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下衙门》天下衙门txt下载 SM 天下衙门H文

更新时间:2019-10-04 06:13:09

《天下衙门》天下衙门txt下载 SM 天下衙门H文 连载中

《天下衙门》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衣山尽分类:历史主角:周行德,顾伯

完结小说《天下衙门》是衣山尽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行德,顾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啊,来啦,真他娘快?”山大王发出一声响亮的大笑:“真是瞌睡来了遇上枕头,刚说要烧了山寨逃跑,主顾却送上门来了。好好好,让他们进...展开

《天下衙门》免费试读

“啊,来啦,真他娘快?”山大王发出一声响亮的大笑:“真是瞌睡来了遇上枕头,刚说要烧了山寨逃跑,主顾却送上门来了。好好好,让他们进来,得了银子咱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老大。”辛老幺眼珠子一转,凑到山大王耳边道:“反正我们就要烧寨子跑路,那个主顾既然能够开出这么高的价码,定然是个有钱的大肥羊。何不索Xing连他一起抢了,左右不过是一锤子买卖,难不成还指望下一桩生意。”

“好没义气,好无耻!”山大王大喝一声,照例一脚将辛老幺踢翻在地:“不过,你说得话我爱听,老幺,你马上去接主顾上山,其他人Cao家伙,看我眼色行事,砍他娘的。”

辛老幺自去接人,其他人乱糟糟地准备武器。

那个被称之为和尚的人见山大王想黑吃黑,吓了一大跳,立即从梦魇状态中惊醒过来。本来,这群山贼也没道义可讲,做出这种事情也不奇怪。

不过,他转念一想,却发现不对。

前脚山寨才劫杀了周行德,后脚那个悬赏的人就跑山寨来要尸首和遗物,这个点也掐得太准了。若是是巧合,打死他也不相信。

最大的可能是,那个主顾一直都躲在旁边,山寨的一举一动,人家清楚得很。

这样一个心思缜密之人,又敢于悬赏杀官,没一定背景可能吗?

这群山贼都是乌合之众,真要黑吃黑,只怕未必能讨着好。没准偷鸡不成,反赔出去一把米。

不成,我得留个心眼。俗话说,刀枪无眼,等下打起来还是先躲在一边,找机会逃跑才是。

想到这里,他趁人不注意将周行德身上的官照和书信偷偷揣进兜里,看了看四周,想看看有没有**。

这一看,暗叫一声苦也。

原来这个座聚义厅虽然不大,可却只有一扇门,也没窗户,真遇到敌人,被人家把门堵上,任你人再多,都得变成瓮中之鳖。

不管了,还是先找几称手的武器再说。

于是,他四下看了看,却发现山贼们的武器都简陋得很,除了山大王手中有一把雪亮的鬼头刀外,其他人手中大多是锄头和木棍,自然没有别的武器给自己用。

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一把大榔头靠在墙角,这东西估计是维修山寨围墙时用来砸石头的。

他眼睛一亮:这东西却好,这聚义厅都是黄土墙壁。这群山贼又不是泥瓦匠,混乱夯了些黄土上去即罢,墙体也薄得如手掌一般宽窄。等下打起来,一锤子砸倒墙壁,不就能逃出一条生路吗?

他悄悄走过去,拿起大锤,试了试,起码有十斤重。

正在这个时候,辛老幺引着一高一矮两个黑衣蒙面人走了进来。

却见,佝偻的身体的那个矮个老人朝前走了一步,朝山大王一拱手:“大当家的,可得手了?”

“你这鸟人甚是讨厌,既然要同本大王做生意,却又黑巾蒙面,鬼鬼祟祟的,银子可带来了?”山大王一看这个老头心中就是一阵厌烦,朝地上周行德的尸体撇了撇嘴,又慢慢将手放在鬼头大刀的刀把上,只等那厮应一声“是”,立即乱刀杀之。

矮个子蒙面老人走到尸体面前看了一眼,又朝高个蒙面人点了点头:“三姐,是正主儿。”

“总算没白走一遭。”高个子蒙面人好象是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嗓子有些略带沙哑,却是个女人声音,听起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听到是个女子,众山贼都是一呆,就连被称之为和尚那人也吃了一惊。

“白不白走一遭还两说,少废话,我的银子呢?”山大王又是一声厉喝。

“银子么……”那女子悠悠一笑,黑白分明的双目一转,落到山大王脸上,然后轻轻吐出一句:“暂时没有。”

“什么,没有银子你说个鸡鸭牛羊啊?爷爷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山大王大为震怒,铿锵一声抽出鬼头刀,双手高举过头。

“不过……”女子继续拉长声音:“不过,马上就有了。”

“老子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现在没有,马上就有了?”

女子叹息一声:“你真是个蠢人,我杀光你们,抢了你们山寨,银子不就有了?”

“啊!”山大王一呆,立即发出一声怒吼:“原来你想黑吃黑啊,先问爷爷手中的刀!”

“看你的武艺,不过是阿猫阿狗的水准,握刀的肢势不过。要不要我教教你。”女子身体突然一飘,鬼魅一样平平移到山大王面前,一指戳中敌人右手肘下面的那根大Ma筋,轻笑到:“正确的握刀肢势应该是双手合起做捧水动作,然后大指相并,双手前后错开……”

山大王猝不及防,被那女子一指戳中,只觉得右手立即失去的知觉。普通人受这一指,手中刀早掉落在地。可他也是个强悍之人,左手一用力“呼!”一声扫出一个白亮的弧型,恶狠狠朝那女子腰上砍去:“要你管?”

“你身上蛮力还真不小啊!”那女子脚下一点,又飘到山大王背后,接着说道:“双手握刀切不可如拿棍子一样,也不能太用力。因为握的太紧,导致手腕僵硬,在前劈的时候会导致身体前顷,失去平。与人厮杀,若倒在地上,你就在没机会站起来了。”

“要你管!”山大王一刀走空,还不肯罢休,回手又是一刀当头劈来。

这次,那个叫三姐的女子却站着不动,等刀风及面时,才不慌不忙溜冰一样退出去两米。

这一刀山大王使力过猛,自然失去目标,身体不受控制,扑通一声扑到在地。

那女子扑哧一笑:“我说得对不对,果然倒下了。”

好个山大王,就地一滚,滚出去一丈开外:“我拿下你这个臭婊子,非先Jian后杀不可。都给我上,围住他们,杀……”

杀字刚喊了半句,突然一口气接不上来。这个时候,他才愕然发现自己胸口上有一片血迹扩散开来。

而那个女子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两尺长的软剑。

山大王下了命令,众人自然是一轰而上,手中的刀枪锄头不要命地朝敌人头上砸去。

那女子却也不惧,身体如青烟一样在人群的缝隙间穿梭,瞬间就是杀了四五个来回。每个来回必爆出一团血花。

至于那个矮个老人更是凶悍,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两把小手斧,如旋风一样朝前连砍三记,顿时将一个小喽罗的脑袋砍得稀烂。

那个被人称着和尚的人躲在墙角看得目瞪口呆,忘记逃跑:“武学,国术,好厉害,这才是真正的杀人的功夫啊!我靠,不来明朝不知道,一来就碰到真正的高手。没有飞天遁地,没有掌风内力,就三个字:快、准、狠。以前公司组织我去看的省武术队那群笨蛋,真碰到这两个高手,十分钟之内绝对被人杀得一干二净。”

漫天都是飞舞的血花和残肢断臂,冷兵时代的杀戮显得格外狰狞,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阵恶斗,转眼地上就躺了五六具尸体。

这群山贼都是流民出身,平日里抢劫普通客商一个个剽勇强悍,可对上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星,顿时失去了勇气,一声呐喊,在聚义厅里四下乱蹿。可这间厅堂颇小,这一跑,更乱,又被那女子逮住机会,手中软剑圈住一个小喽罗的脖子,一勒,漫天都是血雨。腥臭味中人欲呕。

山大王提起勇气,大喝:“乱跑什么,朝门口冲!”他刚才被那女子刺中左肺,一说起话来,满口都是红色的血沫子,这一声喊出,竟说不出的凄厉。

可门口有那矮个子糟老头堵着,急切之下也突不出去,反被他又杀了三人。

这些,整个山寨可位人心涣散,已经有人丢掉兵器跪地求饶了。

那山大王大怒,一刀砍死一个喽罗:“给老子杀……啊!”话还没说完,一个剑头自他后颈刺入,又从口中红灿灿地冒了出来。

“一个不留!”那女子高亢地大笑。

这笑声惊醒了被震得陷如懵懂状态的和尚,他已经明白过来,今天敌人是要鸡犬不留,如果再不抓紧时间逃跑,等他们杀光山寨中的人,接下来就该轮到自己了。

这下,他再不耽搁,提起大锤子砰一声敲在墙上。

也合该是他的运气,这面墙壁竟被他一锤子砸出一个半人高的大洞来。

大片红色烟尘在聚义厅中扩散开来,有咳嗽声不断传来。

“跑啊!”和尚一声大吼,率先逃了出去。他心中得意,暗道;还好老子当年一心追求公司前台的那两个小妞,花大价钱在健身房里练出一身腱子肉,这才在危急关头杀出一条生路。这才是艺多不压身,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其他小喽罗见到一线生机,也都发出一声喊,跟着跳了出去,作鸟兽散。

“这下麻烦了。”顾伯叫了一声,一脚将躺在地上的一个喽罗脖子踩断,就要追上去继续厮杀。

“别追,办正事要紧,先把那件要紧事物拿到手再说。”三姐连连挥手驱赶着眼前的灰尘。

“是。”顾伯将手伸进周行德的尸体上,摸索了半天,突然一声剧烈的咳嗽:“糟糕,东西不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