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闻之瓶仙幽情》 GC 异闻之瓶仙幽情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09-26 18:06:42

《异闻之瓶仙幽情》  GC 异闻之瓶仙幽情女体化 已完结

《异闻之瓶仙幽情》

来源:北京鼎甜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作者:涩小狸分类:灵异主角:魂玉,忽觉

新书《异闻之瓶仙幽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涩小狸,主角魂玉,忽觉,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一天晚上,姥姥领着我来到姥爷的坟前,点燃了香烛,摆上供品,拿出一块神秘玉佩,让我咬破手指滴一滴血在上面。血珠落到玉佩上缓缓消失,...展开

《异闻之瓶仙幽情》免费试读

这一天晚上,姥姥领着我来到姥爷的坟前,点燃了香烛,摆上供品,拿出一块神秘玉佩,让我咬破手指滴一滴血在上面。血珠落到玉佩上缓缓消失,姥姥将玉佩放在姥爷的墓碑上,然后让我跪在姥爷的坟前。我就那样一直跪着,快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脚都麻了。

午夜十二点正,姥姥连忙叫我给姥爷磕头,足足磕了九个响头。

“老吴啊,十年之约已到,孩子现在给你带来了,你就出来吧。”姥姥对着姥爷的墓碑念叨着。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听呼一声阴风从姥爷坟头上卷起,坟前的烛火摇曳不停。我怔怔地盯着姥爷的墓碑看着,眼睛一眨不眨。

阴风一阵阵吹起,猛听叮一声响,墓碑上那块神秘玉佩闪烁着一抹莹润玉光高高弹起,在空中叮铃铃旋转几圈后,一下掉落在我面前。我看到玉佩上面的红色符文亮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和玉佩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是因为滴了那一滴血的缘故吗?”我心里暗想。

“乞儿,你姥爷已经进入魂玉,你快把玉佩拿起来。”姥姥欣喜地对我说。

我小心地将玉佩捧在手中。我看到玉佩上面袅袅升起一股白烟,很快白烟化作了一个老者的虚影,盘坐在我手掌之上。

我吃惊地看着,发现这个老者面容方正,不怒自威,微微抬眼看了我一眼,轻叹一声道:“乞儿,好久不见,认识我吗?”

这个声音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而这个老者的样子,我在祠堂里遗照上看到过,那正是姥爷。

“你是姥爷……”我有些紧张地说。我和姥爷从未谋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他,而我也知道,现在的姥爷根本不是人,而是魂魄。

姥爷不置可否地淡淡点了点头,说:“回去吧。”说话间,他又化作一缕白烟,消失在玉佩中。

“姥姥……”我转头看向姥姥。

姥姥慈祥一笑,拉我站起来,给我拍拍膝盖上的尘土,轻叹一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你都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想当初你还高不到姥姥肩膀,现在可是比姥姥高了一大截了,姥姥真是老了。”

我说:“姥姥,你才不老呢。”

姥姥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回去路上,我看着姥姥佝偻苍老的背影,才忽然意识到姥姥的确老了。从小到大,姥姥在我眼中神通广大,宛如神明,但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知道姥姥并不是神,她也会老,甚至有一天会……我感觉心里涩涩的。

回到祠堂里,姥姥告诉我以后不用再睡棺材了,我问她原因,她却没说。我心里暗想,这一切或许与我拜师姥爷有关。随后,姥姥设了一个桌案,摆上香烛供品,让我把那块魂玉放在桌案上,然后虔心跪拜。

不一会儿,姥爷的魂魄从玉佩里出现,盘坐在桌案上,宛如一尊佛。

“乞儿,再给姥爷磕九个头,就算完成拜师仪式了。”姥姥提醒我道。

我连忙恭敬地磕了九个响头。

磕完头后,我听到姥爷苍老却清晰的声音响起道:“乞儿,姥爷生前是一个鬼师,死后照样能纵横阴间,因你命犯七字,天生阴阳眼,生来就是学道法的材料。现在姥爷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你可要用心学习。”

“是,姥爷。”我恭敬地答应。

这个晚上,姥爷教授了我基本的道法入门,天明的时候,他回到玉佩里,姥姥让我把玉佩放到棺材里。白天的时候,我回到自己房间,先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便开始学习姥爷教授的入门道法。

此后的三年时间,我每天都会到祠堂里和姥爷学习道法。

三年时间忽忽而过,姥爷把能够教我的全都倾囊传授,有一天,他告诉我可以离开了。我给姥爷重重磕了九个头,然后离开祠堂,找到姥姥。

姥姥早已经等着我了,看到我微微一笑道:“乞儿,看来你今天出师了。”

“姥姥,”我想了想,直接说道,“我想去找小狐狸。”

算算自从我七岁那年和小狐狸分开,现在已经过去十三年了。

整整十三年没见!

现在,终于到时间,我一刻也等不及了。

“当然,小狐狸和你已经拜堂成亲,是你的媳妇了,你当然应该去找她。”姥姥笑着说,忽然话语一转道,“但是现在十三年过去了,你知道小狐狸在哪里吗?你知道她长成什么样了吗?”

我听得怔住,问道:“姥姥,你知道吗?”

姥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拿出一颗用红绳串好的珠子,交到我手里,说道:“这珠子名叫灵犀珠,是当初姥姥用你和小狐狸心口上的血珠炼制而成,你戴上这颗灵犀珠,遇到小狐狸的时候,它就会亮起来。不仅如此,一旦小狐狸遇到生命危险,你也能感知到。”

“谢谢姥姥。”我高兴地说,立即将灵犀珠戴到了脖子上。当灵犀珠贴到胸口时,我隐隐有一种心意交融之感。灵犀珠现在很平静,预示着小狐狸没有遇到生命危险,我心里安定不少。

临走前,姥姥一脸严肃,郑重嘱咐我:“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保护好小狐狸。因为她的生命不仅仅属于她自己,而且关系到你。”

这件事其实不用姥姥多说,小狐狸是我的媳妇,就算拼了命,我也会保护自己媳妇安全的。姥姥告诉我小狐狸在江城,但具体在哪里她却没说,要我自己去找。去江城之前,我去向爸妈道别,爸妈早已经心里有数,已经给我做了一个安排。

我收拾了行囊,拿着一个电话号码,坐车直奔江城而去。

快到江城的时候,我坐在大巴车上,看到前面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报一起案件。上面主持人说,最近江城出现一个变态杀人狂,专门对漂亮女性下手。死者胸部和性器官被抓烂,惨不忍睹。

听这案件如此变态,我顿时留了神,注意看着,不过电视里播放的案件照片都打了马赛克,看不清,我也看不出死者到底是怎样被杀。随即,播报的最后,主持人说那个变态杀人狂最主要的特征是带着面具,提醒公众遇到戴面具的千万小心。

听到这里,我仿佛浑身从头到脚被一盆冰水浇下。

“我现在就戴着面具,该不会……”我心里出现一丝担忧,正在这时,忽然旁边座位有个男子碰了一下我胳膊,问我几点了。我尽量低着头,看了一下时间低声给他说了。

“你……”突听那个男子发出一声惊讶。

我心里暗叹一声,缓缓抬头,目光平静地看向他。

看到我脸上的面具,那个男子吓得一下摔倒在同伴怀里,嘴唇不住颤抖。我生怕他声张给我带来麻烦,连忙冲他摇了摇头。我其实是尽量想表达一些善意,但那个男子明显误会了。他吓得连忙冲我点头,好像在保证他不会声张出去。

我心里叹息一声,转过头,看向车窗外,心绪有些烦躁。

终于,车到站了,我等所有人下车后,才最后下车。

“搞快点,别耽误时间!”司机似乎见我慢吞吞的,有些不耐烦地嚷嚷道。

我平静地走出去,当司机看到我脸上的面具时,他那样一个大老爷们儿竟然吓得尖叫一声,摔倒在座位上,撞开了车门,险些摔下车去。我没有多管他,径直走下车去。走下车后,我尽量用一只手遮住脸从人群中穿过,但还是有人发现了我的面具,吓得睁大眼睛。

我生怕自己会被他们当成变态杀人狂抓住,赶紧快步穿过人群。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我看到车站广场另一边大树下路灯光照不到一片暗影,便走了过去。我心想,只要暂时躲在暗影里,别人看不清,就不会误会了。

来到暗影里,我拨打了一个电话。

这是爸妈提前给我做好的安排,是说这江城有个表舅开了个书店,现在需要人手帮忙,正好我来江城,就去他的书店里做事。我拨打的电话,是爸妈给我的表舅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里面响起一个粗嗓子嚷道:“是乞儿吗?你现在在哪里?到江城了吗?”

“表舅,我已经到车站了,不过有点麻烦……”我如实说道。

我话没说完,就听表舅大声说:“好,好,你就等在那里,我让你表姐去接你,你千万别乱跑啊!”

我还想说什么,表舅已经挂断了电话。对于这个表舅,我倒并不是完全陌生,知道他就是这种粗犷急性子,对他的说话风格早有心理准备。倒是那个表姐,我了解并不多。我只听爸妈常常吹嘘说,这个表姐人长得漂亮,读书也好,现在就在江城一所重点大学读书。

“要是当初我也继续读高中,应该也能考上大学吧。”我心里暗想,对即将和表姐的会面颇有几分期待。不过想到表姐才貌双全,我心里也有几分小小自卑感。

就在我想象着表姐漂亮容貌的时候,猛听一声娇叱,一道劲风从后面向我扑来,带着女孩的幽香,来势相当凌厉。不过我和姥爷学习了三年道法,内外兼修,反应也不是一般人能比。

当下,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偷袭了,紧急中,身子慌忙一侧,避开踹来的一脚,紧接着一个跳步跳出树下暗影。这一刻,我心里忽然感觉一阵异样,胸口一热,吃了一惊,连忙将灵犀珠掏出来看,发现灵犀珠正在闪烁红光,那么……

“啊!”我一个不留神,忽觉胸口一痛,被暗影里扑出来的人狠狠踹了一脚,跌坐在地。紧接着,只见一个窈窕矫健的身影扑下来,用膝盖跪压住我,手枪对准我的头,娇喝道:“不许动!”

多年过去,她还是雪嫩肌肤,精致脸蛋,长长睫毛,一双如水明净的眼瞳,火红的秀发从帽檐边缘散落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