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许少的玫瑰娇妻 精彩试读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XXOO

更新时间:2019-08-18 06:41:29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许少的玫瑰娇妻 精彩试读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XXOO 连载中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鱼木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安安,许墨阳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作者:鱼木儿,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安,许墨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初遇许墨阳是在安安的婚礼上,一眼万年。 临海私人庄园,场面宏大,看来准新郎真的很有钱。 那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海面蔚蓝得分不清...展开

《蜜汁独宠:许少的玫瑰娇妻》免费试读

初遇许墨阳是在安安的婚礼上,一眼万年。

临海私人庄园,场面宏大,看来准新郎真的很有钱。

那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海面蔚蓝得分不清是海还是天空,这里原本有个渔场的,安然想,什么时候就没了呢。

齐虎远远地就看到安然,跑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我的安然女神,你终于回来了。”

安然差点没站稳,还好应巧在旁边挡着:“齐虎你是猪吗?那么重?快放开你的臭猪蹄!”

“你就是羡慕,来吧,本少爷也赏你一个抱抱!”

“谁稀罕!”应巧躲开。

安然看着两人打打闹闹,开心地笑了,“物非”没关系,“人是”就行了。

齐虎看她戴着口罩,不解地问:“今天没有雾霾啊,安然女神,这是新流行的造型?”

安然一怔,故作轻松地说:“留了一个疤!我怕吓到客人!”

齐虎、应巧一致沉默,心疼地拉着安然的手:“这几年,你到底受了多少苦啊,我们去看你,你也不愿意见,担心死我们了。”

“哎呀,不要这样了,我不是回来了吗,今天是安安大喜的日子,大家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

“对,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安然重生了,但是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不能再自己一个人扛啊,多辛苦!”应巧眼眶通红,声音哽咽。

“我没有一个人扛,在美国,认识了一位很好的心理医生。他陪我走过了那段昏暗的时光,才让我有勇气回来见你们。”

安然话音刚落,远处的人群传来一阵骚动,三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来人外表冷酷,气场强大。

“明远集团的许总也来参加安安的婚礼?”齐虎略显惊讶。

“谁?”

“许墨阳,三年前接手明远集团,并迅速扩充商业领域,几乎各行各业都有渗透,关键是他热衷于公益,每年都会捐很多钱给希望小学和福利机构,前段时间刚刚买下一家传媒公司。才27岁,人又长得帅,简直就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人了。”

齐虎给应巧当头一个肉疙瘩:“花痴!”

应巧的花痴不是没有道理的,许墨阳的确长得很帅,远远看去,一身黑色衣饰的身形在晕黄温暖的夕阳余辉中勾勒出朦胧的剪影,此时的他周身洋溢着庄严和神秘的光辉,有成熟男人的深沉内敛,……就是气质冷了点,虽然与每一个上前的人碰杯,但都明显地保持距离。

性情才俊!

目光相触时,竟觉得好似在哪里见过。

那人视线只停留一秒,便从他们身边走过,裹挟着清风,径直走向后庭。

那一秒,安然愣了!

不觉又问了一遍:“他是谁?”反应过来:“我说,他是谁的亲戚?”

“安安表哥,她亲舅舅是许明远,没想到吧,连你这个“亲姐”都不知道,安安藏得可真够深的。”

安安是安然的继母带过来的孩子,或许是同为天下沦落人,相见恨晚,两人关系一直很好,直到左泉出现,才真正出现裂缝。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继母不爱和人提起她的娘家人,安然也没多大兴趣,所以一直不知道许明远竟是安安的舅舅。

安然有些失落,为自己逝去的父亲。

婚礼很热闹,新郎誓词说到一半的时候竟然哭了起来,哽咽的声音通过四面环绕的立体音响传来,特幽怨,也特真诚。

“我从小学的时候,就喜欢她,她那时候就知道欺负我,嫌我长得胖,我给她买的零食都被她扔进垃圾桶,那个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把她娶回家,用一辈子欺负回去……”

安安哭的时候依然很美,梨花带雨,她一向倔强,很少哭,即便当年左泉在广场当着众人拒绝她的时候,她依然高傲地像个孔雀。

安然知道,安安这次遇到了一个给她安全感的男人,她终于可以不顾形象地放肆大哭了。

安然环顾四周,依然不见左泉的身影,却触及到一道清冷的目光,是应巧提到的许墨阳,他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遗世独立,给人莫名的寂寥感。

这个人她一定在哪里见过。

想起红楼梦里宝玉第一次见到林妹妹的场景,真够矫情的。

不是必要的应酬,许墨阳不喜这样推杯换盏,莫名寒暄的场合,他性格孤僻,寡言少语,这次答应安安来参加她的婚礼,是因为一个人。

不过那个人似乎没有认出他来,失落?有点儿吧。

几杯红酒下肚后,仪式终于结束,本来打算上前打个招呼,又怕太突兀。

视线一直追随着那个娇小的身影,生怕丢了似的。

在助理的催促下,最终还是决定离开。

左泉是在安安婚礼后的第三天才出现的,说好的晚上七点在“一米阳光”,他依旧姗姗来迟。

打开包房门的那一刻,调笑着一一道歉,轮到安然的时候,顿了一下,换上一本正经的表情:“求女王大人宽恕!”

他话里有话。

安然一怔,不知如何是好。

应巧拿抱枕砸他:“敢情我们都是奴隶,就安然一个是女王!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小心安安回来又踹你!”

“安安还没来?她不是一向最积极!难道结了婚就重色轻友了?”

齐虎接:“她出去接人,说是扩充我们的联盟,大家现在创业的创业,工作的工作,多点人脉多条路!”

“我还以为是我们的私人趴呢,真没趣,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左泉看了一眼安然,她安静地坐在角落,娴静美好。

“你不来试试!”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安安推开门就给了左泉一个白眼。

她身边贴着新婚的夫君,恩爱有加。

身后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气质冷酷,和包房里的气氛形成反差,安安介绍:“我表哥,许墨阳。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齐虎,应巧,左泉,安然。”

安安按顺序介绍在座的人,大家都有些拘谨,像商务会议,坐等领导发言。

尤其是许墨阳,上前一一握手。

安安将他一把推到安然身边坐下:“哥,我的这些朋友在一起都很随意的,你比我们大不了几岁,放轻松点,放轻松点!”

安然清晰地闻到男人身上的烟草味,背脊挺直,她看到许墨阳窘迫的样子,不自觉“嘻嘻”地笑了起来。

左泉心底不悦,饮了一大口红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