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毒妃霸宠 腹黑王爷不好惹免费 完结版 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kuso

更新时间:2019-10-08 18:08:15

《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毒妃霸宠 腹黑王爷不好惹免费 完结版 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kuso 连载中

《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孤叶织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芙,云清霜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孤叶织梦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云芙,云清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那少年一袭出尘白衣,衣上未挂任何饰物,颜色淡得几乎融入了雪中,难怪刚才无人发现于他。 他墨发高束,看其身高年约十岁,双腿伸长着拢...展开

《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免费试读

那少年一袭出尘白衣,衣上未挂任何饰物,颜色淡得几乎融入了雪中,难怪刚才无人发现于他。

他墨发高束,看其身高年约十岁,双腿伸长着拢于枝条间,一只手正玩弄着飞镖,举手投足间集着一身优雅与贵气,如此少年,只一眼便可知他的身份必非普通人。

只可惜……少年脸上罩着一张金色的弧形面具,让人观不到真容。

“是你救了我。”云芙心下松了一口气,只望了一眼便将少年的形象记在了心中。心中暗道这少年年纪虽小却有如此武艺,当真是学武的奇才。

“所以呢?小丫头不准备报恩么?”少年戏谑的声音又响起,一双清目直勾勾的射向云芙。

“大哥哥恩情,我自不会相忘。大哥哥留下名字,他日我若强大,必报此恩。”云芙确定少年对自己无恶意,又想着刚才若非是他自己怕真的得命丧这山间。她向来是个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主,遂便道。

“哦?强大?小丫头你似乎中了毒活不了多久。”少年音再落,一双眸子满满是对她的打量之色。

他的视线,此刻正落在女孩的一只手上。她那小小的手不知被什么划伤了,此刻正留着血,血色偏黑,明显是中了毒。

云芙却只淡淡答,“区区小毒,还要不了我的命。”

笑话!她前世最擅长的便是毒术,今生若是死在了毒下,下了地狱怕都得遭阎罗王嗤笑。

“哦?”少年语气里明显含上了讶色,“如此,我得好好想想这报酬之事。”

言落他沉思片刻,又道:“小丫头,我不缺钱,也不缺权。金钱有了,权利有了,唯一缺的就是爱情了。要不……丫头你便用你的爱报答于我?”

“呃……”云芙闻言嘴角一阵猛抽。这少年才多大?竟就谈起了大人的****之事。而且,这爱情?能用来做这报恩之物么?

“大哥哥想要我的情,可得看哥哥有没有这个魅力。”云芙算是听出来了,少年根本就没有要她报恩的意思,刚才之话明显只是戏谑之语。既然如此,她就当他是做好事吧。

音落她便要离去。

却闻那少年又道:“小丫头说话可要算数。他日你若能活着,我若成了那魅力十足的风华公子,你可得许给我那男女之情。”

少年视线直直的落在云芙的小身子上,说完此话时,见她身躯颤抖了下,眉头一蹙,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酒壶,道:“丫头,天气寒,喝口酒暖暖身子,接着。”

抬手,小小的酒壶便被他扔了出去。之后便又觉得自己缺心眼了,小小的六岁女童,哪里可能会喝酒。

云芙伸手却是稳稳的接过了酒壶,打开壶盖,鼻尖顿时扑入了一股香醇酒香,酒香中,散着一股灵芝的浓香。

她一讶,登时僵住了身子,喃喃道:“这是三十年之久的千年灵芝醉。”

千年灵芝……

昨日这个时候,母亲便拿着一株得来不易的千年灵芝逗笑她,“转眼我家芙姐儿便六岁了,等过了这个冬天,我便留心去搜罗来更多的好东西,到时候,都留着给芙姐儿做嫁妆。我家芙姐儿可是与三殿下有婚约、将来要嫁给三殿下做三王妃的人,以后出嫁自然得做这京城名媛中最风光的女子。”

只可惜……这个冬天还没过,母亲便……

云芙的眼眶蓦地便红了起来,她抬着头。看着前方的苍白雪景,一时竟觉自己整颗心也融入了这片苍白之中,冷寂、孤苦。

“丫头,你发什么呆?”这时,少年清亮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扰醒了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云芙。

神思重回,云芙却也未回话。一手掀开了自己的帷帽,一手便举起酒壶往嘴中狠灌了起来。

一壶酒,转眼下肚,小小的酒壶,转眼便已经空空如也。

云芙这才将酒壶又扔给了少年,道:“大哥哥真小气,只给我留了这么一小口。”

那少年听着她语气里的抱怨差点没被呛得从树上摔下。

他小气?这可是千年灵芝醉,天下间都寻不出几壶来,千金都难求,这丫头竟还说他小气?

他暗暗腹诽,这小丫头还真是一朵“奇葩”,这两般年纪的女童就会喝酒的,他也就见过她一个。

少年翻了个白眼,见云芙仍旧巴巴的望着自己,似乎真的还想要喝酒,无奈道:“丫头,没酒了。不过一个时辰前我在这山上埋下了一壶百花酿,只是那酒才制,年份不高,饮着也无味。这样……将来待大哥哥我成为天下枭雄,丫头你芳心暗许愿意以情报恩时,我便领着你来这山中取下那百花酿,我们共饮一壶,三日不归。”

“呃……”云芙心中只道这少年当真幼稚,只她还是应付似的点了点头。

而后,同少年道了声别,便要离去……

少年倒也未阻止她,只凝睇着她的背影大嚷道:“丫头,我刚刚听那群要杀你的黑衣人唤你云二小姐,你难道就是云丞相府家的嫡女二小姐云芙么?昨日我听说那云二小姐因丧母悲痛欲绝下疯傻了,而且那脸蛋也因意外被划伤了导致毁容,怎我瞧着你不像个疯傻之人,还有,那脸……”

少年似有一肚子的疑问,只是女童身影早已经离得远了,未曾搭理过他的任何问题。

他一叹,暗在心中记下了一个名字——云芙!

时间荏苒,白驹过隙,眨眨眼,便已经是十年之后。

十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很多事。

西陵国的陵京城却没变太多,仍是那令人向往的权贵之地,呈现着最为光鲜的表相。

陵沧帝二十年,阳Chun三月某一吉夜,靖王府中张灯结彩,四处挂着殷红的大红灯笼,红色的绒毯平铺在地上蔓延至正堂,绒堂两侧宾客如云,喜笑颜开,说着一句句贺喜的吉语。

只因,今日是陵沧帝膝下第四子靖王陵越迎娶云丞相府中大小姐云清霜的日子。

“一拜天地——”

锣鼓声后,正堂中突响起礼仪官的一声高唱。

新娘云清霜头戴红盖,广袖对襟翟衣逶迤在地,闻着声音正准备拜下去。

她的旁边,新郎陵越神情却只是淡淡的,看不出他对这桩婚事有任何喜意。

蓦地,正堂之外,一道清澈脆亮的声音响起,穿过夜空稳稳的传进大堂——

“这个男人,我要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