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穿越之帝妃倾城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同志

更新时间:2021-01-06 18:01:21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穿越之帝妃倾城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同志 连载中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

来源:作者:应月时光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葛洪,凌玥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是应月时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帝妃倾城:凌邪天下》精彩章节节选: 既是如此推脱,凌玥也不勉强他了,不过看他一副欲言...展开

《帝妃倾城:凌邪天下》免费试读

既是如此推脱,凌玥也不勉强他了,不过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来是有什么事要出口,又有些难为情。

“老夫看你比前些天似乎……是有什么急事难以解决么?”凌玥看着葛洪道。

葛洪被说中了心事,面色焦急起来,带着哭感。

又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凌玥暗想。

“尊驾,黎大师,敢问您是否能炼制三阶丹药?”葛洪弯腰拱手道。

“老夫是三阶丹师,自是可以炼制三阶丹药。”凌玥答道。

扑通,葛洪双腿跪在地上:“尊驾,我知道此事唐突了,但葛洪已经别无选择。”眉眼尽是祈求。

“说吧,何事?”

葛洪忙道:“多年以前我被小人暗算,内子得知帮我挡去了,她却身中奇毒,幸得廖医仙救治,保住了一条命,却沉睡梦中,醒不过来,廖医仙言内子需用一枚极品三阶解毒丹,清除余毒,方能复醒,多年以来,我一直寻找极品丹药,却无所得,不知尊驾可否帮我炼制一枚极品解毒丹,葛洪愿奉上全部身家。”

葛洪跪在地上神色悲怆,涕泪糊了他一脸,按理说四十多岁,正是男子一枝花的年级,可眼前之人竟是如花甲年岁一般的苍老。他将多年以来压抑的情绪不小心发泄在了凌玥面前,要不是凌玥还坐着,他早已扑在地上恸哭了。

想来这个男人是爱极了他妻子的,再加上多年以来对妻子的愧疚,让他没有一天是轻松过的。

“报歉,扰了尊驾。”葛洪拿袖口擦了擦脸,哽咽道。

“无事,你且起来吧!老夫可以为你炼制解毒丹,但药材需得你自己提供。”凌玥道。正巧自己要炼制三阶解毒丹,药材还未齐全,这有人可以免费提供药材,何乐不为呢?

“这,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尊驾会帮我炼制解毒丹?”葛洪又哭又笑,连连问道。

凌玥见他这幅模样,问道:“药材准备了么?”

“准备好了,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葛洪急忙跑进内室,抱着一堆盒子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凌玥面前的桌子上。

“这便是我收集的灵药,以及一些辅助药材,尊驾,您看这……”

“嗯,三日后有人会送丹药上门。”凌玥道。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葛洪拱手谢道,神色欣喜。又将腰间的储物袋拿下来,双手呈给凌玥道:“大师,此为葛洪几十年的收藏,赠与大师,请大师笑纳!”

凌玥见葛洪还有储物袋,定然是个有身份的人物,若是能拉拢他,省事不少。“不必了,你若是能帮老夫做另一件事,就抵消炼丹酬劳。”

葛洪听着凌玥的话,内心十分震动,这位炼药师居然没有寻常炼药师有的倨傲,如此和蔼和亲,若是别的炼药师,早就漫天要价了,恨不得别人将他当祖宗供着,想及此,葛洪越发恭敬了:“敢问大师,是何事呢?”

“老夫这里有一份灵药单子,听闻你们金家拍卖场还经营着药铺,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凌玥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

葛洪哪里不明白凌玥的意思,炼药师缺的就是药材,这样也好,可以长期与炼丹大师合作,至于近水楼台先得月,事实上金家才是真正的得月人。

“药材以市面价买,不会亏待你们。”凌玥道。

“大师,您放心,葛洪定会为您办好此事,只是不能以市价收取钱币,就按市价的七折可好?”葛洪笑魇如花,伸手将灵药单子收进袖中。

“如此甚好!”凌玥见葛洪如此识相,又捋了一下胡须,笑眯眯点头道。

妻子有救了,又结交了一位了不起的炼丹大师。自己在金家族老面前也有一席之地,此事定然会得到金家族老的支持,谁会没事得罪一位炼丹师呢?巴结还来不及呢!

正当凌玥与葛洪洽谈甚欢时,一女子娇柔的声音传来:“尊驾,七十二万金币已经清点完毕,请尊驾收取。”金枝从内门进来,背后是一群小斯抬着几只大箱子,想来就是金币了。

“尊驾请!”葛洪摆手邀请凌玥。既是要实物,必定是有储物空间的,葛洪想。

凌玥将几大箱子金币和灵药收进空间道:“灵药之事,多多费心。”

“是,是。”葛洪恭敬应道。凌玥拂袖出门而去,那走路姿势,以及通身的气派竟如真正的古稀老者一般沉稳。

葛洪目送凌玥离开,转身拿出袖中的单子,大瞪眼睛,果然炼药师不是那么好巴结的,那药材尽是一些高级灵药,仅仅几样低阶药材,刚刚答应的市价七成,好想收回来。

“师父,黎大师同意了吗?”金枝问道。

葛洪点点头,常年压在心底的石头终是落下了,眉头也舒展开了,好轻松呀!

入夜。

一黑影悄悄潜入尚书府。

娄原正在书房挑灯夜读。眉头紧锁,长着几条皱纹的脸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些愤怒来。最近死对头凌策给他下了几个暗畔子,害得他连夜加班加点解决,正是气煞他也!

空气中慢慢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阴风阵阵,蜡烛的光忽明忽暗,令人心慌。

房顶上的瓦片突然发出咔嚓声,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显得尤为清脆响亮。

“谁?”娄原“啪”的一声,将毛笔拍在桌上,全身戒备。

黑影悄然落在娄原房门外,只一个瞬间便破窗而入。

“娄大人!”黑影正是赫连沉,他压低声线阴测测的声音倾泻而出。“别来无恙啊!”

“你来干什么?”娄原收起外散的灵力,闪过一丝惊讶,厌恶道。

“娄大人,本太子夜访可是给你带了好东西!”赫连沉拉下遮脸的黑布眼神轻挑。

“哦?好东西?本尚书看来是无事献殷勤吧!”这赫连沉穿得一身黢黑,私闯尚书府本来就算作不齿行为,再加上修为比娄原低,本来就理亏,低了娄原一头,自然娄原不会给他好脸色。

“娄大人,先别急着下定论。”赫连沉从怀里掏出一个黑漆漆的盒子,是黑木做的。“且看这儿!此乃我西凉巫师之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