有些稀薄,但勉强可辨其形。

人合境,凝塔形,以魂开塔,这是慕家的《附魂显法之术》,谓之“镇魂拳”!

这一拳诡谲且霸道,声势极盛,裹挟着骇人的力道,凌空轰来,横击江陵后心。

“哧!”

危急关头,江陵转身,闪电一脚踢出,直接踹散了塔形拳劲,而后踹中慕灏的胸口,“砰”的一声将其踢飞。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雷光电闪间,慕灏就已落败。

江陵踏步,走到躺倒在地上的江灏面前,俯视着他,道:“想要逆鳞,就拿凤髓来换!”

众人愕然。

而哑老人对这一切却恍若未觉,他甚至未抬头看一眼,只是盯着手中木雕,一刀接着一刀,刻声清脆,此时却分外刺耳。

……

麻烦大家点击加入书架,收藏本书,谢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