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txt 同人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Basher

更新时间:2021-01-11 18:01:18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txt 同人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Basher 连载中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

来源:作者:李且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玄墨,孟千宇

新书《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李且安,主角玄墨,孟千宇,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看不到你,好或不好,有什么区别吗?” 飘...展开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免费试读

“看不到你,好或不好,有什么区别吗?”

飘渺的声音,哪怕他就站在咫尺,也像是世外天涯传来的一般。那么远,那么不可触摸。

贺明朗的眼内竟有些湿润了,无法回答。

玄墨慢慢移步,走到喜床不远处放着的岸椅处,拿起上面、缠着七彩绣丝的喜杆。放在手里,瞩目许久,轻叹一声,缓身移到喜床处。

“我至始至终都觉得,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这件事了。”

他话音落,贺明朗顶了一天一夜的红盖头也随之飘然落地。

凤冠之下,明朗面若桃花。一团香玉温柔,笑颦俱有风流。好一个美人颜色,盛盖了满屋娇艳华华。

玄墨抬起手,指尖划过明朗的面颊,在接近明朗的唇时,被明朗一把抓住。只要了一根拾指,紧握在手心里。玄墨顺势倚到了她的身边,与她比肩而坐。

“你这喜房里不干净。”

玄墨是用毒的高手,他身形刚落到屋檐时,已经察觉到了屋内的香气有异。

“嗯,有半味毒药,另半味应是下到了孟千宇喝过的酒里了。”

‘蝶慕花’一种类似于Chun情药的毒药,有扰乱人神智的作用。让人在意乱神迷之时,说出心底最隐藏的最想说出的话。这种话在平时,是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说的。这药的高明之处在于,中半味时没有作用,只有碰到另半味时,才会发挥。

“我已经替你还回去了。”

玄墨轻轻淡淡地说完,贺明朗已经忍不住挑眉了,“柳品茹中毒,是你……”

“她即使今晚没有在孟千宇身上下‘蝶慕花’,我也不会让她舒服的,这你应该知道。”

是,怎么能不知道。贺明朗苦笑。玄墨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孟千宇逼出洞房。那么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在孟千宇心心念念挂着的女人身上动手。

幸得孟千宇并没有真的对她做了什么,否则,贺明朗不保证玄墨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

那一年在边疆小镇,自己第一次在宫外着女装,与玄墨会面。不知哪里来的登徒子,向自己伸来了轻薄的手。

第二天一早,小镇县官便接到了报案。有一平民,深夜被人寻仇。双手皆被齐腕砍断。双眼被剜,舌头被割,连牙齿都颗颗被拔了出来。其状之惨,连验尸的忤作,都忍不住呕吐出来。

若是今晚孟千宇真敢与自己行了洞房之礼,明日怕是会比那个小镇的登徒子惨上不只百倍。

“你给她下了什么毒?”

“千丝百转!”

“千丝百转?”

对于男人来讲,千丝百转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女人,这确实有点……

“她不多闹几天,你这里怎么能消挺,还不快谢我?”

玄墨一点不觉得让一个女人长一身的红疙瘩、起满身水泡,又痒又痛地抓挠上月余,并可能留下伤疤,有什么过份的。

除明朗之外,他对谁都没有怜香惜玉之情。

看着玄墨一脸“我很乖、我很懂事,快点奖励我”的大狗摇尾状,明朗觉得自己教导他八年的是非善恶观全都是胡扯,根本不起作用。这人还是十年如一日地为非作歹、随心所欲。

“小七,不如今晚……”

叫明朗小七的,天下间,只有玄墨。

“哪有什么今晚,你看,天都快亮了,昨夜厉王府的事,用不到天亮,就能传得众人皆知,到时必是朝野震动、满城风雨。”

明朗扭过头去不看玄墨。要是玄墨想要的奖励是这个,明朗是绝不会应他的。

“是不是任何叫得上是事儿的东西,就比我重要?”

求欢不成,就改胡搅蛮缠了吗?

明朗懒得理他,甩开一直拉着他的手指,缓缓站起。玄墨也随之站起,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用力地把她带进了怀里,还未及明朗推他,冰凉的、有些玉感的唇,便贴了上来。

玄墨的吻如火似荼。完全与玄墨冰冷的气质不同。

如果她不是大印国的贺明朗,而他不是千魔窟的第一杀手,他们之间……

明朗想到这里奋力地推开了玄墨,在玄墨一脸惊讶和不甘的愤色中,抚平自己的衣物,勉强笑着说:“今日我已成婚,哪怕这桩婚姻不得所有人祝福,我也要守住我最基本的东西,玄墨,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们……不可能的。”

“不可能?什么叫不可能,十年……十年的感情,你就要用不可能三个字这抹掉吗?”

玄墨的脸色瞬间冰霜。他不想说他等了明朗十年,谁让他愿意呢?明朗大婚,他听到消息后,百爪挠肠,强抑着自己不做出让明朗生气的事来,他能容着孟千宇近这喜房,已经是极限的事了,想着以后孟千宇可能占有明朗,他的心……比被千刀万剐还要难受。

最可悲的是……他竟然什么也不能做。

“玄墨,八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我不是普通的女子,你不要等我,也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感情,可你说……你愿意的。”

明朗艰难地说出后,转过身来看玄墨,明眸闪动泛出悲苦之意,却还是说,“如果你现在不愿意等了,你随时可以离去。”

身在这个位置,肩负着生来俱有的使命,哪怕想要,有些东西,也不能要。

“你说让我离去,哈哈……你竟然说让我离去……好,我现在就走,我现在就走……”

那用深厚内力带出的笑音,如地狱里扑出的恶鬼申吟一般,未等明朗眼内的泪水滚动出晶莹的花朵,便如鬼魅一般消失在这喜房之内。

那一年在边疆小镇,自己第一次在宫外着女装,与玄墨会面。不知哪里来的登徒子,向自己伸来了轻薄的手。

第二天一早,小镇县官便接到了报案。有一平民,深夜被人寻仇。双手皆被齐腕砍断。双眼被剜,舌头被割,连牙齿都颗颗被拔了出来。其状之惨,连验尸的忤作,都忍不住呕吐出来。

若是今晚孟千宇真敢与自己行了洞房之礼,明日怕是会比那个小镇的登徒子惨上不只百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