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邪王的盛世宠妃 第八章 灭族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紧缚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邪王的盛世宠妃 第八章 灭族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紧缚

发布时间:2019-08-21 12:11:1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东方挽儿 状态:已完结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由网络作家东方挽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殇荡,穆长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既然已没了追兵,此处又偏僻无人,正好让我试试这灵诀!” 殇荡听此倒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我,也是饶有兴趣的样子。 我翻开灵诀的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 免费试读


“既然已没了追兵,此处又偏僻无人,正好让我试试这灵诀!”

殇荡听此倒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我,也是饶有兴趣的样子。

我翻开灵诀的卷轴,目光览下,只见那卷轴上的字竟微微发起光亮,而其中蕴含的信息竟像活起来一般灌入我脑海。我闭上双目,凝结心神,细细研读在脑海中闪烁的画面。结手印的方式、经脉运转的路径、凝结灵力的气旋,一一自然地在我脑海闪现。待得约莫半刻钟,我断定自己已完全领悟后徐徐睁开眼,不禁感叹这灵诀的神奇。在看经脉运转的画面时,我几乎可以感受到身体内流转的吸纳炼化的灵力。我连忙盘坐吸气,结成手印,推进吸纳的天地灵气随灵诀的经脉运行。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稍稍感受到一丝灵力的波动,我睁开眼,急不可待地想要试试我的灵力。环顾这外屋里的物件,目光停在了桌上摆放的几个残破碗罐上。

我准备尝试着用灵力控制这些碗罐。集中意念,我紧眯双眼死死盯住一个不算远的破罐子。

“给我过来!”

我心里大喝一声,一股无形的灵魂的力量射出,然而别说蓬勃,却是连形都不成。这股力量扩散到碗罐处,只见那破罐晃悠了几下,咔嚓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失败了。”

我叹了口气,重新又按灵诀上的方式结成手印,深深吸了口气后盘坐,准备再吸收些天地灵气,推着它们在我灵诀的经脉中运转。然而那个挥不散的讨厌声音又在我耳畔响起,讥讽的语调直接让我运转的经脉一滞。

“如你这般下去,我看这灵力非但救不了你的命,反倒会要了你的命。”

我回头瞪了殇荡一眼,接着目光扫过满地的碎瓷片,叹了口气,嘴上却也说不出什么了。

“你的灵魂力量太弱,似你这般心急,如果说能够吸纳到多强大的灵力,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要知道,每进一境,于一般的修炼者来讲约莫要数年。”

“那你现在的灵力是什么程度?”

“灵力修炼分基境、入微、合融、玄冥、紫府、真云、圆满、天境八层。我失散了魂魄,灵力也随之流散,此刻不过在入微后期而已。”

我低头默然,他如今只余一魂一魄,那另外至少三分之二的灵力都已散失。如此算来,这家伙以前的灵力该有多强大,可否到了紫府甚至真云?看他年岁不比我大多少,若是真如他说每进一境要至少数年,那这妖孽天赋也太过不可思议,否则他岂不是要在娘胎里就开始修炼?

然而偏偏受不了他那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有些倔强地冷言道:

“我如何修炼要你管?我堂堂相府大小姐,一个名门大家闺秀,又不会去当江湖女侠,何苦非要求得一个高高在上的境界?不过是求一番心静,修一种意念罢了。”

我表面上反击得义正言辞,暗地里却想着不肯吃修炼的苦。还是当我的大小姐好,有吃有喝,人前做个闺秀,人后出去逛逛喝点花酒的,活得滋润,倒也自在。

殇荡眯起他那双漂亮的眸子看着我道:“真是愚不可及。”

我不过是想正常修炼,没有像他那般疯狂的不要命,哪里是愚不可及了?然而我在他的瞪视下,依旧没有底气的低垂着双眸,装的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我一向知道这妖孽的厉害,还是能不招惹时便不招惹的好。君子嘛要懂得隐忍,更何况我是女子。

“你真的以为你可以一世安宁,日日在相府做小姐吃喝享乐不成?若不是你身上的灵石带着我的魂魄,我才懒得管你这条不值钱的小命。”

我抬起眼眸,忽然很正经地望向殇荡:

“自来到天沧国以后,我便知道你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清楚。我猜想,也许这里就是你过去生活的地方。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你告诉我,我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下?”

没想到这一次殇荡也难得收起了他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有搪塞我的问话,讲道:

“君慕容,现在天沧国的皇帝,云家对于他来说,虽然是一个助力,却更是一个威胁。如今云家存在,是因为要与京中另外三方势力抗衡。没有一个君王会真正信任如云家这般势力庞大的大世家,更何况是这个皇帝。”

殇荡说到“这个皇帝”时,斥之以冷笑。

“他早晚会对云家出手,更何况云家还有一个你。”

“我?”

殇荡不理会我的打断,继续道:

“至于景王君慕北,也就是我猜测这次劫持你的人,他一直觊觎着他弟弟的皇位。君慕容当年因为有国相老狐狸的帮助,才将他哥哥踩在脚下。因此景王一直不服,更视云家为君慕容那混蛋的羽翼,欲除之而后快。”

劫持我的人,景王吗?他询问我的玄云令又是什么?

“还有你那个云二哥,向来不服你一个来路不明的孤女掌管云家家业。时时觊觎着你的权力和位置,而他又懂得隐忍,也算有点心思。”

“至于你身边的那个国相老狐狸,你莫要如此看着我,他和那皇帝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殇荡看我瞅着他,如此说道。我一直觉得国相爷将云家家业都能交给我,想来是对我信任至极,又怎会对自家人心怀不轨?然而我心里虽怀疑,却知道此刻恐怕唯有殇荡一人没理由骗我。而且他这人虽不怎么样,但经过这几天相处,智计我倒是还算信服。

“莫说你不是他亲生女儿,就算是亲人他也完全下得去手。他当年之所以将你抱到相府,并且暂时将家业交给你,无非是因为你的身份特殊。你只需记住这一点,不要信任这些在朝廷搅弄阴诡的人,当下好好修炼你的灵诀,以图将来有些自保能力便是了。”

“因为我的身份?告诉我,我的身份是什么?”

“现在你没必要知道。”

殇荡转身要走,我激动下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口。自从与这魔鬼在一起后,我一直警惕着与他的距离,刻意不去接近他,更别提碰过他一丝一毫。然而处在这种迷局中,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处境如何,这种一无所知的感觉实在让我厌烦透了。

“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不要任何人支配,但我只有清楚自己的处境才能够做决定,不是吗?”

我紧紧盯着殇荡,他也回视我。在他那灼人的目光下,我依旧死死抓住不放开他。

其实他只要一挥袖袍便能振开我,可也许他不知为何转变了主意,竟然在看了我一会儿后没有将我甩开,而是真的开口讲到:

“你之所以拥有灵力,是因为你是灵族最后的血脉。”

灵族?我有些怔愕。

“人都道灵族已灭绝,不过朝廷这几大势力,皇帝君慕容、国相云奕天、景王君慕北,他们都知道你的存在。至于庆阳公羽煌,因为他是寒族出身,也并未参与十七年前天沧国易主的变动,我不确定他是否知道。我说过,灵族由于传承的血脉,能够拥有更强大的灵魂力量。如果这种力量真正得以发挥,会令任何人胆寒。这也是为什么灵族会灭亡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拥有足以颠覆天下的力量,因此被太多人视为威胁,视为必须被铲除的存在。”

我突然想起方才在我手中化为飞烟的那一卷天沧志,任何太过强大的通天之力,过盛则衰。没想到本来嗤之以鼻的废话,竟在多少年前早已被灵族的灭亡验证,如今又在殇荡口中说出。

殇荡微微停顿了一下,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直觉地感到他所想与十七年前那场变动有关。

“十七年前,你,也就是云挽菡才不过三岁。这般幼小的你还没有足够的灵魂力量,也许因此侥幸躲过了那场灭顶之灾。然而你的身份后来还是被君家皇室知道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何没有杀你,反而将你养在了国相府,对外说是国相爷抱回来的孤儿,从此以后你便是相府的小姐。于是那时我想,也许当初你活下来就是一场阴谋。他们有意留下了灵族最后的一条血脉。”

“也正因为你特殊的血脉和身份,在你待在相府长大的过程中,宫里应该一直有人与你接触。你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皇宫却一直监视着你的成长。但他们发现你与一般姑娘并无什么不同,堪堪就是一个世家的小姐。也许君家觉得你已丧失了灵力吧,又或许他们还有另外的打算,总之一直没对你动手,因此这些年你生活得相安无事。”

“至于国相老狐狸为什么把家业交给你,我想他正是看中了你与君家皇室的关系微妙。他知道君慕容对他不信任,因此用皇室一直暗中掌控的你来掌管云家作为缓冲。又或许是他受了皇室之命,将家业交你管理以此试探你的心性和手段,用以探究你是否还有灵力的蛛丝马迹。又或许,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殇荡的话音落下,我久久不语。在一片寂静中,我心里默默数着身边的一个个人,朝廷的一方方势力,发觉每个人对我都是有所打算,如此一来便真是无人可信。本以为身处迷局是因为我初来乍到,万事还不了解才不得不孤身摸索。此刻,我才知道我是真的孤身一人。

“灵族……真的只有我一个了吗?”

我轻轻地问殇荡。

虽然我从未见过灵族一人,更未见过云挽菡的生身父母和亲人,甚至灵族被剿灭时我也才不过是个三岁的幼儿,该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可想来这便是灭族之恨了吧。我并不算真正亲身经历过这些,虽恨不起来,可心里却莫名的沉重。

“也许还会有残留,但没人知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

作者:东方挽儿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由网络作家东方挽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殇荡,穆长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既然已没了追兵,此处又偏僻无人,正好让我试试这灵诀!” 殇荡听此倒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我,也是饶有兴趣的样子。 我翻开灵诀的

小说详情