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巫医夫人》暗黑3巫医魔牙流派 BL 巫医夫人大叔受

更新时间:2019-08-27 07:22:27

《巫医夫人》暗黑3巫医魔牙流派 BL 巫医夫人大叔受 连载中

《巫医夫人》

来源:作者:榴莲妹纸分类:玄幻主角:温子皓,连家

主角叫温子皓,连家的小说是《巫医夫人》,它的作者是榴莲妹纸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下) 碧玺睡了个午觉起来,日头已然偏西,即使出了一天的太阳,南方冬天到了傍晚也是阴沉冷冻。小荷一直在桌子旁绣花,看到碧玺醒了忙...展开

《巫医夫人》免费试读

(下)

碧玺睡了个午觉起来,日头已然偏西,即使出了一天的太阳,南方冬天到了傍晚也是阴沉冷冻。小荷一直在桌子旁绣花,看到碧玺醒了忙倒了小炉子上的热茶来。

“小姐,青菱姐姐刚进来说,若是醒了就可以收拾收拾前去太妃处了。”小荷提醒自家主子。

于是一通收拾准备,带着青菱和小荷前去迎蝠院。

刚进院子,便看到烛火通明,听见主堂里的笑语声声,一片温馨之景。婢女打起帘子,喊了一声:“表姑娘到了。”

碧玺进到屋子里,看到太妃坐在上首主位,下边两排椅子有男有女,大家齐齐看向小姑娘,探究的,含笑的,好奇的,别有心思的各种眼神朝她招呼来,咳咳,阿碧姑娘表示有点招架不住,脸蛋再圆嘟嘟也不代表人家的脸皮薄啊。幸好一向会装。

迈着淑女步伐上前先给太妃行礼,太妃叫过她来到身旁,先是给大家介绍她,“这是我连家的表外甥女碧玺,以后就养在咱们王府了。”然后一一给她指认下首的人。

衣着庄重,眉眼坚毅的是宁王爷温子峻,身边的自然是宁王妃,宁王爷掌管京城三大军队之一的皇城神御军身领保卫皇宫之职,王妃楚氏是定远侯嫡女,是个美艳贵气的少妇。

碧玺给宁王爷夫妇行礼,招呼小荷和青菱上前,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礼物,礼物也是连家给准备的,无非是些中规中矩的珠宝器物。

给三位表哥准备的是古画书法名砚之类的,给两位表嫂的是虞城特有的烟胧绣绣品。不甚贵重倒也不失体面,心意到了就成。

楚氏朱唇含笑,送给碧玺一套白玉桃花头面,白玉通透,花朵小巧,精致可爱极了,最适合小女孩不过。

碧玺可开心了,笑得眯起了眼,嘴甜地道谢:“多谢王妃表嫂,阿碧好喜欢呢。”因是太妃说过了,以后是一家人了,就唤表哥表嫂,不用太生分。

楚表嫂很受用,赞着:“阿碧真是个灵秀的可人儿,往后母亲可就有个贴心窝子的人陪着,恐怕就用不着我们儿媳了。”

太妃假意怒嗔:“我看你是想偷懒多陪陪你相公吧。”

另一对小夫妻则是二公子和二夫人,二公子温子棋一身儒生气,任国子监丞一职,夫人是礼部尚书的大女儿陆氏,书卷气韵,清秀灵动,夫妻俩人正是才子佳人。

陆表嫂送给阿碧几卷女儿家常爱读的诗词集,还有一套专门制作的狼毫小毛笔,成色极好。

阿碧心里计较:“果然是书香世家,以后要从陆表嫂处取经,如何成为具有书香气质的才女。”

忙谢过:“阿碧未读过多少书卷,以后少不得要多向表嫂请教,表嫂不要嫌我愚钝哦。”

陆表嫂笑起来轻轻浅浅的,“不会的,阿碧尽管过来就是了。不过有母亲亲身教养,想来也轮不上我的。”

待看向最后一个陌生人时,烛光映衬下,一个如出岫白云般的端冠少年瞬间把阿碧姑娘的月牙眼迷得星光闪烁,心里头白兔乱跳,耳朵支棱得跟兔子那么长去听太妃说话:

“这是你三表哥,名远皓字肃风,今年17,现在大理寺任寺正。为人素来冷淡,若是在他那里讨得没趣了,阿碧也不用理他。”

阿碧小姑娘跟看着一盘香香的肉一样看他的目光让温子皓略感不自在。哦哦哦哦,这就是三表哥。抑制住微激动的心情,阿碧努力姿态优美地行了个礼,“三表哥好。”

饶是一向冷淡不爱搭理人的温子皓也不禁觉得这个圆嘟嘟的小姑娘很讨喜,声音甜糯,小胖胳膊努力端正行礼,很是好玩,咳咳,就是那月牙眼睛亮得过分了点。

温子皓没夫人,于是就忘了要给阿碧准备礼物,不禁微窘,被大嫂二嫂似真似假埋怨了两句,沉吟一下,对阿碧承诺:“我房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日后得闲了我带你上街买去,可好?”

这莫不是在隐形邀约,阿碧小姑娘忙开心地点头,“好好。”心里像只小老鼠一样偷着乐,接近表哥第一步,由头都有人给找好咯。

太妃笑眯眯地看着小身影转个不停,心里想着:“连家到底是世族,即使没落了,教出的女儿家也是得体懂礼的。”一时间,对阿碧的的喜爱之情更甚了。

她假意不满:“阿碧,怎么大家都有礼物了,就我没得呀。”

阿碧赶紧小碎步挪回太妃身边,扶着她的手臂撒娇:“哪里能忘了太妃您啊。”青菱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一趟,捧了一个普通模样的木盒进来。阿碧接过,打开盒盖,里面是一粒颗婴儿拳头那么大的??????丹丸?

看着太妃疑惑的眼神,阿碧解释到,“我曾随叔祖学过四年医术,这是我照着他老人家的方子亲手做得玉露容丹,特地拿来孝敬您的。”

阿碧所说的叔祖太妃倒是知道的。

古往今来,每一个群体都会出几个怪物。连家也不例外,世代簪缨志在政道的大家庭,也出了几个与家族主中心思想背道而驰的人,其中阿碧口中的叔祖,从小痴迷医术,四处游学,寻访世间杏林圣手学艺,其中还到过偏远的边疆异族,最后也是虞城颇有“仁心妙手”之名的医者。

在坐的女性上至太妃下至婢女,就连几个嬷嬷也是,全部眼放光彩的,怀疑又期待。

太妃心里也是很激动的,世间女子有几个是不在乎自己的年纪容颜的。不过她按捺了下来,很淡定很随意地发问:“这又有什么讲头啊?”

阿碧很认真地解释:“这方子是叔祖自己写的,他曾经远游到远疆寿水族一带到的,听他说寿水族女年逾五十肖似二八,都是因为这玉露容丹里的材料。可惜蛮夷之地,对材料粗滥地使用,不懂精细制作,也不研究效果更好的配方。于是叔祖多次尝试后写了这个方子。长期食用,驻肌养颜。”

楚表嫂心里羡慕,酸酸地说了一句:“阿碧真真是对母亲贴心呢,这可算是千金难求的。”

阿碧转转眼珠子,唉,果然或引起眼红,都想要呢。小胖手纠结在一起,糯糯的声音有点愧疚:“这次来得匆忙,没能做那么多,两位嫂嫂还请原谅,日后得闲一定会给你们做的。”

太妃把她楼进怀捏着她的圆脸笑:“好啦好啦,你表嫂也是跟你打趣呢,不会真的在意的。”

阿碧立马顺杆子上欢快地应了一声:“哎!”引得大家又是一阵笑。

呼~好不容易结束初次见面的人情交际,可以吃晚饭了,阿碧摸摸额头不存在的汗,以前在连家只是个默默无闻平淡度日的小孩子,如今养入王府,方方面面都是要注意的了。

为了迎接家庭新成员阿碧姑娘的到来,今晚王府张罗了一桌盛筵,家人齐围缠枝牡丹雕紫檀圆桌。精美的菜肴,鲜甜的果浆酒,最让阿碧动心的是那鸭脚鹅掌和鸡爪,她特别喜欢啃这些玩意儿,现下就夹着一个砂锅秘制酱香鹅掌啃得津津有味。

太妃看她腮帮子动个不同,碟子上一堆白森森的小骨头,嘴里又吐出一拨儿。关心地问到:“阿碧是喜欢吃这些嘛?以后我多吩咐厨房给你做啊?”

阿碧欢喜得恨不得抱住太妃啃两口,小脑袋点头如捣蒜。

饭桌上女眷们和阿碧聊着天,主要话题还是玉露容丹;男人那边自然就喝酒聊工作。

三兄弟的话题正谈到一桩案件,五天前,北静侯的儿子李珏暴死青楼。风流王侯子弟,天子脚下作案。一时间,宫中民间都在谈论。皇帝素来也知道这个侄子是纨袴膏梁,时常也惯会做点小恶,却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李珏的生母是北静侯的侧夫人,偏又是太后的娘家外甥女,天天进宫向太后哀泣,太后又向皇帝施压,于是皇帝心里郁闷得慌,连下三道旨令,要大理寺与刑部速速破案抓拿凶手。

“李珏的祖父老侯爷也是为国捐躯战死沙场,为抚慰忠烈先魂,圣上必会严肃待之。”温子棋评论。

温大哥拧着眉问自家三弟:“大理寺如今有何进展?”

温子皓端到嘴边的酒杯又放了下来,叹息一声:“只抓了几个青楼女子和那李珏的小厮仆人,也审不出个究竟。寺卿和少卿上头受了气自然就恶待我们。”

小虾米都是被上头欺负的主,有事你办,功劳上头捞了大半;有罪你顶。上头只落个监管不力罪名。

大理寺直面犯人的是寺正,温子皓等五个寺正全部上阵,这段时间天天审这个案子的犯人,其他案件都推后了。

“听说死因不明?”温二哥一脸惊奇。

“是,外观看来无致命伤痕,仵作验尸后,曾经中过毒,但不知毒为何物。我翻阅了所有以前的案卷,细细查找相似的死状,还是得不出线索。”温子皓一片忧色。

太妃看他们三个严肃正经的样子,不愉地发话了:“今晚好好的,别说些晦气话,也不怕吓着阿碧。你们要说出去说,别扰我们兴致。”

三个儿子连跟母亲告罪说不敢,然后默默饮酒吃菜。

阿碧耳朵里可一直听着她三表哥说话呢,于是忙跟太妃摇摇手,“不碍事的,多有趣啊。”

啊。太妃心里闪过一丝担忧:“这妞莫不是个不安分的吧。”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养成那种大家闺秀有什么劲儿呀,彪悍点好,没人敢欺负。

及至本朝,对女子束缚已然少了很多,民风很是开放。君不见,民间已经出了很多传奇性的彪悍妹子了。

温大哥虽然为人冷淡严肃,对家里人却是体贴的,他给母亲建议:“阿碧初来,家里没有同龄人,不如请些交好人家的小姑娘过来热闹热闹,母亲也可开心一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