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冒牌嫡女很嚣张》冒牌老婆很神秘 总受 冒牌嫡女很嚣张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1-01-13 00:05:55

《冒牌嫡女很嚣张》冒牌老婆很神秘 总受 冒牌嫡女很嚣张小说TXT 连载中

《冒牌嫡女很嚣张》

来源:作者:眉子青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寒逸辰,都在寒

火爆新书《冒牌嫡女很嚣张》是眉子青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寒逸辰,都在寒,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下第一庄少庄主的地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从小便...展开

《冒牌嫡女很嚣张》免费试读

天下第一庄少庄主的地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从小便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再加上长相优势,如此翩翩贵公子定是万千少女追捧的对象。刚开始的时候,寒逸辰还会礼貌的朝人家姑娘笑笑,毕竟对方女孩子这么主动,若是自己太冷,怕伤了人家的自尊心。但是这种情况实在是太频繁了,导致每次自己出门都有很多的困扰,久而久之,寒逸辰便连笑都懒得笑,总之就是直接无视这些发花痴的女子就对了。

但不知为何,寒逸辰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乐无忧,每每想到那个雪夜里被自己惊吓时露出小鹿般惊慌的眼神的她,自己的心都会不自觉的加快跳动的速度,这是一种自己从未体会过得微妙感觉,并且这种情绪连日来一直都伴随着自己。

乐无忧对寒逸辰来说无疑是最特别的,正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才令得他更加急迫地想要知道如此吸引自己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心地隐藏着自己,一路上,寒逸辰想过一百种可能,或许她是个府里某个管事的女儿,或许她就是个聪明机灵的小丫头,或许她是丞相府中某个妾氏的女儿,但是这一切的一切猜测,都在寒逸辰跟踪着乐无忧进入“筑梦院”的那一刻,听到乐无忧叫丞相夫人“母亲”,下人称她“大小姐”的那一刻,彻底的幻灭。

寒逸辰从来都不知道懊恼是什么滋味,但在那一刻他尝到了。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一定不跟着无忧,不窥探她的隐私,宁可不知道一切,就这样傻傻将这个特别的女子放进自己的世界。但转念一想,又十分地庆幸自己的任性而为,至少不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不可自拔。

在望仙楼,女扮男装的乐无忧被自己一眼就认了出来,寒逸辰清楚地知道并不是乐无忧的乔装技术差,而是自己认出了她的声音。虽疑惑过这个只听过一次的声音,为何让他牢牢记住。殊不知,那个冷寂雪夜里,像只受伤的小刺猬蜷缩着哭泣,冲着自己叫嚣的女孩的早已经无声无息地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那天,寒逸辰隐在筑梦院西北角的一颗枝叶繁茂的大树上,院子中发生的一切都落入了他的眼中,单薄瘦弱的女子虽然被一群下人围攻,嫡母刁难,但却丝毫没有怯弱,虽然在望仙楼见到无忧被一群恶少找茬,也没见她吃亏,想着她定是回点拳脚功夫的,几个贱奴还近不了她的身,原本安奈不住的寒逸辰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静静地伫立在树上,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乐无忧,看着她为了救自己的贴身婢女下跪,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利据理力争,看着她的所谓“母亲”对她没有半丝怜惜之情,寒逸辰的心有点微微地发酸。那一刻,寒逸辰很想冲出去,光明正大地挡在无忧的面前,保护她不受人欺辱,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与无忧相处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寒逸辰知道,这个乐观却有倔强的女子不想让自己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也许是在给自己找逃避的借口吧,寒逸辰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乐无忧不知道自己已经知晓了她的身份,只要自己不主动揭开笼罩在乐无忧身上的迷雾,那么他依然可以大大方方地出现在那女子的面前。

一直等到筑梦院上演的那一幕散场,看着乐无忧在婢女小心地搀扶下进了屋,确定她的安全之后,寒逸辰才转身落寞地离去。

帝都的夜幕早已降临,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淮水河畔精致的画舫中,姿容艳丽的歌姬们,也早已奏起了悦耳的琴声。若是换了往日,寒逸辰定会要上东方流云把酒言欢,不醉不归。一想到东方流云,寒逸辰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暗自叹了口气道:“我到底要如何是好?”

自己和东方流云算是不打不相识,想当初寒逸辰留恋在花丛的时候,听说梨香院的花魁风姿卓越,文采了得,便与人打赌必定争得花魁。但另他没想到的是有人也同自己一样势在必得,最后还是寒逸辰棋差一招,未能夺魁。不是钱出的不够人家多,而是比诗词歌赋这一项输给了对方。这让从小呼风唤雨惯了的贵公子在人前出了丑,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当下就发作了。也不看对方是何来路,跟对方的人大打出手干起架来。

东方流云本就一直有拉拢天下第一庄的意向,奈何庄主寒叶城不喜与朝廷中人结交而无奈搁浅。但是,东方流云也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主,便将目光转向了不按牌理出牌的不羁少庄主寒逸辰身上,直到有了现如今寒逸辰与东方流云交好的局面。

可惜,寒逸辰此刻并不知道当初自己与东方流云的相遇并非偶然,一切都是东方流云一手策划的,否则,也不必因为顾忌朋友之义,而苦恼不已了。

记得东方流云自小就与丞相家的嫡女林若梦订有婚约,虽然东方流云并不满意这桩婚事,但又不能随意地解除婚约,惹怒父皇,所以一直隐忍不发。如今,这婚期都定下来了,也不见东方流云有丝毫动静,仿佛要成婚的不是自己一般。想到这,寒逸辰心里突然升起了浓浓地嫉妒,为什么东方流云这么不懂得珍惜!

“啊!”寒逸辰气愤地大喊一声,引得周围人群纷纷侧目,奇怪这个身着华服的贵公子的行为。

气闷之极,也不理会周遭之人,奋力地迈开双腿,一路疾驰,路人见了纷纷避让,但还是有几个因醉酒而走路不稳的大汉被他给撞到。也不管对方如何骂骂咧咧,寒逸辰随手扔下一锭金子,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一路狂奔到别院,撞了不知多少个婢女奴才,直至竹影轩大院,寒逸辰才停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地喘粗气。寒逸辰功夫不弱,但是一路没有用任何内力,就想一个普通人一样狂奔,所以才气喘得厉害。不过,这么发泄出来后,寒逸辰心里好受多了,之前发现乐无忧就是东方流云名义上的未婚妻,这个打击对他来说的确很大,但是自己也想通了一些事情,无论这个让自己倾注了过多精力的女子是谁,他当日在望仙楼所起的誓言依然有效“士为知己者死!”

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会守护在乐无忧的身边,不为任何,只为真心。自我安慰道:“也许有一天,她真的能成为乐无忧呢!”这个名字是那个倔强的女子告诉自己的,那么,她就是他的乐无忧,至于其他都不重要,自己的心已经丢了,那便让它丢得彻底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