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臣妾做不到 帝王攻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字母文

更新时间:2019-09-09 06:08:38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臣妾做不到 帝王攻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字母文 已完结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猫和柚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郎,夏侯羡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的小说,是作者猫和柚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蔚儿感觉整个身子都不听使唤,被他紧紧压着,喘气都变得困难起来。 “你……你放开我啊……” 蔚儿使尽浑身力气去推搡他,话还没说完就...展开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免费试读

蔚儿感觉整个身子都不听使唤,被他紧紧压着,喘气都变得困难起来。

“你……你放开我啊……”

蔚儿使尽浑身力气去推搡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死死堵住了嘴。

他的吻一开始轻轻浅浅,仿佛故意试探,转而抬眼瞧见了她带着些许期盼与欣喜的眼神,那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模样,娇媚而又青涩,他的心旌不禁狠狠摇曳了一下,吻逐渐变得浓烈而又大胆,舌尖轻巧地撬开她的牙关,极其贪婪的摄取属于她的一切美好,呼吸变得灼热而沉重。

蔚儿承受着他这突如其来的爱意,只能紧紧抱住了他,从一开始的气愤到羞赧再到欢喜,她只能一步步陷进他的温柔里,不经意间,眼眶逐渐由内而外地湿润,睫毛闪烁着丝丝泪光。

红烛噼里啪啦作响,整个屋内,只剩下浓重的喘息声与床板的吱呀声。

窗外,寒鸦捡枝栖尽,桂花落地无声。

第二天,东方既白,蔚儿从迷迷糊糊的沉睡中醒来,刚想转身,便对上一双黑眸,腰间一紧,又被他裹入怀中。

蔚儿觉得好不自在,将头埋进被子里,不敢再看他。

“昨夜你可不是这样的,比那野猫还凶。”夏侯羡一面说一面故意故意捧起她的脸:“闷在被子里就这么舒服?”

蔚儿愈加脸红,却也辩解不出一句话。

待他起身后,她才敢将身子从被子里探出,伸手拾起了地上的衣服,慢慢穿衣起身。

两人出了客栈,再次走在邺灵都的街道上。

走至一茶楼面前,只见茶楼外乌压压地挤满了许多人,已是水泄不通,蔚儿好奇也跑到茶楼面前张望,原来是这茶楼里有个白衣书人,正坐在大堂正中央的椅子上说书。

那男子长得极其俊秀,白面朱唇,如瓷般的皮肤比女人还白皙,乌发束起,白色宽带紧紧缠绕。他眼神炯炯有光,口中吐沫横飞,一手拿着黄花梨木做的醒木,一手在比划着所述故事。

他面前安放着黑漆桌子,上面堆砌这各类话本子,还有一把十二骨扇子躺在一旁,一盏清茶徐徐散着清香。

蔚儿来听时,故事已说了大半,只能就着自己的理解往下听。

“话说当日秦郎进京赶考后,便一去不再回,身边的人都劝慰她早早找个屠夫嫁了,可偏偏这采茶女不依,因伤心病了几日,最后竟严重到卧床不起,后来众人只道她为情所伤,却不想这采茶女后来却不知所踪,原是她在一大雪茫茫的夜里,独自背着行囊偷偷进京找她的秦郎了。”

这白衣书生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继续道:“你们知这采茶女为何?原是她装病,让村里人心生不忍,怜悯捐赠给她钱,于是她就将这些钱都积攒起来,只为凑足这进京的盘缠。”

底下听书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甚至偷偷揩去眼角的泪。

“真是个痴情女子,可恨那秦郎,不识故人心。”

“可不是,天下多为痴情女子薄情郎,也不知那秦郎后来怎样。”

蔚儿也混在众人中焦急道:“你快说,快说这采茶女后来找着那负心汉了吗?”

“啪——”

只听得那书生拍了下醒木,众人皆静,他才悠悠然继续说道:“那采茶女去了京城,一直询问秦郎的下落,后来才知这秦郎早已高中成状元,被皇上钦点做了太子洗马,不仅如此,还娶了公主,成了驸马,除了往日在宫中,还有自己的府邸,一时间荣华不尽。那采茶女只仗着自己曾经与他的情分,大着胆子去他府邸寻他,却不想连门都进不得,后来盘缠没了,一个女子也寻不到挣钱的渠道,只能街头乞讨,再后来,不堪耻辱,最终自愿进了青楼做了妓子,自始至终,再未见过秦郎一面。”

底下人唏嘘不已。

“今日说到这,明日旧时间还在此,我为你们讲南楚国前前朝温贵妃的戏本子。”

众人陆续散去,蔚儿也红着眼眶来到夏侯羡身旁。

“听了什么故事,也值得这样!”夏侯羡嗤笑,不屑一顾。

蔚儿望着他那自以为是的样子,狠狠瞪了一眼,闷声啐道:“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说罢,抽腿向前走去。

夏侯羡依旧牵起云弄,这一次,变成蔚儿在前,他在后跟着。

上午的阳光很盛,不过在深秋季节却也显得讨人喜爱,暖呵呵的照在这座四不管的小城里。

蔚儿在前昂着头,到处观看,一会儿盯着那糖人吞了吞口水,一会儿又被那些卖的胭脂钗环所吸引,只觉得一切都异常新鲜。

两人走上了一座七孔桥,因这桥较窄,故挤满了人,来往百姓基本都是肩擦肩而过,十分嘈杂喧闹。

蔚儿虽然左右被挤着,却依然觉得有趣,忽然掌心一热,倒吓了一跳。

蔚儿抽出手,才瞟了一眼,便连忙用衣袖遮住。

她颤颤巍巍地转头看了夏侯羡一眼,见他不改声色,才慢慢转回头,偷偷在面前拨开衣袖,看着手掌心上被印上的字。

这上面分明是用西岐特有的玄清墨印着个九个字:“兄于城南树林,妹速来。”

蔚儿止了脸上的笑容,突然心跳得厉害,她实在找不到什么方法脱身去城南,也不知皇兄此时找自己有什么目的,只是机械地移动脚下的步子,心里却已慌乱如麻。

《臣妾不承欢:邪王,榻下训》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