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秦朝悠闲生活》秦朝悠闲生活免费阅读 直人 秦朝悠闲生活出柜

更新时间:2021-02-07 12:01:38

《秦朝悠闲生活》秦朝悠闲生活免费阅读 直人 秦朝悠闲生活出柜 连载中

《秦朝悠闲生活》

来源:作者:惊戈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黎熙,刘婶

主角是黎熙,刘婶的小说《秦朝悠闲生活》此文是惊戈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魏礼悄然的上了山,一路疾行,在山林树梢间穿梭如履...展开

《秦朝悠闲生活》免费试读

魏礼悄然的上了山,一路疾行,在山林树梢间穿梭如履平地,轻松自如。如果有人知道,一个拥有这样高深功夫的人竟然甘心成为某人的仆从,并且忠心耿耿毫不觉得屈才,恐怕要猜测能够让这样的高手效忠的人,又该是什么样的人呢?

不过,此时却不会有人看到,阴山绵延,隔开了大秦和匈奴的版图,而这里,虽然只是位于阴山南面的最外围,可是深山不可测,没有一点仰仗是无人敢独自上山的。所以,魏礼绕开了村庄,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上了山。

很快,魏礼到了景岚的山野小筑,放轻了脚步留意起周围的动静,林子里很安静,鸟儿似乎都没有一只,偶尔风吹过,魏礼便借着这微弱的风势顺风潜行,很快到了墙外。

墙里,老黑趴在地上慵懒且无聊的闭着眼睛小憩,忽然间耳朵抖动了一下,蓦然睁开眼睛,喉咙间发出呜呜的低吼,眼珠一转,看向一个方向,似乎那里有着什么东西。可惜,盯了半天,老黑发现似乎什么都没有,好像只是它的幻觉,眼底好似闪过疑惑,慢慢的紧绷的身体又软了下来,接着闭上眼睛,尾巴微微扫动地面两下,静止了下来。

魏礼缩着脑袋在墙外面好半天才将绷紧的心弦松了松,他没想到这只看起来年老体迈的黑狗竟然如此敏锐!如果不是他躲得快,刚才那狗睁开眼睛扫过来的时候,就要发现他了!

他倒不是害怕一只狗,只是它超乎寻常的敏锐让魏礼一时不备,吓了一跳。心底却赞叹一句,好狗!这狗,怕是有狼的血统!

魏礼在思考,他要如何进去,杀了这只狗会不会对他这次的行动有影响。魏礼自然知道,杀了它是最好的方法,但是,老黑的灵性引起了魏礼的一丝犹豫,这一犹豫魏礼便做出了决定。不杀,何况,魏礼自负能够应付,在敏锐也不过一只畜生,还能阻了他的脚步不成?!不过是进入一处无人的屋子,拿一本书,哪怕就算是主人回来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弱女子,魏礼绝对有把握让景岚发现不了自己。

魏礼三指在墙上一抓,便掐下来了墙砖的一角,捏在指尖,微微眯起眼睛,略一沉吟,便见他突然间暴起身形,一跃跳过墙头,老黑立刻发现了魏礼,反应也不可为不迅速了,一瞬间暴起,前肢绷直,腰背弓起,后退用力一蹬,窜起来一跃扑向了魏礼!

魏礼在空中略一调整身形,手中石子激射而出,老黑在灵活,也不过是只已经年迈的狼狗,在空中的灵活哪里比得上魏礼这个武术高手,如果不是最近被景岚用空间灵泉喂养着体质好了许多,智力似乎也更加有灵性,耳朵捕捉到风声,微微侧了侧身子,那颗石子擦着它的眼角就过去了,如果挨实了这一下,老黑就算不瞎一只眼睛,也得受很重的伤。

“咦!”魏礼忍不住惊呼一声,他没想到这狗竟然还能躲过石子,他虽然因为心底对老黑那么一点怜惜和轻视,手上的功夫没有用尽全力而是有所保留,但是一只狗,在他出现的刹那间就如此反应,半空中还能灵活躲过暗器,足以让魏礼惊讶不已了!

老黑却也因为在空中躲过石子而身形一滞,扑杀的动作只能中断,落在了地上,后腿立刻再次蓄力一瞪,凶狠的眼神盯着仍在空中即将落地的魏礼,调整角度,再次扑杀!

魏礼没想到老黑的反应这么快,且这么狠。每次扑杀直接冲着他的喉咙而来!忍不住也脊背一凉,但随即做出反应,再次变换身形,抬手侧掌切在了老黑脖颈,力道毫无保留,砍得实实的!老黑喉咙间发出呜咽一声,狠狠的摔倒在地上,滑出一段距离才在墙根下停住,半天没有起来。

魏礼轻巧的落地,眼睛一直在老黑的身上,见它确实起不来了,才松了口气。魏礼到此时,似乎还能感觉到喉咙间老黑锋利牙齿带起的杀气,还有那股湿热带着腥气的气息擦过喉咙滞留下的灼热,忍不住惊呼:好险!

魏礼老黑交手不过瞬息之间,胜负已定。老黑毕竟老了,多年被驯养的生活也磨去了它的野性,看护守院还行,但对敌,却怎么也比不上人类,何况还是个武术高手!

如果不是现在景岚不在,魏礼想着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早就引起注意,他今天也就算是白来了。不过,不在更好,能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好好的找一找。因为不知道景岚什么时候会回来,魏礼一点不敢耽搁,立刻开始行动。

山脚下,终黎熙已经进了村子了,一路急赶慢赶,他连景岚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站在村口简陋的牌坊下面,终黎熙有些疑惑,难道错过了?应该不会儿,按照意儿说的景岚问了出镇的路,他在景岚刚离开就追了出来,按照他的计算,在景岚出镇之前就能追上……难道景岚还没有出城?

想到这里,终黎熙更加觉得是这样,转身就想回去,这样也许在半路就能碰上。

终黎熙刚转身,身后村子里走出来一人,看到终黎熙便开口叫住了他:“终黎先生!”

终黎熙微微皱眉,但还是转了身,看着来人,十七八的少年,他在刘婶家见过,在镇上酒楼也见过,是在那里工作的小伙计,刘毅。

“终黎先生,能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刘毅脸上绽放出庆幸的笑容,几步走上前来,恭敬的躬身行礼:“终黎先生,可否请您到家中为叔父看看,这几天虽然叔父依然发热,但是伤口好像没有继续恶化,婶娘不太放心,我们全家过几日要去平阳,所以,不知先生是否有空?”

终黎熙想了想,不清楚景岚去了哪里,也许这一路过去也会错过,倒不如过一会儿去景岚家中等候,于是点点头:“倒是无事,走吧。”

刘毅面上一喜,感激的说道:“如此,多谢先生了。”

终黎熙点点头,跟着刘毅向刘婶家而去。

终黎熙到达刘婶家以后,查看了刘家大叔的伤势,伤口经过处理,虽然没有继续恶化的现象,但是高烧一直持续不退,昏昏沉沉的没有一点清醒的意识,这让终黎熙皱了眉,重新包裹伤口,低声说道:“我也无法多做些什么了,听天由命吧。”

一句话,让刘婶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但是心底却好像没有太大的起伏,只是觉得一下子空了,毕竟,这么些天看着半死不活躺在床上的人,刘婶的心底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只是想到以后……百感交集。

刘婶虽然伤心,但刘毅在一旁劝慰着,在终黎熙面前还是很克制的,送终黎熙出了门,刘婶似乎下定了决心,忽然说道:“过些日子,等……事情了了,我们一家要搬到平阳去,这里的房产我卖给了一个外乡人,景娘家的地也打算转租给他,终黎先生,您也是和景娘从小的交情,我这一离开,怕是没有回来的时候了,就拜托您多多照看。”

刘婶的话让终黎熙忍不住多看着眼前这位老妇一眼,从他跟着父亲为景岚诊病,这位便租种着景家山下的几亩地,他一直以为不过是佃户与雇主的关系,所以刘婶突然间说这样的话,让终黎熙忍不住审视她,暗自猜想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刘婶见终黎熙不说话,面色上看着也不好看,也知道自己突然间说这些,总会惹人闲话,于是说道:“十几年,多亏景先生照拂,如今要离开,景娘一人在山上,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人知道。她身体不好,如今又……碰上这样的事情,景娘性子要强,恐怕是要吃亏了,一个女子在世上生活不易,景娘年轻也漂亮,恐怕更加艰难。终黎先生,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您是这镇上唯一的大夫,请您多照拂一下她,好吗?”

终黎熙认真的看着刘婶,入骨的视线像是要把刘婶穿透了,竟让刘婶险些忍不住躲开视线,忽然心底一颤,她是不是拜托错人了?今天这一直温和平易的终黎先生,怎么看起来,如此深沉可怕?

终黎熙没有从刘婶深山看出别的来,眼神慢慢的恢复平静,她平时对景岚照顾不少,膝下无子,大概对从小看着长到大的景岚有些别样的感情吧,想到这里,脸色也柔和了许多,于是说道:“我正好要上山看看。”

刘婶知道,这算是答应了,于是松了口气,看了眼天色,忽然不好意思起来:“这都过午时了,劳烦终黎先生这么久,如果不嫌弃,用过午饭再回吧?”

终黎熙看了眼天色,可不是吗,转念一想,这一会儿景岚应该回来了吧。于是摇头拒绝了刘婶的好意说道:“不必了,请留步。”

刘婶便也没再留他,只看着他沿着小路上了山,才叹了口气,回了屋里。

刘毅离开窗边,待刘婶进来才说道:“婶娘,这都过了午时了,终黎先生因为我们耽误了时间,不知道用过饭没有,您也没留他吗?”

刘婶摇摇头:“我留了,先生拒绝了。”

“我看先生上山去了,婶娘,这先生和……山上那位夫人是不是……”

“别胡说!”刘婶厉声的呵斥了刘毅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半晌后说道:“好了,这话不能乱说,传出去坏了人家的名声,不好。”

刘毅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得点点头,将疑问压了下去。

终黎熙漫步上了山,却没想到只看到紧锁着的大门,微微蹙起眉头看着那把很少见到的铜锁,竟然还没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