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花间一狐久》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 LOLI 花间一狐久NP文

更新时间:2019-07-27 06:01:33

《花间一狐久》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 LOLI 花间一狐久NP文 已完结

《花间一狐久》

来源:南京阅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者:默吟分类:现言主角:卢昊轩,昊轩

主角是卢昊轩,昊轩的小说《花间一狐久》此文是默吟原创的现言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终于听他提到我了:妈妈,那个眼睛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真叫人怜惜。她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伤感,就好象与我一样很...展开

《花间一狐久》免费试读

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终于听他提到我了:妈妈,那个眼睛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真叫人怜惜。她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伤感,就好象与我一样很小就失去了妈妈。那天她被两个坏人欺负,是我冲上去救下了她,我心里,真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委屈。可她还是被吓着了,爸爸来的时候,她悄悄溜走了,也没跟我说声再见。看到我的出现,她惊恐得象林中的小鹿一般。可是我在这儿跟你默默交流的时候,总能感觉她在我附近看着我们,妈妈,我总是觉得她的出现是你的意思对吗?

我一直仔细地看着卢昊轩,他可能对琴姨并不亲近,尊重她只是出于对父亲的尊重。而琴姨对他,只怕也缺少那种发自内心的疼爱,他思念的,仍旧是自己的妈妈。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把我的思绪一下子打断了。在卢昊轩身前,琴姨年轻的脸出现了:昊轩,好晚了,我接你回去吧。

卢昊轩答应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地与她拉开了距离,慢慢跟在她身后。刚走了几步,忽然,我看到他踉跄着晃了下身子,随着啊的一声惊叫,平地里竟然没有了他的踪影。

昊轩!琴姨回过头吓得大叫起来。与此同时,我急速起立旋身飞舞,已掠过小溪来到他最后站立的地方。四野无人,我顾不得隐藏身形,这个跟卢昊轩的安全相比较,实在不值一提。

那是一个废弃的井,原先上面是有盖子的,我看着他来来回回走过这么多次了,一直是盖得好好的,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黑咕咚的井。要在平时他可能还会留意到,但是现在是夜晚,他又被那只黑蝴蝶弄得心神不宁,加上琴姨又不停地催促,所以他毫不设防地掉了下去。

因为前几天下过雨,我看到废井里有一些积水,但也因为这个,他受的伤应该不重。我把焦急地跪在井边的琴姨扶到一边,她挡着我救人了,然后快速地解下腰链:昊轩,你试试这个,看能不能抓住。

我和琴姨合力把卢昊轩救上来的时候,他的裤子下半身已经湿了,看着我们担忧的目光,他甚至还勉强笑了笑。

当我们扶着他回到家,他才微微闭了下眼。我知道那个废井不算深,他又有武艺在身,但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担心得很。

跟着他进了客厅,我踌蹰着要不要悄悄离开,但又有些放心不下,又害怕他问我一些我回答不了的问题。正纠结中,他已抓住了我的手:敏敏,你等我一会行吗,我有事想跟你说。我点了点头,他就离开了客厅去自己的睡房。

琴姨不知道在张罗些什么,客厅里就我一个人,我要是偷偷溜走正是个机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留了下来。

过了一会,琴姨端着三杯雪莲茶走了出来:谢谢你救了昊轩,怎么会那么晚出现在那儿,你是他的朋友吗?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他的朋友,只是见过几次面。我很想说跟他是朋友,但是女孩子的矜持让我无从说起。

卢昊轩很快换好衣服出来时,琴姨先去休息了,客厅里只有我们坐在一起。喝了几口热茶,看上去他的神色好了不少。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卢昊轩笑了笑,这种笑亲切得象是面向自己最亲近的人。我一下子如中蛊一般,贪恋他这个好看得不得了的笑容。他并没如我一般拘束,轻轻端着杯子,看着水中上下沉浮的花朵。我端端正正在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两手都觉得没地方放了。第一次这么的近地跟他坐在一起,说心里不慌是假的。

姳茗,你信佛吗?半晌,他缓缓开了口: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

我沉默以对。

这个问题我当然清楚,每个人类都是有六道轮回的,当然会有前世今生,但,我不打算跟他探讨这样的问题,我害怕会泄露我的身份。

我的沉默并没有让卢昊轩失望,可能人世间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疑惑,从他的平静中我可以猜测到,很多人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以我进入人类的世界这么多年的经验看,许多人是唯物主义者。我不懂卢昊轩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执着。

在我童年之时,我妈妈给我讲过她的妈妈爸爸,也就是我的外婆和外公的真人真事。那时正值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的外公是本地的一个农民,外婆是上海的一个知青。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就因为外婆响应党的号召,自愿来到外公所在的小山村,所以他们相识了。妈妈说,年轻时的外公,长得非常耐看,有一种悲悯的气质,处处与人为善。在当时的山村,就算是城市,也是非常少见的。外婆看到外公的第一眼,就认定他是她前世的爱人。他们白天一起下地,晚上一起学习,白天外公帮助外婆,晚上外婆帮助外公。妈妈说外婆拒绝了一起来的其它知青,拒绝了回城的机会,自愿留在山村守护她的爱情。妈妈说,直到他们老去,外公弥留之际,外婆还拉着他的手说,跟他缘定三生,让他别忘记了来世再等他。卢昊轩用平淡的语气述说着他祖辈的故事,却听得我深深动容。比起刻骨铭心的感情,门第和财富又算得了什么?

故事让我感动,对他却是感激。感动于卢昊轩家人对卢昊轩的爱惜,感激的却是他告诉我这些,这是不是说明,我在他心中,已经很是重要?

你真的特别爱你的妈妈。我有些感叹,卢昊轩每天都到溪水边,靠的就是他对他娘亲那种无尽的眷恋,我有些羡慕,更多的是感动。

妈妈对我自然是很好的,我每天在等她的过程中,其实也静下心来想过妈妈说过的话,我很害怕,如果妈妈的话只是一种安慰,我一定会崩溃的。还好,我爸爸很支持我,不过他跟阿姨结婚后又有了个妹妹,妹妹身体也不好,一般都很少出门,阿姨得花很多心思照顾她。我自己坚持过来了。我很骄傲,也很满足。卢昊轩摸摸鼻子:听我说话很无趣吧?我是不是太聒噪了?不好意思,我

不是不是。我急急忙忙打断了他的话,又因为很少这么急急忙忙的说话,又是打断别人说话这种没有礼貌的行为,我的脸难免有点红,但是我说得却中气十足,绝对没有的事情,你说的很有意思,我很高兴,也很喜欢。

真的吗?卢昊轩惊喜的样子让我的脸更红了,仿佛我说了什么很了不起的话一样。我的眼光飘忽着不敢看他:我也是说实话而已。

是吗?卢昊轩又笑了,不过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询问的语气,只是像是纯粹的感叹,接着他的话让我的头几乎要埋下去了:不过,我倒是几乎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多话呢,还这么急切,感觉真是,太不真实了。这或许是嫌弃我打断人家的话吧,我的确做得不对,我讷讷的道歉,情绪低落,对不起。

卢昊轩吓了一跳,对不起?为什么要道歉?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呀。相反,你现在有人气儿多了,之前冷冰冰的,像石头一样。我很高兴,真的。我怎么会责怪让我如此开心和心动的人呢?卢昊轩的话让我的心暖融融的。

心动?卢昊轩原来是这么看我的吗?我有些羞涩,更多的是高兴,原来不是责怪我呀。而卢昊轩接下来的话就更让我害羞了。我总觉得,娘亲说我一定会见到的人就是你。卢昊轩半是认真,半是调侃的说。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他在说了这话之后在认真观察我的反应。

为为什么这么说。这声音一出来,我被我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紧绷着的声音是我的吗?怎么听起来这么紧张?

《花间一狐久》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