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公好惑人》猎户相公好凶猛 诱受 相公好惑人罗御

更新时间:2021-03-19 12:03:07

《相公好惑人》猎户相公好凶猛 诱受 相公好惑人罗御 连载中

《相公好惑人》

来源:作者:凤骨扇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宛瓷,夏荷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相公好惑人》的小说,是作者凤骨扇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 白晃晃的光,很是刺眼。眯了眯眼,宛瓷...展开

《相公好惑人》免费试读

清晨

白晃晃的光,很是刺眼。眯了眯眼,宛瓷下意识的伸手一挡,等慢慢适应后。入眼之处是一片艳红,红的张扬,灼的眼生疼。

轰······有什么在脑里炸开了。

宛瓷觉得诡异极了。自己的床顶上何时多出来红色的帐幔,记得自己是从不用红色的。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娘子······”耳边飘来一句充满男性磁性的声音。

宛瓷僵硬的转过头。

一张完美无瑕的脸盘。肌肤如玉,眉如画,蜿蜒的俏鼻,如墨般的黑瞳迷离的荡漾着无限风情,莹润饱满的红唇如引人采摘的果实,泛着诱人的光泽。一头拨墨秀发随意的散开,流泄于性感的锁骨,古铜色的胸膛。好美!

等等,裸露的胸膛······他是男的。

“你······你是谁?”宛瓷觉得心狂跳得厉害。我的妈呀!

男子暧昧的吹了口气,眼中秋波荡漾,“我是你相公啊。娘子你怎么睡了一觉就把我忘了。”

宛瓷狠狠的闭了闭眼。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是个梦,一定是自己还没睡醒而已。

耳边传来闷声的笑声,仿佛在嘲笑她是的,一声声击打着耳膜。

再睁开眼,还是那抹红,还是那媚人的男子。宛瓷觉得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自己睡了个觉而已,醒来时却物是人非。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檀木的桌椅,绣有兰花的屏风,飞鸟花鱼雕刻的横梁。随风飘摇的纱帐。就连自己盖得锦被,入手之处是一片柔滑,很显然是上等的丝绸。

宛瓷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天啊!她不会也像小说中的穿了吧。还是睡觉睡穿过来的,就不知道是身穿还是魂穿?世界也太疯狂了。

我不会跟这男人睡了一夜吧?宛瓷此刻清晰的感觉到锦被下光溜溜的肌肤与丝绸间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下意识的裹了裹身上的锦被。只露出一个头来。*********吗?宛瓷虽说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但却没开放到这种程度。

“娘子又发呆了。”男子看着女子的动作看了看锦被仿佛能看见女子那诱人的身躯。暧昧的眨了眨眼,唇角邪气上扬魅惑的说道:“难道我还没那顶幔帐来的迷人吗。”声音撩人魅惑。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又是谁?”宛瓷对上男子惑人的眼问道。男子瞳眸幽黑绵长,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娘子怎么问这种傻问题,我当然是你相公啊。你是我昨天明媒正娶的娘子啊。”明媒正娶四个子咬的格外重。

“你确定,你是的跟我结的婚。”宛瓷狐疑的看着男子道。

“是啊,难道我的娘子是谁我还不知道吗。”她······怎么问这种问题。男子眯了眯眼迷惑了。

宛瓷见男子露出怀疑的表情忙慌道:“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确认一下,呵呵呵。”最后笑得自己都有点心虚。他可是自己以后的依靠啊。看那些书上写的古代不好混啊!宛瓷现在是彻底相信她穿越了。

此时,明媚的阳光从窗棂倾斜入帐照在女子的脸上,散发着暖暖的,绚丽的光彩。男子不由恍了恍心神。

“呀,太阳都升那么高了。”宛瓷大声的嚷嚷起来,故作一惊一乍的的表情,像提醒着男子,你该起床了。

“呀,都是跟娘子聊的太投入啊。太阳都升的那么高了。本想再跟娘子再进一步联络联络感情的。真的好可惜哦。你说······是吧!娘子······”说的暧昧极了。

说着双眼来回在锦被上流连。不过一瞬,便开始下床着衣。毕竟还有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

宛瓷被看得全身顿时紧绷。手下早已冒出层层细汗。直到男子转身才有所缓和。

看那如玉的双手来回的在衣里穿梭着,宛瓷不由看痴了眼。一身的银装衬得男子修长得身姿,丰神如玉。耀眼的金色光晕投射出迷幻的色彩。却不小心撞进男子漆黑的瞳孔中。映入的是自己一脸花痴的模样。宛瓷觉得顿时一阵热气直冲脸部。

“呵呵呵······”男子开怀而笑。“娘子,好看吗!”

“好看,呃,真的很好看,呵呵呵”宛瓷干笑附和着。

闻言,男子发出更爽朗的笑声。“不过,我得走了。娘子若想看,为夫晚上回来一定让你看个够。”

宛瓷趁男子不注意的时候抽了抽嘴角。在心里狠狠的骂着:自恋狂,超级自恋狂。混蛋。等男子转过来时脸上却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

“呵呵······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嘛。你先走,太阳太舒服了我想再躺会就马上起。”

突然,俯身凑近宛瓷的耳边低吟道:“也好,那娘子我先走了。”莹润的红唇不经意划过宛瓷敏感的耳垂。引得女子颤栗。

宛瓷只觉得一阵酥麻感自耳尖传入全身,如被电击般。如火般的红晕炫染上脸暇,颈上,心跳如鼓,仿佛要跳出胸口。就连身体也莫名的泛热起来。

男子郎朗笑出声,大步向门边跨去。

丫的混蛋,太混蛋了,居然被调戏了!心中说不出的气恼,锦被下的手紧紧的拧着锦被,冒出丝丝汗液,粘粘稠稠的,很不舒服。

命运真的很捉弄人!昨晚她还在为失恋而痛苦,只能用一杯杯的酒来麻醉自己。而今天上天却赐给了她一个相公!还是一个比女子还美的相公。昨晚好似梦一场;伤心的自己、忧心的父母还有那决然离去的男友。宛瓷略嘴一笑,笑的讽刺。

“吱呀”一女子推门而入,躬身拜道:“奴婢夏荷拜见夫人。”

宛瓷回过神来看了看来人。是一女子。

女子大概十三四岁,着粉色罗裙,头上挽着简单的发髻,眉清目秀的样子,眼睛很大很单纯。

夏荷未听见答话,有些慌神,小声唤道:“夫人······”

“啊······哦,你先起来吧。”

“是。”

宛瓷瞄了瞄夏荷道:“你有事吗?”

“奴婢是公子派来服侍夫人的。”夏荷不亢不卑的回道。

原来是他叫来的。自己正好为衣服发愁呢,这下好了。“那好,你会穿那衣服吧。”顺手指了指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夏荷愣了愣,回道:“会,夫人只管吩咐便是。”

“真的,那麻烦你了。”宛瓷高兴极了,扬眉笑开。

夏荷听后,立马跪下,“夫人折杀奴婢了,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封建的思想啊!不过一句普通的话而已,就吓的她下跪了。

“知道了,你起来吧。”宛瓷做起身来,伸了伸懒腰。

“是。”

夏荷利索的起来,走到床旁开始为宛瓷着装。

宛瓷趁此机会向夏荷打探道:“嗯,你家公子叫什么。”

夏荷整衣的手一僵,抬头惊讶道:“夫人不知道公子的名字吗?”忽的想起管家的话:好好服侍夫人,多做事,少说话。夫人问什么就答什么,不可私自揣摩主子的想法。不代宛瓷回答,便道:“公子姓盛,名倾颜。”

宛瓷原本还在想适当的理由应对,没想到夏荷已先回答她的话,并恢复整衣的动作。仿佛脸上从未出现那一脸的惊讶。宛瓷心下疑惑,怎么答得那么爽快了。

宛瓷回神时,正好看到对上一面泛黄的铜镜,里面模模糊糊的影射出一个女子的轮廓,眉轻拧,眼清澈透亮,却闪着迷茫;小巧的鼻子和嘴巴。

宛瓷奴了奴嘴,这谁呀!奇怪的是镜中的人也奴了奴嘴,宛瓷顿吓了一跳。

夏荷挽上最后的发髻,后朝镜子中看了看道:“夫人好漂亮。”

宛瓷总算知道这是自己现在的容貌,自己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不见了。

这就是以后的自己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