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葬花颜》葬花吟歌词 小说大结局 葬花颜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20 12:04:43

《葬花颜》葬花吟歌词 小说大结局  葬花颜精彩阅读 连载中

《葬花颜》

来源:作者:木屐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翟儿,陈国公

《葬花颜》是木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葬花颜》精彩章节节选: 54祭奠老规矩,看客们留个你足迹,漂漂打赏推收皆可...展开

《葬花颜》免费试读

54祭奠老规矩,看客们留个你足迹,漂漂打赏推收皆可

话音刚落,从外面就走进来一个身穿紫色罗珊的女子,看着在座的各位,依次道:“参见国公,国公夫人。”

随即转头,温柔的看着息妫,嫣然道:“我这次回来最大的原因就是翟儿了,翟儿嫁给息国,婚礼之时我未曾到场,也真是遗憾,趁着这次归宁,就赶紧回来见咱们翟儿一面。这一见面,还真是把我羡慕了,这各地都有着些传言,说是息侯与翟儿之间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更有甚者说是息侯为翟儿置办了四季桃花。这原先吧,我是不信的,但是现在看到翟儿这副面色,不得不信了。翟儿这头上的木簪也是息侯亲手为你做的吧,这带回娘家来,是来炫耀来了,真是羡煞我了。”

息妫被她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娇羞道:“菀姐姐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不是让旁人看我的笑话吗,如是这木簪碍了菀姐姐的眼,我拿掉便是了。”说着是真的上手去拨弄头上的木簪,却被妫菀伸手制止了。

妫菀浅笑一声,道:“翟儿何必较真呢,你又不是没有听出来我这是与你玩笑罢了,这木簪乃是息侯情谊所住,还是戴着吧!”

话语间歇,妫菀看着公子瑞在那边断然的喝着茶水,笑骂道:“你可是悠闲的,同样是兄弟,怎么不见你去接应过你姐姐啊,就知道迎着妹妹,忘了姐姐了,是吧!”

公子瑞放下手中的瓷杯,抬眼看向妫菀,有礼的一笑,道:“姐姐何出此言,若是姐姐希望,下次待姐姐回来之时,瑞儿必定会去迎接,如何?”

妫菀微露皓齿,笑道:“又是个直肠子,国公,国公夫人,翟儿这历经了一天的路程,想必是很累了,不如今晚就让她早些歇息吧,有什么话等明天翟儿休息好了再谈吧!”

国公夫人赞许道:“是的,是的,翟儿都奔波一天了,肯定累了,今晚的谈话就此结束吧,明天待翟儿休息好了,在谈。”国公夫人伸手抚摸着息妫的脸颊,略有心疼之色,“翟儿啊,今夜你就与母亲同睡吧,熄灯之后也可陪我说说话,听你说说这息国人情啊!”

息妫面露纠结之色,犹豫道:“母亲,我是没问题的,但是若是我与你同睡了,那父亲谁哪边呢?”

国公夫人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随意道:“随他,去书斋睡吧,他也经常去的。”

“可是……”堂堂一陈国公,晚上去书斋睡觉,说出去岂不是让陈国子民笑死吗,息妫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陈国公打断了。

“你母亲既然让你与她同睡,那你便去罢,为父不要紧的,这书斋我也不是睡了一天了。”

息妫得令,便下席离开,离开前最后一眼看了一下屋内,大姐二哥与陈国公相交甚欢,回想起来刚刚他们二人的行径,不由得叹息一声,“这种逢场作戏的行为,早在以前他们就经常这样做,做给别人看罢了,其中真正自己是一清二楚。”

息妫来到国公夫人的房间,环顾了一下里面的摆设,基本上没有变化,还是带着那份熟悉的感觉,给息妫一阵心安。

过了一会儿,国公夫人便兴冲冲的来到屋内,满脸的喜悦之色,赶紧坐到床边,再一次的紧紧拉住息妫的手,激动道:“翟儿,快与我说说,你在那息国可曾受了委屈,若是受了,我一定替你出气!”

息妫浅笑道:“母亲,你真是想多了,我在息国过的很好,也就像刚刚菀姐姐说的,息侯他对我很好,我在那边也未曾受什么委屈。”

国公夫人慈爱的看着息妫,不忍道:“翟儿,你要是有什么事别憋着,有什么直接和我说啊,你这样不说会更是让我们担心的。”

息妫无奈笑道:“可是,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事啊,母亲不要担心我了,在息国我是**,谁还敢和**叫板,即使我不说,息侯还是会说的,不会有谁敢让你的女儿受委屈的,你就放心吧!”

国公夫人轻叹一口气,这个女儿就是这样,无论有事没事,到头来都不会告诉他们的,也不希望女儿难得回来一次心情就这样压抑,寻思着找个轻松的话题扯扯,话锋一转,道:“翟儿,你和我说说这息国的风土人情吧,和我陈国是否有差啊?”

话问了出去,但是半天都没有人回应,侧过头看去,只见息妫已经微闭双眼,睡着了。国公夫人笑着看着她,眼中满是慈爱,伸手替她拢好碎发,微语道:“翟儿,见到你幸福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希望这个息侯是个对的人,不要再让你受苦了,你已经苦了那么多年……”说到此处,国公夫人自己倒是潸然泪下。

这一日,天空略是晴朗,息妫起身才惊觉时候已经不早了,洗漱穿戴完毕之后便走出了屋子。

在屋外的国公夫人见着息妫出来,埋怨道:“翟儿,怎么起来了,不再睡会儿吗?我都没敢叫醒你,想着你昨日劳累就是让你再多休息休息的。”

息妫玩笑道:“这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让我再睡,难不成要睡到晌午吗?”

“即使是睡到晌午又如何,在家又不会有谁说你,你现在又不是那息国**,你只是我的翟儿罢了!”

看着国公夫人满脸的慈爱,息妫感到自己是真的很荣幸,虽然没有享受到自己亲身父母的爱护,但是这国公与国公夫人对自己都是没有间隙的,纵使亲身父母,多半也是如此了吧!“母亲可不要这样惯着我,如果这短短几日在家就养了一身的毛病,那回到息国不是让女儿被嫌弃吗?况且,今日我……还想着要去方野看看她。”

这句话中的不知哪个词触动了国公夫人的心,国公夫人的在听后,脸上的笑颜也逐渐消失,换上了一副淡淡的哀伤,叹气道:“哎,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也好,你去看看她,生前她与你也是要好,你走之后也不知道多久那边没有人去探望了,你那妫林皇叔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一点都不上心。”

息妫也像是被勾起了那丝痛苦的回忆,眉头微蹙,也是一声感叹,“自那之后,已经过去好久了,我出嫁也已经好久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去看她,趁着今日,还是去看看吧,她一个人在那边肯定是孤单许久了吧!”

息妫独自一人坐着马车来到了方野,看着这一方寸土,想着这个下面埋着自己的挚友,无限惋惜,但是又想起她去世的缘由,又是无限伤感。眼前仿若出现了她的笑颜,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美好,那几个字浮现在墓碑之上:妫珏之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