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驭夫》驭怎么读 总受 驭夫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1-01-08 12:04:59

《驭夫》驭怎么读 总受 驭夫冰山攻 连载中

《驭夫》

来源:作者:美美的大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沐家,沐少薇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美美的大拿原创小说《驭夫》,主角是沐家,沐少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沈梦见今天去老太太那里请安只带着点珠,描眉就在锦...展开

《驭夫》免费试读

沈梦见今天去老太太那里请安只带着点珠,描眉就在锦绣苑把被褥拿出去晒,顺道把沈梦见房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今天照例也是个艳阳天,用过早点之后,沐少薇硬是拉着沈梦见到外面去逛逛。她好像是看上了哪个铺子里珠钗,那个铺子专门做这些有钱小姐的生意,出的都是高档的货。所以,排场也大了:若是有人要买,即使是再有钱有势的也要亲自上门,决不送货。

想来那珠钗也不便宜,沈梦见身上本来就没银两,在加上人生地不熟,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去的。不过终是抵不过沐少薇的劝说,万般无奈的跟了出去。

两个人坐在轿子里面,一前一后的出了沐府。

沈梦见待在轿子里晃悠着,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昨天晚上本就没有睡好,这里再颠儿颠儿,倦意马上涌了上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轿子突然猛地颠了一下,把睡梦中的沈梦见惊的马上醒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头就已经清清脆脆的撞上轿门了。她惊呼了一声,条件反射的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怎么回事?”

沈梦见还没回过神,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

“好狗不挡道,快让开!”

“嘿,你们知不知道这轿子里面坐的是谁啊?叫我们让开?”

……

沈梦见拧着眉头,揉着脑门前的大包,总算想起来了:自己不是跟着沐少薇出来看珠钗的嘛?这轿子突然停下来又是个什么事情?她轻轻叩了叩轿门,一把推开了。

迈出轿子,再往四周瞧了瞧。原来自己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轿子对面也横着一抬轿子。两边的轿夫涨红了脸,有的已经撸起了袖子,正骂骂咧咧的。

“这是……”沈梦见指了指对面趾高气昂的轿夫,“怎么回事?”

“三少NaiNai,”正吵的欢的轿夫瞧见了沈梦见从轿子里走了出来,连忙转身朝她弓了身子。

沈梦见轻轻点头,又问道,“四小姐呢?”

轿夫满脸愤懑的起身,回头指着对面的轿子,“四小姐的轿子已经过去了,对面的轿子硬是不肯退让,我们就僵在了这里。”

看到这里,在听着他们吵架的话,沈梦见总算是明白了。想来自己的轿子跟对面的杠上了,两边都不愿意退让,就这么卡在了路中央。沈梦见踮起脚尖,越过对面的轿子:这条巷子不算宽,两台轿子一齐肯定是过不去的。不过,自己的轿子再走几步就能出了巷口,要对面的轿子后退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啊。

轿夫转身上前两步,伸出手来差点就要指到对面小厮的脸上去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位是谁?居然敢挡沐家三少NaiNai的道?是不是不想活了?”

小厮愣了一下,扭头打量起沈梦见来。

沈梦见被望的浑身不舒服,扭过头往后面退了几步。

一边的轿夫见状,怒火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他撸起袖子,一把把那个小厮推的摔到了地上,“你这狗奴才,居然敢那么瞧我们三少NaiNai,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哟,沐府下人还真是狗仗人势啊,连个轿夫也如此的嚣张跋扈!啧啧啧……”

两边的人本来已经剑拔弩张,马上就要扭打成一团了。这个时候,突然从对面的轿子里走出来一个青年男子,身着一袭浅蓝色的长袍,手里捏着一把骨扇,满脸尽是嘲笑的意味。

跌倒在地上的小厮连忙爬了起来,跑到了男子的身边,“少爷……”

男子手里的骨扇一扬,示意小厮不要再说话。小厮张了张嘴,满腔的委屈顿时化作了一脸的愤懑。

轿夫见那男子衣着举止不凡,气焰头当即减下来不少。“这位少爷,我们再走几步就能出了这巷子,理当是你后退。”

男子嗤笑,“这是什么规矩,大路朝四方,谁不能走?就凭你是沐家的人,我就要让?”

一旁的小厮也在边上搭腔,“就是就是,你是沐家的又如何?我们少爷还是司徒家的呢,你们是不是也该让让?”

“你……”轿夫以前是跟着沐少薇,捡了她的嚣张脾气,现在居然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会来,吃不得一点亏。这回吃了个瘪,脸都气红了。

沈梦见回头,望了望自己身后,虽然退回去有一段距离,但是总比僵在这里跟人家吵闹要好。她在轿夫的身后招呼着,“罢了罢了,我们就退了吧,在这里吵闹不成体统。”

轿夫讶异的回头,怔怔的望着沈梦见,“三少NaiNai?”

对面的男子捏起手里的骨扇,在掌心轻轻拍打着,“这位就是沐府的三少NaiNai?看起来也算知书达理,又怎会做出投井自尽的蠢事来?”

此话一出,除了那位司徒公子身后的小厮在笑以外,沈梦见和那些轿夫的脸马上就变了色。

沈梦见心里一沉,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知道自己投井?按理来说,沐家绝对不可能把这事到处宣扬啊。她冷着眸子望着对面的男子,“公子何故说出这些话来羞辱于我?”

“啊呀呀……”男子夸张的用骨扇敲了敲脑门,“我怎么忘了我答应少卿不乱说的啊!”

沐少卿!沈梦见只觉得满腔的怒火找不到出口,呼吸也越发的急促起来,“你认识沐少卿?”

男子戏谑的瞧了沈梦见一眼,“何止认识,我们还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呢!”他说道生死与共的时候,眼里笑意甚浓。沈梦见在心底冷哼一声,该是乌合之众才是!

“你们把轿子退到后面去,”沈梦见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朝身后的轿夫说道,“让这位司徒公子先过去。”

轿夫满脸愕然,呆了一阵,最终是满脸不情愿的抬着轿子往后面退了去。

沈梦见紧要着牙关,挤出一丝笑容,“司徒公子可满意了?”

司徒公子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即笑道:“你不想知道我去哪里嘛?”

沈梦见冷哼一声,“你既非沐府的下人,又非我的轿夫,我为何要知道?”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子!”司徒公子浅笑一声,转身就要坐回轿子里去,“我可是约好了你相公去喝花酒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